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各怀鬼胎/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奏章上说,现在突厥的新王登基,一定会加紧操练兵马,重新夺回原本属于他们突厥的土地。

奏折上还说,本来突厥已经将自己的兵马撤回去了,但是最近好像又有重新摆兵布阵的趋势。

皇上看到这里,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让无钰清他们去平反突厥,是要排上日程的事情了。

“皇上。”李公公忽然走了进来。

皇上揉了揉太阳穴,合上奏章,站起身来活动了活动,说:“外面又是谁在求见?”

“皇上英明,外面求见的,是聚福宫里的一个小宫女,她说惠贵人因前日里梦见皇上要来见皇上,竟然不幸感染了风寒,正在发着高烧,在梦里还在说着皇上的名字,皇上您看奏章的时候本不应该打扰,但是,奴才看她实在是可怜。”

“你去告诉她,朕近来劳心的很,没有时间去后宫,你去叫上太医院的几个太医,一起去聚福宫中看看惠贵人吧,传朕的口谕,让下人们一定仔细着伺候着,不能有丝毫的怠慢!知道吗?”

“是,皇上。”意料之中的,皇上果然哪儿都不去。

说完,皇上又坐下来,拿起一本新的奏章,那么巧,竟是惠贵人父亲的,上书道,四川的灾年已然过去,如今的百姓们生活好转,乡农们五谷丰登……

看到这里,皇上不禁一笑,自前年把惠贵人的父亲安排到川陕总督的位置上,就频频传来捷报,惠贵人的父亲真真的劳苦功高了。

皇上叫李公公刚要出门去,便喊住他说:“慢着。”

李公公心想着皇上可能回忆转移了,便赶紧上前来听着。

“惠贵人有病在身,竟然还挂念着朕,朕如果不去看看,实在是有悖于情理,这样吧,朕现在就去惠贵人的宫里看看去,你去太医院,挑上几个得力的太医,也跟着去。”

“是,皇上,只是现在马上就是晌午了,您今天的午膳……”

“就在聚福宫吃。”皇上脱了披在身上的披风,几个宫女赶紧上前给皇上穿上外袍。

“起驾聚福宫~~~”李公公高声的喊着,又看了看来给惠贵人请命的小宫女,是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忘记了在哪里见过,这样想着,李公公自嘲起来。

宫中这么多宫女,每天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有千儿八百的,自己当然会眼熟,看来果然是老了啊…叹了口气,李公公哼着小曲儿,往太医院赶去。

“父皇这是要到哪里去?”皇上刚刚坐上轿撵,就迎头碰上正在往养心殿这里走来的苏钰清。

“钰清啊,朕现在要去惠贵人的聚福宫中一趟,有什么事儿,等过了晌午,你到聚福宫中来禀告吧。”皇上说。

“父皇原来是要去聚福宫……”聚福宫!!!苏钰清心中一惊!父皇怎么忽然想起来要去聚福宫呢!不过幸好,刚刚自己接到潇潇来的信,说他们今天晌午的时候,就会回宫了,自己还紧赶慢赶这把今天的事情都处理完,想在晌午之前和父皇禀告,然后亲自去城门口接潇潇呢,谁知道,父皇竟然忽然要去聚福宫!

“嗯,有什么事儿,待会再说吧。”皇上说完,朝旁边上的公公点点头。

边上的公公立即会意,说:“起驾~”

“父皇!父皇!今天我要向您禀告的,是一件关于边疆的大事情。您先听儿臣说完吧!”苏钰清想尽量拖延一点时间,好给莫潇潇她们准备的时间。

“钰清啊,朕知道你这几天忙坏了,你现在就回你的东宫里休息,和潇潇好好说说话,朕知道,这几天这么忙,你一定冷落了潇潇,潇潇她虽然通情达理,但是你也要好好对待人家,知道吗?!”皇上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语重心长的对苏钰清说。

“是,儿臣明白,父皇可能忘记了,潇潇前段时间去找她师傅去了……父皇,儿臣陪你一起去看看惠贵人吧!”苏钰清没有办法了,拦肯定是拦不住了,那就只好一起去了,到时候随机应变好了。

“这样也好,小德子,你现在速速给太医殿下准备一架轿撵来,朕就先去着了。”皇上又要走。

“且慢。父皇,儿臣不好独身去后宫,这样让别人看起来,恐怕又会有什么闲言碎语,父皇您既然要去,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儿臣斗胆,请父皇和儿臣等着轿撵来,一同前去聚福宫。”苏钰清抓住最后的稻草,能拖延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吧。

皇上思考了一下,说:“钰清你做事向来是这么周到,也好,那朕就和你一起等着。”皇上拂拂须,笑着说。

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小德子终于带着一架轿撵来到养心殿的前面。

“奴才该死,让皇上和太子殿下久等了。”小德子气喘吁吁的说。

“今天怎么这么久?”皇上虽然问,但是丝毫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都是奴才该死,因为听后面的人说,是太子妃殿下回来了,将马车送还回来,但是那马不知为何,原来听话的很的,自从回来了之后,变得有些不安分,太子妃殿下说,是因为在外面跑的时间久了,暂时安定不下来所致,因为所有的人都在弄那匹马,所以奴才就亲自去取的轿撵,这才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原来是潇潇回来了,钰清,你可还要随朕去聚福宫吗?”皇上问,他知道,之尧潇潇在家,钰清向来是一直陪着她的,现在两个人分开了这么久,一定恨不得立刻相见才是。

“太子妃此刻在哪里?”苏钰清抓着小德子的袖口。

“回太子殿下,太子妃送完了马,说去聚福宫看看惠贵人去了。”小德子说。

“这潇潇回来,第一个竟然不是看你,”皇上开玩笑的说,“走吧。”

“是,父皇。”苏钰清心中有些波澜,潇潇回来了。

话说莫潇潇他们刚到城门口的时候,就有个聚福宫的人前来等着他们,说皇上此时正要起驾聚福宫,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小宫女,说惠贵人病重,非要见皇上,皇上这就在来的路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