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竟是寒毒/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太医们见小公公一来,都还以为是皇上的圣旨到了,对太医院有什么吩咐,纷纷凑上前来听旨,小公公说完来意之后,众人一听,原来小公公是来传李公公的话儿,并且医治的还是最近最不得宠的惠贵人,一个个的没了话,都没有点头的。

惠贵人现在最不得宠,来传话的还是李公公的人,皇上连知道不知道惠贵人生病的事儿都不一定,贸然的前去医治,到时候皇上知道了追究起来,恐怕自己不禁没得到什么好处,反而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到时候洗也洗不清了。

小公公说完之后很长时间里,大家谁都没说话的。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从后面走出来一个人说:“我和你去。”那个叫林太医的人说,他没多说什么,回去提着个药箱就跟着小太监后面往外走去了。

“也就他愿意趟着谭浑水。”一个太医说道。

“是啊,不过林太医这勇气,还是很让人佩服的。”另一个太医说。

“佩服什么,现在勇敢的是他,但事后掉脑袋的也是他。”

“你怎么不巴望别人点好啊你……”

“……”

小太监给那个林太医撑着伞带着路,三拐两拐的,终于到了聚福宫,“太医,您自己进去吧,我还得回御前伺候呢,就送您到这里了。”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太医的确实让人尊敬,小太监在心中想。

“好。”太医接过油纸伞,朝那个小太监点点头说:“你走吧。我自己进去就行。”

小月回到聚福宫的时候,惠贵人早已经昏睡过去了,秀秀此刻在惠贵人的榻前小心的伺候着,小月一回来,就赶到惠贵人的身边,问秀秀惠贵人她有没有什么好转。

秀秀眼神悲切的摇摇头:“不仅没什么好转,惠贵人她现在连梦话都不说了,已经完全睡过去了”。

“可还烧着吗?”小月皱了皱眉头,惠贵人从小到大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病啊。

“烧着,一点都没退,刚刚为试了试,感觉还更烫了呢。”秀秀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惠贵人一直很健康,这次也太不寻常了吧!

“好吧,咱们都不懂,外面来了一个太医,让他进来看看咱们贵人。”小月将秀秀扶起来,秀秀默默的点了点头,走到下面站在一旁担心的候着。

“太医,您请进来吧。”小月说道。

听到小月这么说,林太医拿着药箱走了进来,进来的途中,往帐子里瞧了一眼,没想到这一眼,就把林太医给吓坏了。

林太医一脸震惊的将药箱放到外面的桌子上,拿出一个棉包和一条丝巾来,起身走到惠贵人的榻前,隔着纱帐,小月上前将惠贵人的胳膊拿了出来。

小月将棉包垫在惠贵人的胳膊底下,林太医将那层薄纱轻轻地覆在惠贵人的手腕处,待一切准备就绪了,林太医将手食指和中指一并拢,轻轻地搭在了惠贵人的手腕脉搏处,然后闭上眼睛,仔细的感觉着惠贵人的脉搏。

林太医一步一步的进行着,小月和秀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太医的动作。

林太医用手在惠贵人的脉搏上感觉了很长时间,又换了换位置,仍是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旁人无意看者有心,林太医这一来一去的,没查出什么来,但是将小月何秀秀给吓坏了。

“小月姐姐,咱们惠贵人他不会有什么大的毛病吧。”秀秀

“不会不会,惠贵人她人这么好,吉人自有天相,上天不会亏待他的。”小月双手合十说道。

“姐姐说得对。咱们贵人命大得很,一定会没事儿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林太医终于走了下来,小月和秀秀紧紧的跟在后面,待林太医在桌子上坐下来,小月问道:“林太医,我们家惠贵人到底是什么病……您但说无妨……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此乃寒毒。”太医冷冷静过了之后,缓缓说道。

“什么是寒毒?”小月对于寒毒一点都不了解,因为她从小做的事情,就是服侍好惠贵人,别的从来都不是她关心的事情,她的眼中只有惠贵人的吃穿用度。

并且小月对惠贵人的忠心,惠贵人也是知道的。

“所谓寒毒,就是中毒之人在中毒之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后期的时候会有很多的病症,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全身冰冷伴有高烧,极其折磨人,人的意识其实是醒着的,但是因为病症的关系又处在半睡半梦间,虽然一半在梦里,但是身体的疼痛感是很清晰的能感受到的……下毒之人也必定是心狠手辣之辈,寒毒一染,几乎天下无方啊。”太医一边说着,一边遗憾地摇了摇头。

“太医,太医,我们贵人要疼死了……我求求你,我就是一个小丫鬟而已,并不知道什么寒毒不寒毒的,我求求你,你就救救我们家贵人吧。”小月此时已经给那位太医给跪下了,秀许也跟着小月跪了下来。

“两位姑娘快快请起,你们仔细的听我说,并不是我不帮,上次我遇到难事,还是惠贵人在皇上面前好言相劝,才保住了我们全家人的性命,惠贵人生病我本就该义不容辞的给救治,但是姑娘你可知道,老夫可以医治世上上万种病症,可独独对寒毒这种病症束手无策啊。”太医一脸的无奈。

“不过你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加紧研究,看看能不能配置出能缓解寒毒的方子……”林太医说。

这世上能解其毒的,除了神医李无常,恐怕没有别人了吧,但是这与自己有过短暂的师徒缘分的李无常,并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人啊,林太医心想。

“谢谢太医。”小月无力的说,小月终于知道,惠贵人的病原来这么严重,但是,在惠贵人生病期间,一直是自己和秀秀在她的身边照看啊,自己和秀秀是断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那么,不是他们的话,到底是谁下的毒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