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悲伤预感/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自己一直在跟自己的解药吃醋……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当真不是故意的啊……

“潇潇,那下次再去山谷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去,跟师傅说明白就好了……”

“这个药草长在极其险峻的山顶上,师傅上次为了采这几棵药草差点受伤……”说到这里,莫潇潇沉默了下来。

苏钰清皱了皱眉,原来自己闯了个大祸啊………

“潇潇你别生气,古人说得好,不知者无罪嘛……”苏钰清见莫潇潇气的脸色发白,连忙说道。

“钰清,我不怪你,我只是忽然觉得,我是不是不太适合行医……”莫潇潇一点也不怪苏钰清,甚至,一阵儿一阵儿的心慌,让他觉得,自己连一棵草药都养活不了,是不是自己的行医能力有问题。

苏钰清宁愿让莫潇潇怪自己,也不要让潇潇怀疑自身的能力……

“潇潇你听我说,这件事情都是因为我,跟你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你千万不要怀疑自己好吗?”苏钰清喜欢的是那个自信满满的莫潇潇,他不希望看到莫潇潇自怨自艾的样子。

“钰清,”莫潇潇的眼眶中忽然涌上来泪水,和苏钰清面对面坐着,莫潇潇忽然说道:“钰清,不瞒你说,今天在回来的马车上,因为不想让姐姐和乐弦师兄担心,所以就一直没说,我从今天上午开始,心里就一直惶惶不安的,我心想,是不是你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回来之后看到你很好,我就放心了。”莫潇潇认真的说。

看到莫潇潇这么认真,苏钰清也一脸严肃的说:“你现在看到我平安无事,可是放心了吧。”苏钰清将莫潇潇轻轻的搂进怀里,用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排着,说:“可能是你多想了,我是堂堂太子殿下,谁能把我怎么样呢?你走的这几天里,公众就像往常一样,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儿。”苏钰清慢慢的和莫潇潇说着话,安慰着她。

“钰清,你可知,我的这个预感,不是没有根据的,我小的时候,那时候我还跟在师傅的身边,有一天,师傅让我们师兄妹几个一起练剑,我的剑术虽然不好,但是那时候却已经哎五师兄强很多了。

但是那一天我正在和五师兄比试着。忽然感觉心头一闷,特别特别难受,那天的那场比赛,我竟然输给了五师兄,你知道吗,师傅都有些意外,晚上来我房间看我是不是生病了,但是我当时并没有生病,我也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只是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接我回府,说我娘亲昨天因病去世了……”莫潇潇痛苦的回忆着,眼泪说着脸颊流了下来。

“潇潇,原来你还有这样的经历。”苏钰清轻轻的拍着莫潇潇的后背,感觉到了莫潇潇的泪水,轻轻的吻了吻莫潇潇的额头。

“钰清,你知道吗,我今天上午回来的时候,因为太心慌,所以都没敢在买车里面待着,在马车的外面和马叔坐着。”莫潇潇紧紧的靠在苏钰清的怀里,抽泣了一声,说道。

莫潇潇哭,并不全是因为那些花草,还有一部分,是由于自己的悲伤预感……

“我娘………”莫潇潇刚说到这里,忽然就像是想起来什么是的,从苏钰清的肩头起来,眼睛里满是悲伤和恐惧,说:“我爹!!钰清,会不会是我爹发生什么了?!钰清,我要去看看!”说完,莫潇潇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潇潇,你去哪儿?”苏钰清拉住莫潇潇说。

“我必须回临国侯府去看看,钰清,要不然我不放心……”莫潇潇满面愁容的说。

“这样吧,潇潇,你稍等片刻,我交代一下事情,我和你一起回临国侯府去…”苏钰清说。

“好。”莫潇潇叹了口气,越这样想着,莫潇潇心中越是不安。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苏钰清站起身,让莫潇潇坐下,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了安慰她,快步走了出去。

一想到临国候可能有什么意外,莫潇潇就有些坐不住,距离自己上次回临国候府已经过去很久了,自己上次走了之后,也没有注意注意莫音儿的消息。

上次爹给方姨娘写了一封休书,莫音儿气急,还说出什么一定会报仇之类的话,如果莫音儿真的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对着自己的爹下了毒手,那……

莫潇潇简直不敢想象,莫音儿,莫音儿,如果他真的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那么她莫潇潇一定不会放过她!

不一会儿,苏钰清就回来了,说:“潇潇,轿撵已经备好了,咱们走吧。”

“好。”莫潇潇站起身来说道,“钰清,如果我爹真的出什么意外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娘已经走了,我爹他……”

“潇潇你放心,你爹他虽然在朝堂之上可能有什么对手,但是他们就算再怎么样,也会想到你是太子妃这一条的。”苏钰清说。

的确是这样,上次有个刚上任的周大人,与另一个人在早朝上发生了意见上的冲突,当时两个人都没有表示什么,但是下了早朝之后,那个周大人立刻就在背地里用了些手段,让与自己作对的那个人被贬官了。

但是上一次,这个周大人和临国侯也是发生了意见上的纠纷,周大人虽然气不过,但是仍然没有敢做什么小动作,是啊,自己虽然不喜欢临国侯,但是也得忌惮一下他的女儿啊,女儿毕竟是太子妃殿下,惹恼了临国侯就是惹恼了太子妃殿下,惹恼了太子妃殿下就是与太子殿下作对,与太子殿下作对,疯了吗………

“咱们忽然这样前去,恐怕会惊扰了临国侯,都没有前去让人通报一声。”苏钰清想了想,拉开轿撵的帘子,对轿撵外的战令说:“战令,你先前去临国侯府去通报一声,你就说,我和潇潇已经在去临国候府的路上了,让他们准备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