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突厥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临国侯端坐在上座上,莫潇潇站在下面,旁边站着平日里苏钰清让跟在潇潇的身边保护她的贴身侍卫战令,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黑衣人,遮住脸部的黑布都被拿开了,露出浓密的络腮胡子,突厥人!乐弦心中又是一惊,今晚入了临国侯府的,竟然是突厥人…

不对,旁边还有两个人,但是站的有些偏,乐弦的角度看不太清楚,等等努力看清楚了之后,心里感慨,真是一场大戏。

虽然还没进去,但是乐弦已经大致知道这几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既然已经这样,潇潇也就安全了,自己还是回聚福宫去吧,现在现身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给潇潇造成困扰。

乐弦刚要走,就听到外面一声马的嘶鸣,这又是谁?

一身白衣脚底生风,这样玉树临风身形的,是太子殿下苏钰清无疑了。

“潇潇!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可有受伤??”一进门,苏钰清就冲到莫潇潇的旁边,仔细的打量着她浑身上下每一处,看了好几遍,没有发现什么血迹,才算是放下心来。

“钰清,我没事儿,死了几个突厥的人,幸亏战令在这里,不过,李远成她受伤了,为了保护我爹。”莫潇潇淡淡的看了李远成一眼。

如果是旁人,一定会深受感动,李远成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临国侯,让谁看了都会深受感动,但是,他是李远成啊,莫潇潇冷笑着看着坐在椅子上,让临国侯府的人给他处理伤口的李远成。

“李将军受伤了?”苏钰清顺着莫潇潇的视线看过去,李远成的胳膊上都是血。

“是,这几个贼人看来都是经过训练的,功夫好得很。”李远成龇牙咧嘴的说道,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很疼,临国候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都因为我不懂剑术,不会武功,才连累贤婿你受此重伤啊。”临国候过去看着,不住的摇头。

忽然想起来什么是的,临国候说:“不过,幸好你们让战令留在这里,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战令应该做的……”战令作了作揖说道。

“这几个人怎么死了?”苏钰清见大家都没事儿,便指着地上的黑衣人问道。

在地上躺着的几个人中,没几个身上有致命的伤,但是另外几个却没有什么伤,但是全都七窍流血,一看就是受过特殊训练,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来刺杀的。

苏钰清看了一眼战令,战令黑了苏钰清一个眼神,苏钰清瞬间就明白了,没多说什么。

“钰清,你可是看出来什么吗?这几个人怎么会忽然来临国侯府呢?我爹向来没有什么仇人的……”莫潇潇问苏钰清说。

“一看他们就是突厥的人,这么说来突厥已经到了京城了,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先禀告皇上才行。”苏钰清说。

“是,钰清,你说得对,咱们现在回宫去,禀告父皇吧…”莫潇潇对苏钰清说道。

“好。”苏钰清说着,就要和莫潇潇走。

“太子殿下且慢,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万万不可以轻易的让陛下知道,如果陛下知道了,发一道圣旨,让满京城的人都知道的话,那岂不是京城大乱了。”李远成说道。

“李将军说的有道理,”苏钰清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李远成说道,“只不过我听说,李远成将军的剑法高深的多,怎么会被这小小毛贼给伤到了呢?真是不小心。”苏钰清说。

“这个说来话长,如果我说完的话,恐怕太子殿下今晚就要留在这临国侯府了。”李远成说完,不经意的啊了一声。

临国侯赶紧上前去,说:“小心着点,小心着点……”

苏钰清笑了笑,说:“战令,今晚你就就在临国侯爷身边,贴身保护,万万不可让人近了临国侯爷的身,知道吗?”

“战令明白,战令必定誓死保护侯爷…”战令说道。

“好,侯爷,我和潇潇就先走了,至于这几个黑衣人,就交给下人处理吧。”

“好,太子殿下,潇潇,半夜惊扰你们,真是……哎,路上小心!”临国侯没想到,平平常常的一晚上,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还会惊扰了太子殿下和潇潇……

“爹,我们先回去了,夜深了,战令保护你,你可安心睡觉。”莫潇潇安慰临国侯说。

“我不担心我自己,我只担心你们,你们可要小心,尤其是回去的路上,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同党在外面迎合呢…”临国侯说。

听到这里,苏钰清看了一看坐在椅子上的李远成,说:“侯爷你尽管放心,最近大概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这件事情不是小事,但是因为牵扯的太多,所以我会暂时不告诉皇上,这样的话,他们可能会安定一些,侯爷,你大可不必挂心我们,这毕竟是在天子脚下,没人如此大胆,敢动到我们的头上。”

“这样就好,潇潇,路上小心。”临国侯嘱咐莫潇潇说道。

莫潇潇知道,爹自己刚刚受了惊吓,才会这么害怕,安慰他说:“爹,有钰清保护我,你放心。”

“好。”

屋顶上的乐弦一直看到现在,见苏钰清和莫潇潇走了出来,便用着轻功,在房顶上走着,紧跟着在地上走着的他们。

除了临国侯府,苏钰清固然说了一声:“出来吧。”乐弦心里一惊,太子殿下竟然能感觉到自己,好功夫啊…

“太子殿下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乐弦笑了笑,飞身从房顶上下来,整理了整理衣裳,走到苏钰清和莫潇潇的身边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不是,你怎么会知道,临国侯府出事儿了?”莫潇潇惊喜的说道。

“这话,就要问太子殿下了,”乐弦朝苏钰清笑笑,直接插入正题,说:“你们有没有觉得此事很是蹊跷?”乐弦认真的说。

这时候,正好下人们赶着马车过来了,三个人齐齐上了马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