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劫持”乐弦师兄/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始终,今早上咱们出门前,我就已经给钰清飞鸽传书了!”莫潇潇说。

这么难得的,莫潇潇看到了乐弦师兄心细的一面。

“说道飞鸽传书,潇潇,今天我想和你们一同进宫去,要当面向太子殿下讨要两个鸽子来!”乐弦忽然想起来,自己要同太子殿下要鸽子的。

当着面要,总比写信要好一些,况且,如果自己写信要鸽子的话,太子殿下说,就给送书信的那几只,鸽子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忽然的将它们留下,保不齐什么时候,他们就偷偷的从鸟笼子中飞出来,然后就再也不往山谷中传信了呢。

“好啊,上次和你写信的时候,钰清还说,有时间的话,要和你见个面,一起喝酒呢!”莫潇潇说。

“那就好,我还怕我作为娘家人,忽然到太子殿下那儿去,会吓到他们呢!”外面的乐弦说。

“怎么会,钰清高兴还来不及呢!”莫潇潇说。

“潇潇,这样,我才有深切的感受,你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跟在师兄们的屁股后面玩儿的小姑娘了。”乐弦忽然感慨的说。

“始终在外面骑着马,肯定比咱们更劳累,这样,你让他到马车里面来吧,这几年宽敞的很,你让他进来吧。”惠贵人说。

“姐姐,你现在可是清醒了吗?完全清醒了?”莫潇潇说道。

“完全清醒了,只是身体还弱得很,还不能坐起身来,还希望乐弦师兄不要笑我才好啊。”惠贵人说。

“我始终不是那样的人,他很懂得怜香惜玉的——除了我。”

惠贵人笑笑。

“师兄!你进来,惠贵人有话要对你说!”莫潇潇忽然高声的喊到。

“惠贵人?好!我马上进来!”乐弦一听说惠贵人有话对自己说,赶忙从马上下来,对马叔说,“马叔,你先来骑马吧。”

“是,师兄放心好了。”马叔说道。

马车有些慢了下来,等到乐弦走进马车里的时候,马车的速度又重新快了起来。

一进马车,乐弦就看到惠贵人斜倚在那车上,潇潇在旁边坐着,马车里面的确空间很大。

“惠贵人,你有事情找我?”乐弦进来,找了个离惠贵人比较远的地方坐下来。

毕竟马上就要到皇宫里了,很多规矩不得不遵守着,为了避嫌,待会就算进了皇宫,乐弦也得装作和惠贵人不认识了。

“惠贵人哪有什么事情找你啊,就是惠贵人心疼你在外面骑着马太累,让你进来坐坐而已。”莫潇潇笑着说。

“不累的,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累算什么呢。”

乐弦用手摸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出去了。”乐弦说。

马上就要进皇宫了,他一个还没我婚配的男人,和一个宫里的贵人,同在一个马车里,让别人看见了,总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说不好,还会连累惠贵人她。

“哎呀,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惠贵人让你坐在这里,你就坐在这里好了,这么多话。”莫潇潇说。

“这怎么好……”乐弦刚要说什么。

“惠贵人给你的命令,你还要不从吗?”莫潇潇拿着惠贵人的品阶向乐弦师兄施压。

“那好吧,反正还有不到一个时辰了。我就在这里面好了。”乐弦说。

“马叔,我在这马车里了,你辛苦了!”乐弦冲着车外说道。

“好,师兄,你安心在那里面就好,我自己可以的!”马叔让乐弦不用担心。

“乐弦师兄,待会儿进宫之后,你就装作是我的贴身侍卫好了,皇上之前因为担心我的安危,曾经赐给我两个御前侍卫,等到了宫里,我让他们拿衣服给你。”惠贵人替乐弦安排着。

“好,让惠贵人操心了。”乐弦说。

“……”惠贵人想说什么,但是又没说,过了一会儿,惠贵人开口说:“乐弦师兄,在私底下,你可以叫我英惠的……”

“英惠,你现在可还难受吗?”乐弦见惠贵人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应该是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是因为昨天落水的缘故,可能是感染了些风寒吧,再加上我体内本身的寒毒所致,还有昨天那条蛇的惊吓,昨天这一天,真是让我再也不想回忆起来了。”惠贵人笑着说。

“是啊,乐弦说,平常人遇到这几件事情其中的一件事,就够受的了,没想到你这么坚强。”乐弦夸赞惠贵人说。

“说到这里,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师兄你的救命之恩呢!”惠贵人说道。

“这都是小事儿,不足挂齿,”乐弦说。

“这怎么是小事儿呢!如果没有师兄你的话,我今天怎么还会好好的躺在那车上呢!等改日,我一定要亲自报答师兄你的救命之恩才行啊。”惠贵人说。

“哎,惠贵人言重了。”乐弦让惠贵人说的都有些脸红了。

“哎呀,你们就不要再感谢来感谢去的了,反正今后大家都有的是时间见面,大家可以这样,约定一个时间,我们就去山谷中一起聚一聚嘛!况且,这次我师兄来宫里,钰清是肯定不会轻易的放他走的,非要住上十天半个月不可。大家有的是时间见面!”莫潇潇说。

“什么,十天半个月!潇潇,你在说什么话呢,师傅还在山谷中等着我回去呢!难道你要把师傅一个人扔在山谷中不成!”乐弦摇摇头说,“我顶多也就在宫中住上三天,再多就不可以了,师傅会怪我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莫潇潇带着一副得逞了的表情,对乐弦师兄说:“稍等啊,我看看时辰。”

莫潇潇一把将马车的窗帘给拉开,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说,“嗯,差不多了,大师兄和二师兄差不多已经到了山谷了。”

“你说什么?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要去山谷?”乐弦有些吃惊,往常大师兄二师兄和四师弟五师弟他们回山谷的时候,都会跟自己说一声的,这次怎么忽然去了,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