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养死一棵草药/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弦师兄摸摸头,想了想,好像是那么回事儿,说:“没什么,师傅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乐弦傻傻的笑了笑。

哦,原来是因为师傅这么教导的,乐弦师兄才会这样做啊……

“乐弦师兄,我忽然有些困了。”惠贵人忽然说。

“好,英惠,你困了就睡一会儿吧,我让小月带我去住的地方看看,一个时辰之后,再来给你换药。”乐弦点点头说。

“好,师兄,你也忙坏了,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惠贵人躺了下来,面朝里,说道。

乐弦还想说点什么的,但是看惠贵人的样子,已经没有然后了,看了看惠贵人,乐弦收拾了收拾药,走了出去。

惠贵人一直没有谁,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乘了半天的车,又和皇上周旋了半天,已经很累了,但是就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一直睁着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在山谷里的种种。

东宫内。

苏钰清小心得搀扶着莫潇潇,莫潇潇觉得有些夸张,说:“钰清,我又不是有喜了,有必要这样吗?”莫潇潇哭笑不得的说。

“当然有必要,你今天做了半天的马车,肯定舟车劳顿的,我当然好好的照顾你。”苏钰清小心得说道。

然而,莫潇潇觉得并没有这么简单,说:“你是不是把我收藏的那副师傅的字画送人了?…”莫潇潇想着,苏钰清有可能在哪方面对不起自己。

“当然不是,我当然知道你师父的那幅字画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你放心吧,绝对不会给你动的,我以我的信鸽们发誓。”苏钰清做了个发誓得手势,郑重其事的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你说吧,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莫潇潇直接问道。

“我哪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啊,我只不过是……”苏钰清有些委屈。

“只不过是什么?”莫潇潇听出来什么苗头来。

“你快说啊,要不然,等我自己发现的时候,我不会原谅你的!”莫潇潇威胁苏钰清说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我只不过是给你……给你把窗台的那盆小花养死了………”苏钰清满脸委屈得说道。

“你说什么…你把我窗台的花给给我养死了?!!”莫潇潇一把甩开苏钰清的手,快步的往屋子里面走去。

“潇潇,你听我解释,我本来觉得她快干了,我就经常给它浇水,没想到,不到两天的时间,它就有些浮肿,然后今天早上一看,他竟然已经死了……”

莫潇潇满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精心栽培的一株珍贵的草药就这样被苏钰清给灌死了……

“这个很珍贵吗?潇潇,你听我说,我看它叶子有些发黄,就觉得它可能是有些干枯了,我原本是好心的,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刻意的去管他,让它顺其自然的生长着,就像你平时经常说的那样,可是他就忽然这样了………”苏钰清有些后悔,但是更多的是抱歉,他知道,这株药草是潇潇从山谷之中移植回来的,带回来那么多棵,就活了这么一颗,然而,就在她走了的短短的两三天,就连这朱也死了……

莫潇潇这时候已经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但是,她又不能怪钰清,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草的脾性,跟别的不一样,别的草黄的时候,是因为马上就要干枯了,所以要赶紧浇水,但是这个不一样,这个叶子黄了是因为刚刚浇满了水才这样黄……因为跟别的草性质不太一样,故很难养活……

莫潇潇十分痛心的原因之一,还在于,这个草药种上一年之后,结出来的果实砚成的粉,是治疗寒毒的一味重要的药材。

“苏钰清,你这是在自杀你知道吗……”莫潇潇哭笑不得的说。

“此话怎么讲?”苏钰清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知道你今天犯了一个大的错误吗?”莫潇潇说。

“我知道我知道,潇潇,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怎么折磨我都可以,只要你别憋着,别憋着憋坏了自己好吗…”苏钰清看着莫潇潇的样子,有点吓坏了,说道。

“你知道这个草药我为什么这么金贵,天天过来看着它,恨不得陪着它一起长大吗?”莫潇潇有些认真的看着苏钰清说道。

苏钰清见莫潇潇也认真了起来,也收敛起来嬉皮笑脸,同样严肃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不是因为他是你师父给你的吗?”

苏钰清深深地知道,莫潇潇的师傅在她心中的神圣不容侵犯的地位,甚至苏钰清他都有好几次觉得,师傅的地位,都要威胁自己在潇潇心目中的地位了。

师傅对于莫潇潇来说不光是师傅,还是从小照顾她长大的爹爹,是保护她的哥哥,更是在她有少女心事的时候,解开她的心结的朋友,所以,苏钰清可以跟任何人比自己在潇潇心目中的地位,但是就是不会很她师傅比。

话说上次潇潇回到山谷之后,再次回来的时候,什么山谷之中的奇花异草都没带回来,反而带回来好几棵长相丑陋的草。

当时苏钰清觉得不解,上次去山谷的时候,自己看到好多长得十分秀美的花,但是潇潇却偏偏带回来这么坨东西,好吧,带就带吧,没想到,潇潇有时候陪着这些草的时间比陪着自己的时间都多,于是就这样,苏钰清对这些草就有了怨气。

但是因为是潇潇在意的东西,苏钰清一直有怨气而没刻意理会。

更没想到的是,两天前自己的好心之举,直接把这些草送上了路……

“一方面这是师傅给我的,我答应了好好培育它们,第二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它的果实是治疗寒毒的重要的一味药材啊……”莫潇潇说。

“啊………”苏钰清有些吃惊,自己是知道潇潇的师傅一直在给自己配制医治寒毒的解药的,但是不知道这些药材这么难凑齐,居然需要自己种东西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