第一百三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师傅,这不符合常理啊。”莫潇潇一脸疑惑的说,“人家都是有什么喜事儿发生,把之前的那些不好的东西给冲走,惠贵人这,怎么是落了水,然后将劫难给冲走呢?!”莫潇潇虽然觉得惠贵人这样落了个然后度过了场劫难是个好事儿,但是总归觉得哪里好像怪怪的。

“潇潇,为师我也没有跟你讲授过这门课,但是你要知道,你祖师爷留下的东西,是断然不会错的。”李无常说。

莫潇潇点了点头,说:“潇潇自然是相信祖师爷,只是……”惠贵人刚想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转念一想,自己就不要这样执着于为什么了,只要惠贵人她平安无事就好,况且,惠贵人这一下还度了个劫,反正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了吧。“哎,不想了,只要惠贵人她好就行,”

“潇潇你自小就心善。”李无常朝莫潇潇笑笑说。

莫潇潇不好意思的笑笑,猝不及防的,被师傅夸了一下,莫潇潇看了看众人,有些害羞。

“师傅,还有,师傅你说惠贵人她这次不仅度过了一场劫难,还有好兆头,至于这个好兆头,师傅您可以算出来,具体是何物吗?”

“古书常说,天机不可泄露,但你可知,那些能说出这些话来的,都是得道高人,师傅才疏学浅,又不是专门钻研这个,只能算到这里了啊。”李无常摇摇头,不甚遗憾的说。

“原来是这样啊,”莫潇潇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在师傅笑着说这是好兆头的时候,自己过还以为,可以知道具体是怎么样的好兆头呢!

“不管具体的东西推算不出来,还有这劫难,虽然现在来看,是完全的度过去了,但是还是隐隐的有再重蹈覆辙的迹象,只是遗憾的是,不知道惠贵人的这场劫难是什么啊。”李无常说。

“师傅,您的意思是说,姐姐她现在的劫难还不完全的度过去了,是吗?”莫潇潇有些担心,惠贵人这也太命运多舛了些。

“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上一场劫难算是度过去了,但是因为这个好兆头的缘故,冲的惠贵人的命数有些不稳定,谁也不好肯定,之前发生的事情,再后来会不会重复发生,惠贵人今日这一落水,本来是不在她的命格里的,你理解了吗,惠贵人现在这一落水,影响了命格的正常走向,你知道的,世间万物没有绝对,所以不到最后事情发生的时候,谁也不好肯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原来这么复杂啊。”莫潇潇不可置信的摇摇头说。

“对了对了师傅,”莫潇潇掀开一点惠贵人的裙摆,给李无常看她被咬伤的那两个小孔。

“师傅,惠贵人她这是不是被水蛇给咬伤了?”莫潇潇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李无常。

李无常说,“是,刚刚给惠贵人看脉象的时候,看出来她身上是有类似伤口。”

“师傅,那您为什么不立即给惠贵人处理伤口呢?!”莫潇潇有些疑惑,要不是刚刚在草地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自己就给惠贵人包扎伤口了,还有一个就是,自己因为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这片山里了,所以对这个山里有什么毒蛇之类的,一点也不了解,也不敢贸然的做什么,生怕再有什么反作用。

“刚刚看脉象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往常的往外吸蛇毒已经没什么用,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但是你们不用担心,咬伤惠贵人的这条蛇不是什么毒蛇,第二点是,惠贵人她怎么也是皇上的人,我这样冒然的看伤口,恐怕有些不妥。”李无常淡淡的说,

“是徒儿考虑不周全了,那么,师傅,这伤口该怎么办呢?”

“不是毒蛇咬的,待会我让你师兄配一副药来就好,这不算什么大的伤口。”李无常说。

“果真吗?”莫潇潇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师傅,还有一件事儿,就是,惠贵人刚刚被乐弦师兄就上来的时候,曾短暂的睁开过眼睛,但是后来她的腿动了动之后,又昏过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呢?”莫潇潇不知道怎么解释,惠贵人她明明醒过来了,却又昏睡过去。

“怎么,惠贵人她醒来过?”李无常促紧双眉。

“嗯,师傅,师妹说的没错。”乐弦回答说。

“这该怎么解释?”李无常也陷入了沉思,一时间,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小月因为担心惠贵人而小声抽泣着,秀秀抱着她,给她安慰。

过了一会儿,李无常忽然说,“潇潇,乐弦,你们跟为师说一下,当时的情景,记住,每个细节都要说清楚。”

“好,师傅,事情是这样的…………但是,我们谁也没来得及看清”

“我知道了,潇潇乐弦,为师知道惠贵人为何会这样了。”李无常能看出来,有些激动。

“不是什么致命的反应,相反,很常见。”李无常接着说。

“很常见?”乐弦问。

“是,惠贵人之前是不是非常害怕蛇?”李无常问。

“是是是,师傅,我们家小姐小的时候曾经被一条蛇差点咬到,因此留下了阴影,至今见到蛇都全身发抖。”小月听李无常这么说,赶紧回答。

“那就是了,惠贵人应该是在落水之前就看到缠绕在自己的脚腕上的蛇了,所以受到惊吓在混乱之中落水,之后被你们救醒,可能是脚腕的地方有些隐隐的疼痛。让她想起来之前,缠绕在自己脚腕的蛇,然后过度惊恐,又陷入昏睡中。”

“师傅,听你这样讲,可能确实是这样。”小月抽泣着说,我们家小姐反正一遇到跟蛇有关的东西,都会这样。”

“师傅,这样说的话,惠贵人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吧,那她什么时候才能醒呢?”莫潇潇问。

李无常本来微笑着的脸顿时顿了一下,李无常心想,是啊,按理说,惠贵人没什么事儿,现在应该醒了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