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师兄也来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何不早点告诉我,早点告诉我的话,我就能去城门口迎接您了!”苏钰清懊悔的说道。

“哎,哪能劳太子殿下去接我呢。”乐弦笑道。

“师兄你这是哪里的话,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这真的是钰清考虑不周到了。”苏钰清拜了拜。

“不可不可,如今这是在皇宫之中,哪有你太子殿下拜我的道理啊,你这是要折煞我了。”乐弦的手把苏钰清拜会的手按了下来。

“师兄,既然来了,你怎么会穿侍卫的衣服呢?”苏钰清说。

“说来话长……”乐弦刚要解释解释,就听见莫潇潇说:“这都是惠贵人的主意,因为乐弦师兄来宫里住两天就走,所以没必要要跟皇上通报一声,况且,师傅他不喜欢我们师兄妹几个跟朝廷有什么大的瓜葛,所以,这次乐弦师兄,是偷偷的进宫来的!”莫潇潇装作神秘的样子说道。

“这怎么行呢,这一定要按太子妃的兄长的礼数来对带,怎么能这样草草了事,让师兄装作侍卫呢!不行不行……”苏钰清不同意让乐弦师兄这样。

“哎呀钰清,师兄就是不想惊动太多人而已,尤其是不想惊动皇上,你就随了他吧,啊?”莫潇潇劝苏钰清说道。

“这……”苏钰清还是觉得不太妥当。

“太子殿下,如果您真的要惊动皇上,恐怕我今日就要回去了。”乐弦笑笑说道。

“师兄来一次,自然是要多住些时日啊!”苏钰清认真的说。

“不瞒太子殿下,这次我留在宫中是想以惠贵人的侍卫的身份,上次她出去没怎么来得及好好玩玩,那我这次来,就陪她玩玩,然后也能经常了了潇潇,我听说惠贵人和潇潇的关系很好,这样的话,我也能经常跟着惠贵人去你们的东宫之中走动走动。”

“师兄说的是,这样也好,潇潇,这样你可满意了吗?”苏钰清看着莫潇潇说到。

“嗯,甚是满意。不过,师兄,你这衣服是谁给你的?”莫潇潇问。

来的路上,惠贵人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让乐弦师兄装扮成她的贴身侍卫而已,况且自己刚刚将乐弦师兄留在了御马厮,是想待会事情结束了,皇上走了之后,再去将乐弦师兄接过来,没想到,皇上还在里面,乐弦师兄就自己找过来了。

“师兄,你怎么知道惠贵人住的地方的?”莫潇潇问道。

“当然是问了过路的一个小宫女。”乐弦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然后利用了你的美男计,成功的将惠贵人的住处给套了来?哈哈,还有啊,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儿?”莫潇潇说。

“这是惠贵人派人给我送过来的啊,说我穿别的衣服在宫里行走太显眼,被别人看见了,恐怕不太合适,所以就拍了人,给我送过去了。我看衣服还不错,就穿上了,怎么,合适吗?”乐弦左右转了转。

“合适,简直太合适了,哈哈哈哈……”莫潇潇说道。

没想到乐弦师兄平时看起来笨笨的,关键的时候还挺聪明的,在宫里这么短的时间,适应的还不错。

“奴婢叩见皇上!”惠贵人的寝殿那儿出来了声音,看来是皇上出来了。

“师兄,你跟在我们的后面就行,不要说话也不要乱看,拱手作揖就好!”莫潇潇小声儿而急促的跟乐弦说道。

“知道。”瞬间,乐弦师兄就低下头来双手叠放在胸前,看来是来的路上见过他们那些侍卫跟官兵说话,学的还有模有样的。

“儿臣叩见父皇。”苏钰清和莫潇潇齐声说道。

“平身……”皇上往外走着,没什么表情,说完这两个字,就出门去了,经过乐弦师兄身边的时候,还格外的看了一眼。

待皇上走远了,乐弦师兄说:“没什么破绽吧?我怎么感觉皇上临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

“没事儿,你现在皇上的旁边,皇上自然就会看你一眼,要不然,你还指望着皇上跟你坐下来谈谈天儿不成。”莫潇潇说。

“不是,总是感觉……”乐弦师兄说。

“走了走了,进去了,惠贵人在里面呢!”莫潇潇拉着苏钰清和乐弦往里走去。

“姐姐!”一进门,莫潇潇就扑到惠贵人的床前,说:“姐姐,皇上可有跟你说什么吗?可吓死我了。”莫潇潇一脸紧张的说道。

“没有,皇上似乎比以前更关心我了些,没别的事情,就是问问我最近身体怎么样,交代了交代,让小学他们仔细的照顾着我……”惠贵人说。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皇上发现了什么,让我们出去,要逼问你呢!”莫潇潇这才放心的说道。

“潇潇,你的想象力也是够丰富的。”惠贵人说。“咱们的计划这么完美,怎么会出什么差错呢!”惠贵人笑了笑。

“英惠……惠贵人,我看你的脸色,恢复了不少。”乐弦刚要叫惠贵人的芳名,发现太子殿下和众多下人也在场,终究要保持好自己的身份,就及时的改了过来。

“没关系,这里都是自己人,你可以……”惠贵人的意思是,乐弦师兄可以叫她的名字。

乐弦没有说话,在宫里还是按照宫里的规矩来吧,可以少生事端。

“姐姐,皇上没有说别的吗?”莫潇潇觉得,明显的感觉皇上让他们出去的时候,要跟惠贵人说很重要的话一样。

“没有啊,就是让我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出去淋雨了,皇上哪知道,我这不是淋雨,而是掉到水里啊。”惠贵人还开起了玩笑来。

“姐姐,你别说了,我现在还有些后怕呢,如果不是我师兄跟我们一起去的话,我肯定是反应没有那么快的。”莫潇潇拍着胸口说道。

“对了,我看你们在信里写着什么,掉到水里,这是怎么回事儿?”苏钰清说。

“没什么,就是我们一起出去玩儿,我失足掉到了水里而已,没有别的。”惠贵人对苏钰清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