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水火不相容……/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国候进了屋,占领紧随其后,临国候一句话没说走上床。

听里面的声音,是临国侯躺下了,战令吹熄了蜡烛,看了一眼躺着没有什么动静的临国侯,战令来到外面,悄悄地收拾着自己藏在这里的黑衣……

太子殿下临走前,让自己小心的保护好侯爷,并且盯紧了李远成和莫音儿的动静,苏钰清告诉他,李远成这个人阴险狡诈的很,万万不能落了什么把柄在他的手上。

所以今天晚上送走了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等临国侯睡下之后,战令就悄悄的用轻功,潜伏在李远成他们的屋顶上,想打探一下消息,没想到,真的像太子殿下猜测的那样,真的有收获……

战令小心的收拾好夜行衣之后,悄悄的来到临国侯寝殿床的外面,坐下身来,怀里抱着剑,闭上了眼睛……

“战令……”临国侯忽然开口叫了一声战令。

战令听到声音,猛的睁开眼睛,手紧紧的握着怀里的剑,说:“是,侯爷,我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战令,”临国侯又叫了一声,甚至如果战令没有听错的话,临国侯还轻轻的笑了一声。“今天晚上,是你吧。”

“……”战令沉默了一会儿,说:“侯爷说的是什么事儿呢?”战令决定先装傻。

“战令,你是个好孩子,我说一遍你自然就懂的,今天晚上你出去的时候,我是醒着的,因为我不想府中再发生什么变故,今天晚上才会装作不知道,我知道你是太子殿下的人,和李远成向来是,水火不相容的,但是,”

临国侯停顿了停顿,说:“我现在不以临国侯的身份说话,我以一个爹的身份说,远成和太子殿下都是我的贤婿,音儿和潇潇都是我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有一丁丁点的朝堂上的纷争,我都很为难……”

这一点,战令知道,最近太子殿下和李远成将军因为带兵去平反突厥的事情,在朝堂上争执的不相上下,谁也不放弃自己的想法,坚持着自己所想的……

“但是你知道的,我自己的想法倒不会被影响,只是,看到他们争执成那样,我很难过,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少让他们产生矛盾……”一晚上,临国侯说了不少话,战令没有说多少,更多的是偶尔“嗯”几声,别的时间,都在认真的听着临国侯说的话……

“临国侯您所想的和我们太子殿下想的一样,我们太子殿下也不想和谁站到对立面上去,但是临国侯爷您知道吗,李远成将军他……”

战令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临国侯李远成将军他和突厥的人勾结的事情……

“远成怎么了?”临国侯听到战令没了后半句,翻了个身,面朝外面说:“战令,你但说无妨。”

战令忽然想到,太子殿下他们可能早就知道李远成干的这些勾当,派自己来盯着他,只不过是为了听他亲口承认罢了。

太子殿下都尚未跟临国侯说这些事情,依然是有自己的考量,自己就先别说了,等着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亲自跟临国侯说吧。

“没什么,侯爷,您很为难,不过太子殿下理解您,所以没有做很多大的动作……”战令说。

“好,一切顺其自然好了,谁又能争得过老天爷呢。”临国侯说了这么一句,又翻了一个身,不久之后,战令就能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了。

战令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茫茫夜空。

自己刚刚回来的很是匆忙,幸好得了太子殿下的提醒,小心得行事,穿夜行衣的时候,只是套在了外面,没有换下来,所以自己回到寝殿的时候,还有时间写下封信来,召唤来信鸽让它给太子殿下传信……

战令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太子殿下他们看没看到自己的信啊……

马车内。

莫潇潇借着外面火把的光,将信看完了。

莫潇潇看完了,又给乐弦,乐弦看完了之后,笑笑,说,“就是说,李远成他想来一出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呗。”

“正是如此。”苏钰清点点头说道。

“哼,没想到这个李远成还挺聪明的,改日一定会会他,看看他还有什么招数没使出来。”乐弦看着信上李远成的名字说道。

“没有改日了,恐怕最近就有这样的机会。”苏钰清说。

“哦?什么机会?”乐弦问道。

“明天晚上,宫里要办一个宴会,到时候各国的时臣都会来,结尾思考一下,如果我是李远成的话,我一定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好机会。”苏钰清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李远成会到宴会上,搅乱局面?”乐弦觉得有点紧张,自己从来没有参与过这种场合,现在听惠贵人的意思,她自己要去,所以也要带着他乐弦师兄,当时乐弦刚刚听出来惠贵人的意思的时候,很是高兴。

“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儿,临国侯的身边有战令保护着,你们身边有我在这儿,不用怕,你们既然已已经猜到了李远成会有什么动作,你们就尽管放心大胆的如果你们要做的吧,我会保护好你们的……”乐弦拍拍胸脯说道。

“李远成那个人那么难以捉摸,我们猜测他要在宴会上做什么动作也只是猜测,但是今天晚上他们这么心急的让手下的人亲自到临国候府要挟,恐怕,这不算是一件坏事儿。”莫潇潇说。

“此话怎讲?这怎么还算不上一件坏事儿了呢?”乐弦师兄说。

“乐弦师兄,你在宫中呆的时间不久,所以你可能不太知道,这其中的某些事情,这么说吧,李远成他们既然已经走到带临国候府上去要挟,大概是在表达说,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底牌了,这已经是最后的王牌了。”苏钰清给乐弦师兄解释说。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你们早就开始收集他们的罪证了啊!”乐弦师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