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小月的心事/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小月问你这些东西应该怎么办,是拿进来你看看,还是直接放到原来的地方去。”乐弦传达着小月说的。

“哦,师兄,麻烦你出去告诉小月一下,让她把这些东西都拿到后面去吧。”回归人说道。

“好,我跟她说一下。”乐弦师兄放下手中搅拌的东西,走了出去。

当乐弦师兄打开门的时候,李公公已经走了,只剩外面的那些小宫女太监门围着小月看着她怀里抱着的东西。

“小月,惠贵人让你把这些东西,都放到后面去。”乐弦看着小月说道。

听到乐弦声音的小宫女太监们纷纷回头,之后,底下的人群里就开始了一阵儿骚动。

“果然如他们所说,真的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公子啊……”一个小宫女惊呼道。

“是啊,本来我还觉得,那些江湖郎中长得一个一个就像是算命先生一样,今日一见乐弦师兄,真是长了见识开了眼界啊……”另一个小宫女说道。

“对啊对啊,刚刚在屋里面的时候,乐弦师兄一直看着惠贵人,我根本就没看到乐弦师兄的正脸,出来听你们说起来,我还不信呢,不过现在我信了,真是个俊俏的公子啊……”

小月在人群里,清楚的听到了小宫女们的讨论,笑了笑了,说:“我知道了,乐弦师兄!”

“好,”乐弦师兄冲着小月点点头,别的没有多说,又走了进去,关上了房门。

“小月姑姑,刚刚乐弦师兄是不是在冲着你笑……”一个小宫女碰碰小月,兴奋的说道。

“哎哟,看来人家乐弦师兄也有主了啊……”另一个小宫女摇摇头,遗憾的说道。

“你们别瞎说,乐弦师兄贵为神医李无常的关门弟子,又是太子妃殿下的师兄,怎么会看上我这个小小女官呢!”小月的脸有些红,摇摇头说道。

“那也说不定啊,小月姑姑,你和乐弦师兄的年龄相仿,并且你们还在一起相处过这么多天,肯定相互之间有感情了啊……不过,乐弦师兄真的好英俊啊,好看的让人心都化了……”小宫女又开始花痴,不停的看着乐弦师兄关上的门。

“给你,这些东西,你们三个送到后面的库房中去,现在立刻就去!”

“小月姑姑,别啊,待会说不定乐弦师兄还会出来呢,您就让我在这里看看吧……”小宫女大胆的违抗着小月姑姑的吩咐。

“不行,为了男色你们要违背惠贵人的意思吗?!”小月姑姑加重了语气,那几个小宫女才不情不愿的抱着布匹和首饰之类的去了后面的库房。

“小月姑姑,你真的和乐弦师兄没什么吗?………”留下的小宫女里面,也有如此八卦的,小月干脆罚了她一个时辰不准说话,这下,这种让小月脸红心跳的询问才结束了。

“我看你们在这里也太闲了些,今天下午,大家把庭院全部都打扫一遍,要不然,不允许吃饭……”小月说。

“小月姑姑……”大家知道,小月姑姑平日里对大家都特别好,现在这样疾言厉色的,是真的生气了。

“还不快去…”小月说。

“是,我们知道了……”小宫女小太监们赶紧散去,打扫起庭院的卫生起来。

等他们都走了,小学看了一眼乐弦师兄关门的地方,摸了摸自己砰砰的跳的胸膛,抿了抿嘴唇。

如他们所说,小月是真的喜欢乐弦师兄,但是,小月知道,这种喜欢终究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无论是什么时候,都不可以让乐弦师兄知道自己的想法,要不然,大家恐怕连主仆都做不成……

从第一次,乐弦师兄忽然的出现,从马上伸出手来将惠贵人揽上马的一瞬间开始,乐弦师兄就那样骑着高头大马闯进小月的心里了。

再后来,在惠贵人掉进水潭的时候,乐弦师兄毫不犹豫的跳进水里的身影,也一直在撞击着小月的心,从哪那两件事情开始,小月的心里就像是建造了一所房子,里面住着乐弦师兄,他是这个房子的第一个客人……

但是,小月知道,这是一个注定没有结果的故事,所以一直在努力的忘记乐弦师兄,但是,今天听小宫女们一说,自己的胸膛里的心,似乎又重新用力的跳动了起来。

前面有一个水缸,小月走了过去,低下头来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想着,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奴婢,乐弦师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喜欢自己的……

但是小月有看了自己水面上的倒影,夕阳的余晖从旁边慢慢的射了过来,小月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自己虽然不算是美得倾国倾城,倒也有几分姿色,甚至从某个角度来看,还有些像惠贵人,自己长得并不差……

“小月!”惠贵人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打开了,乐弦师兄站在门口,小月看上去,乐弦师兄好像正在叫自己。

“师兄,你叫我?”小月笑着迎了上去。

“是啊,刚刚我叫你一声,你没有答应,看来是在想什么事情,就没打扰,看你转过头了,才叫的你。”乐弦潇潇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小月问道。

“你能给我拿来个碟子或者碗之类的吗,我要给惠贵人上药。”乐弦认真的说道。

一瞬间,小月心中有些悸动,心想,如果这次被蛇咬伤,掉进水里的人,是我就好了……

“有,乐弦师兄,您等着,我这就给你去拿。”小月说。

周围打扫的小宫女们,装作认真干活儿的样子,实际上一直在偷偷的看着乐弦师兄了小月姑姑。

“给你,乐弦师兄……”小月取来一个碟子,递给了乐弦师兄。

“好。”乐弦将碟子接过来,拿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小月的手指,小月感觉自己打了一个寒噤一般……

直到乐弦师兄的关门声,才让小月回过神儿来。

小月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这样下去可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