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他们也在/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进来快进来。”临国候热情地招呼着苏钰清和莫潇潇,脸上挂着笑,怎么也藏不住。

的确,临国候这几年本来就对莫潇潇心存愧疚,再加上潇潇回府之后

说到最后,临国候才说了一句:“远成,音儿,你们也快点啊,大家一起进来……”

大家一起进去的话,还能安安定定的吃饭吗……莫音儿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和临国候走在前面的莫潇潇和苏钰清。

这个时候,李远成对着莫音儿使眼色,但是莫音儿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回瞅了李远成一眼,在心底里深深的焦虑着……这得什么时候,李远成才能当上皇帝,自己心心念念皇后之位这么久了,这眼看着,莫潇潇那丫头就要稳坐上了……

如果让莫潇潇那个丫头坐上皇后之位,自己就再也不会有出头之日了,并且,想给自己的娘亲报仇的话,更是不可能了。

莫音儿转过头去,看到李远成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莫音儿知道,这还是在安慰自己,让自己稍安勿躁,但是,她莫音儿再也等不了了,既然他李远成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太子推倒,那自己就只能用自己的方法了。

到了屋里,临国侯吩咐着:“再加两双碗筷!潇潇,太子殿下,你们快来坐下。”

“是,爹。”莫潇潇笑了笑,看着爹高兴的忙上忙下的样子,忽然,莫潇潇意识到什么,问道:“爹,清清姨怎么不在?还有梁公子?”

“哦,潇潇你有所不知,你清清姨就要和梁公子成亲了,前些天刚刚定下来日子,梁公子决定,就在咱们临国侯府成亲,等过段时间回梁公子的老家,再成一次亲。”

“哼,这世间的女子,哪有成两次亲的,这不是让人说闲话吗。”莫音儿吃着饭,说道。

“音儿,不得无礼,人家梁公子的家人通情达理,咱们又不忌讳那么多,这也不过就是个形式,只要梁公子真心的待你们清清姨,那就好,这是你清清姨亲口说的,你怎么会那么想。”临国侯说。

“果真吗?那清清姨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呢?!”莫潇潇有些遗憾地说道。“如果她早点告诉我,我就可以和她一起弄这些东西了啊……”

“你清清姨就是怕你这样,才会瞒着你的,她想让你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她说他的那些事情她能忙的过来,你放心,她现在和梁公子出去看宅院去了,他们想在京城买一套宅院,我已经派人跟着他们了,你放心。”临国侯点了点头。

“爹,现在外面有些**,京城也不算是很安全,你要让清清姨注意安全,你也是,爹。”莫潇潇有些忧心的说道。

“好,潇潇,你放心,你尽管好好的辅佐太子殿下,爹就放心了。”临国侯抚了抚须说道。

“我明白,”莫潇潇看了李远成一眼,他在吃饭,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

“爹,最近咱们府中没有什么异常吗?”莫潇潇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异常,潇潇,你想问什么?”临国侯一头雾水的看着莫潇潇说。

“没什么,就是,您没有生病之类的吗?”莫潇潇有些紧张的问。

自己的这个预感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自己一定要尽快的找出来才行。

“生病?昨天我去上早朝的路上,倒是忽然有些头晕。”临国侯说道。

“头晕?”莫潇潇紧张起来,自己的爹身体一向硬朗的很,怎么会忽然头晕呢……

“事情是这样的,潇潇你不用担心,因为前天晚上,敏王爷来府上来着,和我长谈了一晚……”临国侯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长谈,爹,你说,他是不是为了方姨娘的事情,给你施加压力,或者威胁你做什么了?…”莫潇潇一听,心中升起一股无名之火,说:“我就知道,这个敏王爷为了方姨娘的事情,是不会放过爹的。”看来莫潇潇的预感是对的。

“敏王爷来的确是为了谈娘的事情,但是这样又如何,莫潇潇,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已经把我娘亲弄到天牢里去了,你究竟还想怎么样!”莫音儿一听莫潇潇这么说,有些生气的说道,差点还站起身来。

“莫音儿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你娘亲进天牢那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跟别人没有关系……”莫潇潇也沉下脸来,对莫音儿冷冷的说。

“爹,你看莫潇潇这个死丫头她……”莫音儿刚要跟临国侯控诉莫潇潇,就被临国侯打断了。

“什么死丫头,音儿,你娘我已经写了休书了,从此以后她跟我们临国侯府,就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音儿,你给我记着!”临国侯听莫音儿那么说潇潇,有些动怒,他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怎么就不能像别家的姐妹一样,相亲相爱的呢。

“爹,就连你也护着她……”莫音儿眼眶中的眼泪差点涌出来,但是她忍住了,她觉得,如果自己掉眼泪,那么最高兴的就是莫潇潇,自己不能让她得意,于是就这样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音儿,不是爹向着潇潇,而是,你实在是太无理取闹了。”临国侯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语气有些重了,便缓了缓语气,说道。

“爹,是谁无理取闹,你竟然说我无理取闹,娘……”莫音儿刚要说自己的娘亲被莫潇潇都弄到天牢里去了,难道说,还要自己还要对莫潇潇恭恭敬敬的吗,她做不到……但是,莫音儿已经察觉出,只要自己一提自己的娘亲的事情,爹就会不高兴,于是说了一半,莫音儿忍了下来。

“好,你们亲,你们是一家人,那你们一起吃饭好了,我们走!”莫音儿站起身来,对李远成说。

李远成自苏钰清他们来了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深深地知道什么叫忍辱负重,所以现在的这些屈辱,他小心的承受着,就等着哪一天厚积薄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