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徐答应的诡计/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消息,可靠吗?你是听谁说的?”乐桥宫里,一个小宫女正在附耳对着徐答应说些什么。

“千真万确,小主,您平时就让我多留意他们宫里的一举一动,刚刚我经过他们宫门口的时候,听到两个宫女说话,这件事情确实是真的。”小宫女回话说。

徐答应是还是不太放心,因为他让太监宫女们时时刻刻的关注聚福宫的一举一动,想抓住惠贵人的的把柄,来为自己所用,但是没想到,几个月下来,没有一点点消息,不知道是惠贵人本身就不是惹是生非的主儿,还是他们宫里的消息封锁的太严密。

不过这一次,恐怕惠贵人没那么好运了。

“奴婢听到一个宫女对另一个宫女说,聚福宫记得那个房间暂时不用打扫,等惠贵人回来的时候,请示一下再打扫,另一个人说,也不知道惠贵人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小主儿,您说,这不就是说惠贵人现在并不在聚福宫里吗!”小宫女回答说。

“哈哈哈哈,好你个惠贵人,竟敢擅自出宫,这下有你感受的了!”徐答应大笑起来,自己派人监视她这么长时间,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对了,惠贵人她向来和东宫里的那位太子妃殿下走的很近,咱们的这次行动一定要严密一点,不能让她知道,知道吗!”徐答应吩咐小宫女说道。

“是,小主儿,但是,奴婢听说,太子妃殿下最近也不在宫里,但是没打听出来,太子妃殿下是去了哪里。”小宫女说。

“哦?太子妃殿下也不在宫里?那太子殿下知道吗?!”徐答应目露凶光的说。

“这个奴婢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最近太子殿下整天在前殿帮皇上批阅奏章,每天都很晚才回东宫,甚至有的时候,直接就在皇上那里睡下了。”小宫女战战兢兢的说,她看到徐答应眼中的凶光,有些害怕。

“真是天助我也,这一下,不仅能除掉惠贵人,还能把惠贵人的那个好姐妹,太子妃殿下也能掰上一掰,哈哈,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好啊你这个太子妃殿下,既然你不守宫规不受妇道,竟然闹着太子殿下和惠贵人两个人擅自出宫,我看八成是被宫外的人给钩去魂儿了,哼,这次我让你们俩活着出去,横着回来!”徐答应恶狠狠的说。

“小主儿,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小宫女问徐答应。

“当然要谋划一下,你听到什么风声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了吗?”徐答应问小宫女。

“不知道,只听他们说,应该是快了,就这几天的意思吧应该。”小宫女回忆着,揣摩着话中的意思。

“那就好,咱们要抓住这次机会,不能让他们得了便宜,知道吗?!”徐答应说。“过会儿,我跟你说完这些话,你就立刻去皇上那儿,去请皇上过来,但是关于这件事情,你不要透漏一星半点,知道吗?”徐答应吩咐道。

“奴婢知道了。”小宫女拜了拜,要去请皇上。

“哎,你回来。”徐答应叫住他。

“你知道应该怎么说吗?”徐答应知道这次机会很难得,一举成功的话,自己的苦日子就到头了,品阶说不定也能节节攀升,所以一定要把握住,不能有半点差池。

“我就说,您请皇上来宫里坐坐……”小宫女说道。

“你怎么那么笨啊,你这样说,皇上那么忙,能来吗?!你要这么说,惠贵人忽然病重,请皇上速速去看望一下,惠贵人那个贱人怎么说,也曾经得到过皇上的恩宠,如果说她病重,皇上不可能不去看看她的。你要这样说,记住了吗?!”徐答应小心的吩咐着。

“是,奴婢知道了。”

“好,快去吧,晚了就不好了!”徐答应笑着说。

等那个小宫女走远了,徐答应拿起旁边的那个铜镜,看着里面自己的脸,右手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的轮廓,自言自语地说道:“皇上,您马上就能知道,谁才是您真正需要疼爱的人了。来人呢!”

“是,小主儿,门外一路小跑进来一个小宫女。”

“替我沐浴更衣。”徐答应慵懒的说。

“是……”小宫女谨小慎微的上前伺候着。

养心殿内。

“皇上!皇上!”偌大的宫门前,一个小宫女正哭哭啼啼的在叫喊着。

“是谁在御前叫嚷?!”皇上正在里面批阅奏章,李公公一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就赶紧出来看看,生怕惊扰了皇上。

“是聚福宫,李公公,聚福宫里的惠贵人生病了,从昨晚就开始发高烧,在梦里一直呼喊着皇上的名字,皇上如果不去,我们惠贵人恐怕要不行了!”小宫女继续哭着。

“惠贵人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李公公有些为难,惠贵人是个好人,但是皇上此刻是雷打不动的批阅奏章的时候,有时候跟他说上句话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让他在看奏章的时候去哪里了。

“前几天是好好的,但是前天晚上下雨的时候,惠贵人忽然惊醒了,说是自己梦见了皇上,非要来找皇上不可,在雨里受了凉,这才开始发烧。”小宫女哭着说,竟然还哭的让李公公有些动容。

“好,惠贵人真是不容易啊,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跟皇上说一声,不过皇上去不去,就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了。”李公公摇摇头,说道。

“谢谢李公公,谢谢李公公,您就是惠贵人的救命恩人!”小宫女叫李公公答应去跟皇上说一声,千恩万谢的磕着头。

“你先在这里等着吧!”李公公说。

养心殿内。

皇上正眉头紧凑的看着手里的奏章,奏折上说,边疆突厥在前段时间的打压之下安静了些时日,但是最近突厥内部发生了一些变故,他们的王忽然暴毙,王的弟弟登上了王位,说先王在世的时候,胆小如鼠,不好对抗朝廷,实在是奇耻大辱。

皇上看的眉头紧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