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李远成的苦肉计/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钰清,是你让乐弦师兄前来的吗?”莫潇潇问苏钰清说。

晚上的时候,莫潇潇和苏钰清从临国侯府回到宫里,刚入寝殿,苏钰清就被皇上宣了去养心殿,看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和他商议,所以战令派人来东宫,莫潇潇来不及通知苏钰清,就自己独身前去临国侯府了,莫潇潇没想到,临国侯府出事的事情,乐弦师兄也会知道。

看刚才钰清跟乐弦师兄说的话,莫潇潇心中也有了数。

“是啊,潇潇,你的预感果然是准的,幸好下午咱们走的时候,让战令就在临国侯府保护侯爷,”苏钰清笑了笑说。

“太子殿下英明,要不然,今晚那些贼人恐怕就会得逞了。”乐弦说。

“乐弦师兄此言差矣,我猜那些贼人的目的不是为了要伤害到临国侯,而是想要要挟临国侯,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我猜,这次李远成也是在他们的计划里面的。他们里应外合,应该就是为了想要让临国候在早朝的时候,把一些不该说的不说。”苏钰清冷静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李远成?”乐弦说道。“刚刚我在房顶上看到他和莫音儿了,他好像是受伤了,我看到临国侯的医者正在给他上药,之前一直只是听潇潇说李远成和莫音儿的事情,今天总算是见到他们的真面目了。”乐弦冷笑一声说。

“师兄,原来你全都看到了啊,你说你在房顶上?”莫潇潇笑了一声,“果然跟小时候的样子一样。”

“我当时看到你在里面神情肃穆,但是并没有什么焦躁之感,觉得你可能是心中有数了,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你的计划之内,所以就没有现身…”乐弦对莫潇潇说。

“明智如师兄你,如果你这样忽然的出现,我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呢,并且我最近老是觉得,莫音儿那个丫头不会那么善罢甘休,毕竟她的娘亲现在还在天牢里面待着。”莫潇潇深思忧虑的说道。

“我也这样觉得,并且,这次李远成的这个苦肉计,用的太狠,也太有效果我看临国侯现在对他已经产生了信任,潇潇,你能看出来吗?”苏钰清问莫潇潇说。

“嗯,我爹之前虽然没有待李远成很近亲,但是也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莫音儿她就是喜欢李远成没办法,所以我爹也就只能和李远成保持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今天晚上我爹看到李远成为了保护他而受伤,心中一定不平静。”莫潇潇说。

“嗯,所以,明天早朝的时候,我一定要找临国侯谈谈才行。”苏钰清也拿不准临国侯现在是什么状态,所以要明天去试探试探。

“钰清,看今晚的情况,咱们虽然知道,李远成他可能和突厥的人勾结,但是咱们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啊,刚刚我已经搜过他们的身,身上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看来是经过训练的人,就算是咱们把人抬到皇上的面前,他们人已经死了,就算再审问,也审问不出一个字来了……”莫潇潇说。

“潇潇,你别着急,他们这次的计划失败了,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想到,咱们派了一个高手在临国侯的身边保护他,所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咱们就让战令堂堂正正的跟在临国侯的身边保护他,这样的话,那些贼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了,李远成也应该会收敛一下。”

苏钰清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说:“不过现在想来,李远成和突厥的人勾结,这是无疑的了,只是咱们现在还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不过潇潇,你不必着急,咱们慢慢来……”苏钰清平静的说道。

“嗯,李远成这个人,心思城府深得,咱们现在就算是把那几个黑衣人抬到皇上的面前,他也不会认罪的,对付李远成和莫音儿,咱们只能慢慢来……”莫潇潇认可苏钰清的说法。

“你们夫妻两个一唱一和的,把我想问的都已经说了……”乐弦笑笑说。

“对了,你从聚福宫里突然出来,惠贵人姐姐他一定吓坏了吧……”莫潇潇忽然想起来,下人们说话不一定有分寸,接到这么紧急的事情,说的时候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呢。

“没有,惠贵人怎么着也是皇宫中之人,在皇宫里见多了大场面的,临走的时候,只是给了我这块腰牌,让我出宫……”乐弦拿出来惠贵人给他的那个腰牌,让莫潇潇来看。

“乐弦师兄,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麻烦你去跟惠贵人说一声,说我们并没有什么事儿,临国侯府中也没有,让她千万不要挂心,还有就是,惠贵人她心思细腻,你不要跟她说多了,让她安心,好吗?”莫潇潇把腰牌还给乐弦师兄,说道。

“这深更半夜,男女授受……好吧,我就去说句话,让惠贵人她宽心。”

“嗯,乐弦师兄你在惠贵人的聚福宫里,可方便吗?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尽快的让你到东宫里来。”莫潇潇说。

“没有没有,我在聚福宫里很好,他们宫里的那些下人们好像都很喜欢我,可能是小月他们都安排好了,还有,师傅给惠贵人带的草药,我怕别人不会弄得那么仔细,就自己给惠贵人熬药上药,这样一边照顾着惠贵人,惠贵人的伤说重不重,说不重的话,看上去还真的不轻,正好需要一个懂医术的人在旁边照顾着她。”乐弦说。

“巧了,这样的话,师兄你就暂时就在聚福宫照顾惠贵人姐姐吧。”莫潇潇觉得一切天时地利人和。

“嗯,我也正有此意。”乐弦说。

外面忽然传来扑楞翅膀的声音,苏钰清仔细一听,好像是自己的信鸽。

“马叔,将那信鸽拿进来。”苏钰清说道。

“是,太子殿下。”马叔说。

“太子殿下好耳朵,居然只凭着声音就能听出来这信鸽来……”乐弦感叹道,更想要几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