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杀鸡儆猴”/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自己本来对这个皇宫里也挺好奇的,自己在这里住住,正好也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潇潇,你如果早点告诉我让我在这里住着就好了,我本来以为将你们送到城门口就回去的,只带了一把箭来,别的什么也没带,早知道带几本书来看也好。”

“师兄,你现在人都在皇宫里了,你还愁有什么东西是你找不出来的吗?”莫潇潇看了看苏钰清,笑着说。

“你让钰清带着你,去宫中的藏书阁去,那里的书非常非常全,只要你找,就没有找不到的书,你可以和钰清一起去那里看书,到时候你和太子殿下一起去,你害怕借不到你想看的书吗?”

“不可不可,皇上来的时候,也看到我了,也知道我是聚福宫中的侍卫了,我如果突然的跟太子殿下去什么藏书阁,会让别人觉得很奇怪的!”乐弦说。

乐弦说的也有道理,莫潇潇想了想说:“师兄你这次考虑事情倒是考虑的十分周全,这样吧,你最近几天还是待在惠贵人的这个聚福宫里,你也正好适应适应宫里的一切,等你觉得差不多了,就把你调到东宫里去,侍卫经常会有这种调动,就算是皇上看到了,也不会觉得奇怪的。”

“这样也好,那就这样吧。”乐弦点点头说。

“师兄,这样的话,我和钰清就先回东宫了,你就先留在惠贵人这里吧。”莫潇潇说。

“好,我送你们出去。”乐弦说。

“你现在俨然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般了,哈哈。”莫潇潇开玩笑说道。

“潇潇,不可胡乱开玩笑。”乐弦想着惠贵人还在这里呢,这么说的话,岂不就是说自己和惠贵人是一对儿了……这成何体统,并且在这个宫规森严的皇宫里,被有心的人听了去,连累了惠贵人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师兄说的是。”莫潇潇瘪瘪嘴说。

潇潇无意的一番话,倒是说的惠贵人低下了头,惠贵人这种在深闺中长大的大家闺秀,依然是对这种玩笑脸红心跳的。

“姐姐,我们走了!”莫潇潇大声的跟惠贵人告着别。“小月,照顾好你们家贵人!”乐弦好一顿感慨,不愧是嫁了人的,就是不一样,本来是只有自己叮嘱潇潇注意这注意那的,没想到啊,潇潇这转眼,也嫁人了!

“乐弦师兄,你在想些什么呢?”惠贵人听见太子殿下和潇潇已经走远了,但是乐弦师兄还站在门口想着什么,就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看着潇潇跟太子殿下走在一起,觉得很般配,这么多年,弹指一挥间,就这么过去了……”乐弦一边感慨着,一边往里走,走到桌子的旁边,在桌子旁坐了下来,说:“惠贵人,我还忘了问一下,我应该做点什么?我毕竟是你的贴身侍卫。”乐弦说。

“乐弦师兄,您既然是我们贵人的贴身侍卫,那自然就要贴身保护着,所以您就一直跟我们一起就可以了。”小月说。

“一直跟你们一起?”乐弦问。“就这么简单?”乐弦有些不可置信,这也太简单点儿了吧!

“就是这么简单,原来我们惠贵人的贴身侍卫就是这么做的,您如果在这里做时间久了,还会有银子的。”小月笑笑说道。

“小月,不可以开这样的玩笑,乐弦师兄武艺高超,怎么可能一直在我这里当侍卫,如果乐弦师兄乐意的话,跟那些公子们比试比试,说不定还会是个武状元什么,今后不可以这样,知道吗?!”惠贵人训斥小月,说她太小看乐弦师兄了。

“是,小月知道错了,小月也是个乐弦师兄相处了几天,觉得乐弦适应性格很好很好相处,就像开开他的玩笑罢了……”小月知道自己失言了,低下头来,惠贵人从来都不会训斥自己的,自己这次的玩笑真的开的不好。

“我知道,今后别这样了,知道吗?”惠贵人对小月说。

小月心里明白,惠贵人虽然表面上是在训斥自己,但是实际上,是在告诉聚福宫里的那些下人们,乐弦师兄是自己尊敬的客人,不可以对他无礼,小月看上去很委屈的样子,努力的和惠贵人一唱一和的配合着。

“惠贵人,没有什么的,你大可不必这么说小月啊,这又没有什么……”乐弦看惠贵人在动态度,真的训斥小月,有些着急了,忙劝阻他说。

“你这样可不行,乐弦师兄可是我的客人,你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对待他,知道吗!”惠贵人又加重了语气说道。

乐弦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自己想维护一下小月,自己真的不在乎这些但是,惠贵人训斥小月又是为了自己好,现在屋里还有这么多下人,这应该怎么处理呢……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惠贵人忽然对下面的那些下人说道。

“是……”下人们朝惠贵人拜了拜,排着队出去了。

等到他们出去了之后,乐弦还像替小月说几句话:“惠贵人……英惠,你大可不必这么说小月的,他也是开玩笑的,你肯定也知道的,你们主仆在一起的时间,怎么着也比我长啊。”乐弦小心的解释着,自己这还是第一次见惠贵人动怒的。

“乐弦师兄,你误会了。”惠贵人看着最后一个下人出去,把门带上了之后,对着正在想跟自己解释的乐弦师兄说:“师兄,刚刚我那是在跟小月演戏呢,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怎么会这么跟小学说话呢!你说是吧,小月!”

“乐弦师兄,你不要误会,刚刚惠贵人这是在和刚刚的那些下人说,你是来做客的客人,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所以您不必惊慌,在惠贵人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惠贵人的意思是什么了,怎么着我和惠贵人也这么多年的缘分和默契了,惠贵人怎么会这么说我呢。您想多了。”小月安乐弦师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