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临国候府出事/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英明,居然这个都能算出来。”外面一阵儿风吹过来,惠贵人咳嗽了咳嗽,乐弦听见,赶忙去把门关上了。

“这样了还好些吗?”乐弦说。

“好些好些。”惠贵人捂着嘴巴。

“师傅就猜到你会这样,所以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些药材,让你现在喝的,呐…”乐弦就像是变戏法儿一样,端出一碗药汤来。

“这是什么时候弄的?你进来的时候我怎么没看见…”惠贵人有些惊喜的说道。

“这个惠贵人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喝药就行了,潇潇不是说,明天晚上宫里有个宴会吗?你如果想明天好好的去参加的话,就把这个汤药全部喝完。”

“好,但是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我想去那个宴会,宴会那种场合我并不喜欢,只是每次这种场合,后宫中有品阶的人都必须到场,所以我不得不去。”惠贵人端着汤药,吹了吹。

“原来惠贵人也不喜欢那种场合,我也不喜欢,”乐弦笑了笑,可能是因为跟我师傅比较像,我师傅是很淡泊名利的一个人,他不看重钱财和地位,也不喜欢那种人蛇混杂的场合,只一心的研究下药方之类的,这一点我很随师傅——我一心在剑术上……让惠贵人见笑了,因为很少有人跟我一样,所以就不自觉的多说了几句。”乐弦不好意思的笑笑。

“我第一次见乐弦师兄的时候,乐弦师兄骑着马,气质出尘,一看就绝非普通人家的公子。”惠贵人也笑笑,“只是……”

乐弦正听着惠贵人夸自己,却不知为何忽然出来一句只是……

“只是如何?”乐弦师兄抬起头看着惠贵人。

“只是这药,也太苦了些……”惠贵人看着乐弦师兄一脸认真的样子,说道。

“原来是这样……”乐弦也低头笑笑,小心的给惠贵人脚腕换药。

乐弦听惠贵人忽然说一句可是,心上一惊来着,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让惠贵人讨厌的,不曾想,原来是惠贵人开的一句玩笑。

“惠贵人真会说笑。”乐弦一边给惠贵人上药,一边说道。

“我原本不是这种人,这都是跟你学的……”惠贵人越发的会开玩笑了。“对了,小月带你去看你住的地方了吗?怎么样,还住的惯吗?这宫中不比山谷,虽然房子漂亮的很,但是却没有什么生气。”惠贵人说。

“没有没有,住在这里虽然不像在山谷之中那般自由,但是却能时常见到你们,我还是很开心,因为自己和师傅在山谷里这么多年,有点孤单。”乐弦说着说着,认真起来。

听乐弦师兄说孤单,惠贵人深有体会,自己在宫中,表面上看上去,风光得很,但是实际上,多少个孤单的冷雨夜,都是自己慢慢的熬到天亮的,那种孤单到令人发指的感觉,深深地刻到了自己的骨子里……

“怎么,惠贵人在想些什么?”乐弦说。

惠贵人回过神儿来,笑笑:“我说过了,在只有我们自己人的时候,乐弦师兄喊我英惠就可以。”

“这……还是算了,毕竟这里是宫里,不像在山谷之中那般随意,我还是按照规律,叫你惠贵人吧。”

“那……乐弦师兄随意……”惠贵人本来有些雀跃的心,因乐弦师兄一句话冷静下来。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惠贵人问。

“你已经睡了两个时辰了,刚刚我已经进来一趟,看你睡得沉,没有叫醒你,觉得你睡得差不多了,才过来。”

“乐弦师兄费心了。”

“不算什么,师傅说过………”

惠贵人不用猜也知道,乐弦师兄这时又一次在强调,他对自己的好,都是因为师傅的教导,是单纯的医者对病人的好,并没有其他………

“不好了不好了,乐弦师兄,你快跟我前去帮下太子妃殿下吧!!”忽然,门外传来呼救的声音。

乐弦眼疾手快,抓起放在旁边的配件跑了出去,惠贵人想说的一句小心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发生了何事?潇潇怎么会有危险?”乐弦问那个人。

“一炷香的时间前,一个临国侯府的人前来求救,说是临国侯府进了贼人,临国侯不会武功,恐怕要受伤。太子妃殿下心急,来不及叫上太子殿下,就只身前去了…”那人紧张的一句话好几次都没说完整。

“好,我知道了,你现在速速备一匹马来!”乐弦说。

“乐弦师兄……”身后出来惠贵人的声音,原来惠贵人竟披上外袍出来了。

“乐弦师兄,这是我的腰牌,你到了城门楼,让那里的守卫看一下腰牌,他们就会放你出去了…”惠贵人手里举着一个牌子。

“谢谢你,英惠。”说完,那人便带着乐弦师兄跑远了。

惠贵人站在原地,看着乐弦师兄随着那人跑远的身影,说:“或许你心里在意的,另有他人吧,你在我聚福宫里,心却在别的地方……”

快马加鞭,乐弦路上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耳边都是那个人说的,太子妃殿下只身前往……

潇潇的医术虽然比自己好,但是由于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医术上,剑术却并不是很精通。

临国侯府中来了贼人,既然是能闯进临国侯府中的贼人,那么必定是武功高强,凭着潇潇那两下子,恐怕要受伤,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让潇潇受伤,自己怎么对得起师傅的嘱托呢……

终于,快到临国侯府了,乐弦等不及,一个发力,将轻功使了出来,一个周旋就到了临国侯府之中,乐弦看到,此时的临国侯府中被火把照的恍如白昼,但是大家都是安静的拿着火把,并不见打斗的声音。

这是为何,不是说,临国侯府之中来了贼人吗?…乐弦心上一惊,难道说……不好!乐弦飞身而上,到了临国侯府的正殿屋顶上,乐弦感叹,幸好自己的轻功练的不错……

轻轻的挪开房顶上的瓦片,乐弦眯着眼睛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