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八卦传千里/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英惠,你坐着别动,我来帮你敷药了……”乐弦师兄端着一盆药走了进来。

“师兄这么快就熬好了?”刚刚乐弦师兄去熬药之前,让惠贵人躺下休息的,但是惠贵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躺下了,但是就是睡不着,只好坐了起来,等着乐弦师兄熬好药回来。

“你醒了?”乐弦见惠贵人坐在床上,问道。

“嗯……”就算是自己睡过了吧……

“等这个药凉一下,我就给你敷上,你尽管放心,我虽然医术学的不如潇潇师妹好,但是也是得了师傅的真传的。”乐弦师兄笑着说道。

“我没有嫌弃师兄的意思,师兄做什么都喜欢做到最好,我依然是相信师兄的。”惠贵人低下头,笑笑说。

“谢谢英惠的信任……”乐弦师兄抿着嘴唇,小声儿的说道。

“喂!你在干什么!”门外,小月小声的呵斥着一个小宫女。

“回小月姑姑,刚刚里面传出一阵儿药香,我以为里面进去了旁人,就小心得听了一下,没找到是太子妃殿下的那位师兄在给咱们惠贵人熬药。”小宫女把听到的,如实的报告给了小月姑姑。

“好,大家都过来,我说一下。”小月姑姑把周围的小太监小宫女都召集在了一起,说:“跟大家说一下,里面在照顾咱们惠贵人的那一位,是太子妃殿下的师兄,咱们惠贵人和太子妃殿下情同姐妹,那么,乐弦师兄也就是咱们惠贵人的师兄……”

“小月姑姑,我知道我知道,里面的那位师兄还是神医李无常的关门弟子,对不对?”下面的一个小姑娘说道。

小月眉头一皱,消息怎么传的这么快,“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

小姑娘一脸高兴的说:“刚刚是小黎告诉我的,她刚刚跑回寝殿,告诉我们前殿来了一个俏公子,身高八尺有余,相貌堂堂拿着一柄佩剑,行走起来脚底生风,我们都很好奇,便都出来看看,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般英俊潇洒。”

小月无奈的笑了笑,说:“我是说,你是怎么知道乐弦师兄是神医李无常的关门弟子的!”

“哦,这个,是在来的路上,一个小宫女告诉我的,姑姑你也知道,咱们宫中的男子来的不多,就算是来,也是来拜见咱们惠贵人的,咱们哪有什么眼福见见这种公子啊。所以说咱们宫中,来了一个人之后,他的所有信息也基本上都传开了……”

小月头上三条黑线……至于吗……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讨论了,反正今后大家都要像待我们惠贵人一样对待乐弦师兄知道吗?况且,这个乐弦师兄是咱们惠贵人的救命恩人!你们要好好的侍奉他,知道吗?”

底下的人齐齐的喊了声“是”。

真是好事儿不出门,八卦传千里……

不过小月仔细的闻了闻从房内传出来的药香,果然是好闻,神医弟子规不愧是神医弟子啊。

房内。

“乐弦师兄,这种熬药的小事儿,你让宫里的小鑫子去做就好了,不用劳烦你亲自动手的。”惠贵人觉得让乐弦师兄亲自煮药,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这是应该的,我怎么着也懂点医术嘛!况且,这是师傅好不容易给配置的药,熬制的时候,多半柱香的时间都不成的,所以,还是得我亲自来才放心。”乐弦师兄说道。

“乐弦师兄,你救了我一命,还这样给我熬制草药,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行啊……”惠贵人有些不好意思,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乐弦师兄就一直在帮助自己,回到皇宫里,本以为自己可以报恩了,没想到,依旧是乐弦师兄照顾自己……

“英惠,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和潇潇情同姐妹,那就是我的妹妹,哥哥照顾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是吗?”乐弦笑笑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哥哥照顾妹妹……惠贵人在心里想着。

“传皇上口谕,特来赏赐惠贵人,请皇上出来领赏~”外面忽然传来李公公的声音。

惠贵人听了,刚想从床上起来出去,就又听到李公公说。

“不过,因惠贵人有病在身,就不必出来领赏了,在里面领着即可。”

惠贵人听了,又停下动作,仔细的听着。

乐弦听着皇上来赏赐东西,也停下手中的动作,站在地上,看了一眼惠贵人,静静的听着。

“传皇上口谕,晌午来见惠贵人,见惠贵人身体羸弱,素食素衣,朕心甚是有愧,特赏赐苏锦蜀锦各五匹,玉如意一柄,望惠贵人身体早日康健。钦此。”

小月在外面带领着大家跪成一片,静静的听旨,待李公公讲完了,小月起身,说,“聚福宫惠贵人领旨!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面的人也都跟着小月喊了起来:“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完旨,乐弦看了看床上的惠贵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嘴角虽然挂着笑,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这一瞬间,乐弦好像忽然明白了她们宫中女子的难处,皇上想起来你,就来看看你,给些赏赐,想不起来的话,就悲惨了,然而,只有自己生病的时候,皇上才会在小太监们的提醒之下,来看看,这于惠贵人来说,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英惠……”乐弦小声儿的叫了惠贵人一声儿,但是,并没有见惠贵人有什么反应。

李公公在外面宣旨的时候,惠贵人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小的时候自己对皇上是有那样的期盼啊……自己原来好好的时候,自己原来还对皇上心存希望的时候,皇上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真心,现在自己已经慢慢的开始死心了,皇上才知道过来可怜可怜自己吗?……

“英惠?”乐弦又叫了一声惠贵人,这个时候,惠贵人终于有了反应。

“乐弦师兄?你跟我说话了吗?”惠贵人猛的回过神儿来,一脸疑惑的问乐弦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