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失忆的月娥/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姑姑您请。”小宫女让小月姑姑在前面。

“好,咱们进去看看。”小月小心的往前面走着,他们背地里做坏事儿的人,通常不是都会弄什么陷阱吗,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小月心中有些疑惑。

“小月姑姑,里面的那间房就是月娥住的地方了。”往里走的时候,小宫女给小月介绍说。

“哦~你和月娥很熟悉吗?”小月随口问了问。

“不是很熟悉,但是因为我也在这里住过几天,然后就报道前面去了,所以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吧。”小姑娘说。

“原来这样,是这里吗?”从小月站着的地方,能看到里面的敞开的被褥。

被褥的下面,似乎真的躺着一个人一样。

就在小月停下脚步的时候,里面忽然传出来几声咳嗽的声音。

小月听了,赶紧问:“你好,请问你是月娥吗?”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仍旧是在自顾自的咳嗽着,仿佛没有听到外面人的声音一样。

“月娥?”小月小心的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嗯……”里面的人终于做出了回应…

听到里面的人终于走了回应,小月才放心的走了进来。

虽然只是发出了一个“嗯”字,但是很昨天的那个月娥声音一样,这说明躺在里面的人就是月娥,并不是旁人,也不是什么陷阱。

小月大步走了进来,小宫女也在后面紧跟着,待他们进了房间,在床上躺着的月娥也开始慢慢的翻身过来。

等她转过来的时候,小月和身后的小宫女差点吓了一跳——这岂止是感染了风寒,看月娥此时的脸庞,恐怕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了一样。

“月娥……”小月有问了一声。

“嗯,小月姑姑,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月娥在床上艰难的问道。

“嗯,是有一些事情要问问你。”小月觉得虽然此时在床上咳嗽成这样的月娥很可怜,但是跟他相比,此刻感染了寒毒的惠贵人更是可怜。

“月娥,你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吗?”小月问,问的同时,小月还紧紧的看着月娥的脸,如果她撒谎什么的话,就能被一眼看出来了。

“昨天?”月娥又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

“嗯,昨天。”小月见月娥竟然对昨天的事情反问,不免有些疑惑,他难道和那些人是一伙儿的吗?

“昨天,我不是一直躺在床上吗……”月娥又连续咳嗽了好几声,听他的声音,感觉马上就要咳嗽出来血了一样,听着让人感觉跟揪心。

“你一直躺在床上?不对吧!”小月皱了皱眉头说:“还是我来替你说吧,昨天你不是毛遂自荐,说认识一伙江湖上的跳大神的人吗?所以你就给介绍去了,我还给了你一锭银子,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

小月越来越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想中的那么简单,看眼前的月娥说话时的表情,很真诚,不像是有什么隐瞒或者是欺骗什么的。但是这样又与事实上发生的不一样。

“什么跳大神……什么一锭银子,小月姑姑,我怎么听不懂你说话啊。”月娥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忘了吗,昨天咱们都在一起的,我说惠贵人忽然生了点小病,有些发烧,你就说,认识一些半仙,让他们来给惠贵人驱赶驱赶病魔,那样的话,惠贵人应该马上就好了吧。我听了你的话,就给了你钱,你就立刻出宫去将他们找了来,看你们还一起说话的样子,应该是认识很久的人了吧?月娥?”

“小月姑姑,您就别说了,您说的这些,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我什么时候,毛遂自荐去请大神来了?我也没有跟他们交谈,我根本就没去前厅啊昨天,我想想我昨天做了什么……”月娥一脸的认真的说。

“什么?!”小月有些吃惊,这个月娥是真的忘记了,还是在跟自己演戏呢?但是看他的表情,又不像是在演戏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月娥,这样吧,我问你,你回忆一下你昨天到底做了些什么吧,还有前天。”小月决定让月娥细细的讲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样听着,实在是有些诡异。

“小月姑姑,我想想啊……”月娥在床上躺着,眼睛向上看着,陷入了沉思……

“小月姑姑,”此刻站在小月身后的那个小宫女,忽然低声的对小月说道:“小月姑姑,你发没发现,昨天的月娥和今天的月娥有些不太一样?”小宫女看着月娥的表情说。

“什么不太一样?你是说……眼神?”原来不止是自己这么觉得,就连身后的小宫女也发现了什么异常。

这时候,刚好月娥转过头来,说:“小月姑姑,我想起来了,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准不准……”

“你直说就好。”小月说。

“我昨天应该是在床上躺了一天吧,因为我现在回想起昨天的事情来,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般,我好像也能想起来您刚刚说的跳大神什么的,但是那都是我做的梦罢了,我病成这个样子,怎么会去前殿呢,前殿是惠贵人住的地方,我们这种生了病的下人当然不会去了。万一给惠贵人传染上,那不是要掉脑袋分啊。”月娥说道。

这样听着月娥说的,再看看她的表情,竟然不像是在说谎一样。

“什么?你怎么说你在床上躺了一天呢!月娥!你昨天明明和我们一起去的前殿,然后说自己认识跳大神的半仙,然后小月姑姑让你去请他们来,然后你们一起立刻就赶来了,你快说说,那些跳大神的人现在在哪里?你说出来,惠贵人她心肠那么好,是不会怪你们的!”

“这位姑娘,我根本不认识你,你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月娥说。

“什么,你不认识我?”小宫女有些惊讶,“咱们虽然交情不是很深,但是咱们好歹也一起住过好几天啊,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吗?”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床上的月娥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