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上药/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不行啊?”旁边一个小宫女说道。

“没什么……”小月摆摆手,让那个小宫女干自己的活儿去了…

房间内。

“乐弦师兄,我自己来就行了……”惠贵人看乐弦师兄盛好草药,就要给自己敷上,赶忙说道。

“让我来吧,我毕竟跟着师傅学过这个,知道轻重的。”乐弦师兄小心的用汤匙从碟子里弄出一点儿药来,小心翼翼的敷在惠贵人的腿上。

惠贵人本来想拒绝的,怕别人看见不好,但是看到乐弦师兄认真的样子,拒绝的话却怎么也没有说出口来。

此时,惠贵人坐在床上,乐弦师兄坐在床边上,低着头仔细的给惠贵人敷着药。

阳光细细的从窗户的缝儿里射进来,惠贵人一晃神,竟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疼吗?”乐弦师兄一边仔细的上着药,一边问道。

“不疼,让乐弦师兄费心了。”惠贵人抱歉的说。

“医者仁心,这是应该的。”乐弦师兄说。

“哦……”乐弦师兄的意思是说,无论是谁受伤,我都会这样照顾他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吧,惠贵人在心里揣测着。

“乐弦师兄……”惠贵人不自觉的就叫了出来。

“怎么了?”乐弦师兄抬起头来,问道。

“啊,没,没什么。”惠贵人赶紧低下了头。

“好了,药已经敷好了,接下来就等它好就可以了。”乐弦师兄停下手中的动作,从床上站起身来,将剩下的草药倒进了盆儿里,说:“惠贵人,这个草药需要一个时辰换一次药,你现在先躺下来休息休息,我待会再给你换药。”乐弦说。

“好,谢谢乐弦师兄。乐弦师兄,待会让小月带你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吧。”回归人说道。

“我还有自己住的地方吗?”乐弦有些惊喜,自己不过是过来住几天而已,那么惠贵人考虑的那么周全。

“这也是应该的。”惠贵人学着乐弦师兄说话。

“哦,哈哈。”乐弦笑了起来,乐弦听了出来,惠贵人这是在学自己说话呢。

“没想到,惠贵人还会开这种玩笑呢。”乐弦师兄笑笑说道。

“我有开玩笑吗?”惠贵人疑惑的看着乐弦师兄。

“我原本只知道,宫中的女子,都是非常严谨,任何小事儿都不会怠慢的那种女子,也是很无趣的那种女孩子,当时第一个反应知道潇潇要嫁给太子殿下的时候,我在心里还担心了很久,我觉得潇潇的那种性子,肯定在宫里住不长久的,这几天和惠贵人相处下来,我终于知道,潇潇为什么能在宫里待住了。”乐弦师兄说。

“为什么?”惠贵人问道。

“因为有你啊。你和别的那些普通的宫中的女子不一样。”乐弦看了看惠贵人说。

“是吗?”惠贵人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自己一直觉得自己就是普通的后宫中的一个苦命的女子,今天听乐弦师兄一说,心中似乎有什么在激荡。

“是啊,惠贵人你不仅有趣,还有善良,真的是难得的人。”乐弦难得认真的说。

此时的乐弦心中是很不平静的。

乐弦到现在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丛林中见到惠贵人的时候,心中难以抑制的迸发出来的那些东西。

乐弦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女子,和自己的丫头平起平坐,甚至给自己的丫鬟编花环,心灵手巧,看到大自然中的花花草草的时候,眼睛仿佛会发光,眼睛中的纯真的感觉,欺瞒不了别人。

还有就是,自己那天下午和潇潇他们在山谷中劈柴,正说着话,惠贵人从房子里面,换下来了一身男装,当时的惠贵人,就那样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但是,乐弦虽然平时看上去不太正经,笨笨的,但是实际上却头脑比谁都清楚的很,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但是今天跟惠贵人说话的时候,还有,自己做在床头给她敷药的时候,有好几次,自己的心里都有一个声音在强烈的喊着,鼓励着自己,放纵自己一次又何妨,但是另一个自己在心底惴惴不安,这是大不敬,自己的不理智的喜欢,这是要害了惠贵人的性命的……

“果真如此吗?”惠贵人有些惊喜的问乐弦师兄。

“啊?惠贵人问的是什么?”乐弦忽然装傻起来。

自己怎么样无所谓,但是万万不能害了惠贵人。

“啊,没什么。”惠贵人低下头来自己总不能让乐弦师兄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吧?!

“惠贵人,你睡一会吧,今天一上午在车上你都没怎么睡。”乐弦师兄说道。

“乐弦师兄,你怎么知道,我没怎么睡的?”惠贵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问一问,问清楚,为什么自己的事情,乐弦师兄都知道。

“因为我和你一直在聊天啊,我现在特别后悔,如果当时让你休息一下,你现在恐怕也不会这么累。”乐弦懊悔地说。

“这不算是什么,小的时候,我都跟哥哥们骑马,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玩儿的有多疯。”惠贵人说着,脸上挂上了笑容。

“真看不出来,惠贵人还又这种时候?”乐弦来了兴致,看着惠贵人讲起小时候,兴高采烈的样子,不忍心打扰她。

“你喜欢编花环吗?”乐弦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什么?花环?”惠贵人问,似乎是想起来什么来,说:“在进山谷的时候,我给小月编过一个,不过刚想编第二个的时候,就看到有蛇,然后……然后乐弦师兄你就出来救我了……”惠贵人说到这里,脑海里开始回忆起来乐弦师兄救自己,和自己骑在同一匹马上的情景,那个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有些变得轻盈起来……

那个时候,自己和乐弦师兄素不相识,乐弦师兄就先就救了自己,这样说来,乐弦师兄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了。这样想着,惠贵人对乐弦师兄说:“没想到,短短的几天,乐弦师兄就已经救过自己两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