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没得逞/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令受太子的命令,寸步不离的跟着侯爷,保护他,他躲藏的话,也肯定也是回了临国侯的寝殿,其实自己追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看到战令的身影,而是直接来临国侯的寝殿来了,知道他在这儿。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晚上的两场较量,让李远成知道了,战令他的武功是自己不能轻视的。

“哦?竟有此事?”临国侯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说:“想我临国侯府这么多年来都平安无事,竟然在今晚接连两次遭袭,真是蹊跷。”临国侯说。

“侯爷,此事是谁都想不到的,只是不知,侯爷有没有受伤?刚刚的刺客明明就是进去了……”李远成说。

“受伤倒是没有受伤,只是本侯一直在屋内,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风吹草动啊?”临国侯皱了皱眉,远成今晚这是怎么了?

“侯爷……战令不是一直在你的身边吗,此时,怎么不见他的身影?”李远成笑了笑,装作随口一问的说到。

“战令在里面看守着,我没有让他出来。”临国侯说。

“原来如此,侯爷,让战令出来看看吧,他武功高强,说不定能追上他贼人呢?”李远成不死心的说。

“好……战令?你出来吧。”临国侯对着里面说道。

“是,侯爷。”里面的战令应了一声,慢慢的走了出来。

李远成刚刚看准确了,战令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自己一路紧紧的跟了过来,算准了时间,战令是没有时间换衣服的,但是——李远成看着从里面有出来,穿着平日里穿的黑红相间的衣服的战令,皱紧了眉头。

“侯爷叫我出来,所为何事?”战令朝着临国侯拱了拱手说。

李远成紧紧的盯着战令的一举一动,心中忽然腾起来一股无名之火来。

“怎么,刚刚我在里面听到将军说,临国侯府中间来了刺客?”战令转过头来,对着李远成说,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

“是啊,我要看着那人进了侯爷的寝殿,只是不知为何,此时竟然没了踪影,这寝殿之中不是只有侯爷和战令你吗,怎么会凭空消失了一个大活人呢?李远成不怀好意的说道。”

“这夜黑风高的,可能是将军看走眼了吧,侯爷一直在里面歇息这,我一直在外面守着,战令是个自小习武之人,如果有人闯入临国侯爷的寝殿,我是一定会有所察觉的……”战令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可说不准……”李远成想再栽赃一下,没找到战令却忽然说道:“今天晚上那些刺客就足够让人觉得蹊跷了,可能是将军晚上打斗受了伤,情绪有些不稳,才会看走眼吧,话说,就像这侯爷所说的,这堂堂临国侯府,这么多年来平安无事,况且这里面戒备森严,怎么会在今晚忽然遭到突厥之人偷袭呢?难道那些突厥之人这么会挑,偏偏在将军您在临国侯府的晚上来吗?这样的巧合,实在是让人容易多想……”战令说。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远成的眼光里已经开始有些寒气,看来自己之前一直太小看这个战令了,本来以为他空有一身武艺,没想到,今天两场较量下来,发现,他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能言善辩足智多谋,实在是个不好对付的狠角色,自己一直以来,都太轻敌了,对苏钰清也是,对战令也是……

“既然这件事情没有个结果,那大家都散了吧,我身边有太子殿下派在这里的战令侍卫,很是安全,大家不必担忧。”临国侯说。

“这……”大家都在等一个结果,或者是抓到刺客大家一起将他就地正法,或者是继续追踪那个刺客,稳定临国侯忽然说,让大家都散了呢,大家都有些无所适从。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临国侯下了命令,比较靠外的府兵已经开始撤出去了,没多长时间,院子里就只剩临国侯,战令,李远成和后来匆匆赶来的莫音儿了。

“爹,我看,这个战令就是那个刺客,刚刚远成亲眼看到他进的你的寝殿,既然你说,你的寝殿中并没有旁人,那那个刺客就是他!”莫音儿直接指着战令说道。

“音儿,不能这么直说,战令可是太子殿下派来的人。”李远成见动不了战令,开始做一些表面功夫。

“太子殿下派来的人又怎么样,说不定是中途叛变,被突厥的人蛊惑,一起里应外合的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莫音儿说。

“音儿,不得胡言乱语!”临国侯见莫音儿说话越发的没有分寸,训斥了一声。

“爹,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向着这个外人,远成可是为了帮您受了伤,刚刚出来追刺客还差点把伤口扯开了,您怎么能这样呢!”莫音儿气急败坏的说道。

自己的爹原来很疼细节的,对远成也不错,怎么只要莫潇潇和太子殿下一来,一切就都变了呢!莫音儿的内心紧紧的缩成一团,所有的怒气都转化成了仇恨,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皇宫去,将那莫潇潇千刀万剐了才能解了心头之恨!

“远成,你受苦了,待会让府里那个懂医术的人随着你们去寝殿,再给远成上一层药,好了,音儿,你们回去吧,爹也要休息了。”临国侯说道。

莫音儿还要说什么,李远成拉了拉她的手,莫音儿才没说出来,满脸怒气的在台阶下面站着。

“侯爷,这样这是个误会,总之,您没有事情就好,那我和音儿就回去休息了,爹您也早睡。”李远成拱了拱手说道。

“好,你们回去,我让春生送送你们。”临国侯说完,让身边的一个家丁打着灯笼,给李远成他们带着路,走回寝殿了。

送走了他们,临国侯和战令说:“走,咱们进去吧。”

“是,侯爷。”战令看了一眼临国侯,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出去了,还是故意给自己放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