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惠贵人都知道/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白,小月姑姑,等我妹妹回来,我就让她去找你,如果他真的做下那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用你们说,我第一个就饶不了她!”月娥情绪有些激动,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月娥,你先在这里安心养病吧,我们就先回去了。”小月和小宫女告别了月娥,回到惠贵人住的地方。

回到惠贵人住的地方之后,小月立刻就派人去盯着月娥住的地方,说如果月娥的妹妹,那个叫月华的一出现,就立刻擒到前殿里来,连月娥也一起。

小宫女问为什么,小月别的不多说,只说一句,她的话里漏洞百出,别的就留给小宫女一个人揣摩了。

第二天不到傍晚的时候,林太医就派人送了些药来,说这是他自己收藏的珍惜的药材,别的人都拿不到的。小月千恩万谢的送别了来送药的人。

说到这里,莫潇潇打断了小月的话。“后来怎么着来着?那两个人都抓到了吗?”

“当然都抓到了,不过,是在一天的深夜里,那个叫月华的回来接她的姐姐月娥一起出宫去,没想到月华一进门,就被我们的人被抓住了,月娥想逃跑,但是也被抓回来了。”

莫潇潇有些不解:“最后的结论呢?真的是那个妹妹下的毒吗?”

“不光是妹妹,她的姐姐月娥也参与其中,后来审问他们的时候,他们才终于实话实说了,原来他们的父亲不是因为身中寒毒而死,而是因为,他的父亲和惠贵人的父亲是世仇,而她们姐妹的父亲因为贪赃枉法被皇上治了死罪,他们姐妹俩觉得皇上之所以会治罪于他们的父亲,都是因为惠贵人的父亲在皇上的面前说了不利于他们的父亲的话,便对惠贵人他们一家怀恨在心,想杀惠贵人的父亲,但是又轻易的得不了手,于是,就改名换姓的,来到宫里对惠贵人下手了。”

“原来是这样,那后来呢,惠贵人的寒毒是谁给压制下来的?”莫潇潇不解,难道这个世上,还有比自己的师傅,更厉害的人吗?

“当时也是一位过路的神医,那日,我去庙中替惠贵人烧香拜佛,回来的路上,碰见一个江湖郎中,他直截了当的说,我周围的人中,有人身患大病,恐怕命不久矣。我当时一听,就知道,遇上菩萨了,就求他告诉我解惠贵人身上寒毒的方法。”

莫潇潇眼前一亮,自己的师傅也喜欢云游四海,难道说,小月遇到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师傅吗。

“然后他就告诉你了吗?”莫潇潇为着着莫名的缘分,有些兴奋。

“嗯。他给写了一个方子,说,世上几乎没有能够完全根治寒毒的方法,但是,这个方子可以压制体内的寒毒若干年不复发。”

“压制啊……”莫潇潇有些失望,如果小月说的这个方子是能够根治寒毒的话,那么师傅就不用天天那么劳累的研制治疗寒毒的方子了。

“那,那个方子现在在何处?”莫潇潇问。

“说来也是奇怪,用了这个方子抓了一次药之后,惠贵人就回复了常态,但是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找到那个方子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原来是这样,还有啊,小月,你说你那天遇到的那个江湖郎中,可是我的师傅吗?”莫潇潇从小月说遇到江湖郎中开始,就有种强烈的预感,感觉这个人跟自己的师傅,仿佛有什么关系。

“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现在甚至连那个人的长相都记不起来了。”小月说道。

“可能是你真的遇到菩萨了。”乐弦忽然开口说道。

“嗯,我去烧香拜佛的那家寺庙,香火鼎盛,人们说一直很灵验的,求什么得什么。”小月说。

“如果现在那个神医再次显灵就好了。”莫潇潇说。

“什么神医啊,在你的眼前不就有一位神医吗?难道你还不相信师傅?”乐弦说。

“当然相信。”莫潇潇说,“只不过,就是觉得……”

“你别只不过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相信师傅,还有啊,这不都怪你平时不好好看书,当初你如果好好看书的话,医术能有师傅的十分之一,不就能减轻师傅的负担了吗?!”

乐弦的一席话说的莫潇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是啊,如果自己好好看医术的话,自己现在说不定也能研制根治寒毒的药方了。

“但是,谁让你整天带我出去鬼混的!”莫潇潇终于找到理由来反驳乐弦。

简短的一句话,说的乐弦无话可说。的确是这样,小的时候,自己每次出去玩儿,好像都会带着小师妹来着……

“好了,要么现在去前厅看看惠贵人怎么样了吧!”乐弦岔开话题说道。

“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惠贵人醒了没有。”

刚刚来到前厅,就听到秀秀在说些什么,再仔细听听,原来是和惠贵人在说话。

“贵人,你终于醒了!”小月简单惠贵人醒了过来,扑到惠贵人的床边,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

“小月别哭,我又没什么事儿,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儿的吗!”惠贵人还有些虚弱。

莫潇潇忽然想起来,忘记问问小月,惠贵人她自己知不知道自己身患寒毒这回事儿了,等今后有机会再问吧!

“潇潇。”惠贵人说道。

“姐姐,我在这里。”莫潇潇坐到惠贵人的床边,听着他说话。

“潇潇,我是不是把你们给吓坏了。”惠贵人说。

“没有没有,你跟我说过你怕蛇的,况且那里那么深,你又不会游泳,是我大意了,硬是拉着你在那里玩耍。”莫潇潇说。

“就算不在那里玩儿,我这一场劫难该来的总是回来的。”惠贵人像是知道什么一样。

“姐姐,你知道你身上……”莫潇潇说。

“当然知道,我身上有寒毒,但是我自己感觉不到,把你们都吓坏了吧!”惠贵人有些抱歉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