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突厥公主?/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们也不会把钰清的治疗寒毒的最佳时期给错过啊……”莫潇潇看了一眼苏钰清,说道。

“你们放心,只要我在宫里一天,就会尽全力保护你们,你们尽管去做你们的事情,这个李远成不是个没脑子的人,需要用心对付……”乐弦越说越激动,差点站起身来。

“师兄,这皇宫中的水太深,我虽然实在是不想让你也牵扯进来,但是现在看来这么说也有些晚了,如果有需要师兄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说,但是现在你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先把惠贵人身上的伤好好的医治好……”莫潇潇说。

“恩,我明白……”乐弦点点头。

黑夜里,一辆马车正在向着皇宫的方向疾驰着……

终于回到东宫了,莫潇潇感觉全身就像是被透支了一般,连衣服都懒得脱,最后还是苏钰清帮她脱下来的。

两个人躺在床上,双双看着上面没有说话,最后,还是莫潇潇先开的口:“钰清,今天晚上的时候,皇上忽然宣你去养心殿,可是为了李远成的事情吗?”

苏钰清心上一紧,想到今天晚上父皇急急地将自己宣进养心殿去,说的那番话,有些压抑,有些无奈,他侧过身子来将潇潇搂进怀里,闭上眼睛说:“没什么事儿,说的还是南部干旱,百姓们缺水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莫潇潇就像在睡前跟苏钰清随口聊聊天,然后睡觉的,刚刚听了苏钰清说的话,莫潇潇竟然有些睡不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自己今晚见那个小太监来宣钰清的时候,神色匆匆忙忙的,好像还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一眼……

但是既然钰清这么说了,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情吧,莫潇潇在苏钰清的怀里动了动,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感觉到潇潇呼吸平稳了下来,苏钰清将自己的怀抱松了松,借着月光,端详着莫潇潇的脸,许久之后,轻轻的吻了吻莫潇潇的额头,声音小到几乎不可闻:“潇潇,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

苏钰清没有看到,苏钰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莫潇潇的睫毛轻轻地动了动……

第二天清早,太阳已经透过窗户射进来了,莫潇潇缓缓的醒来,翻了翻神,坐了起来,这个时候,苏钰清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莫潇潇知道,这时候,钰清上早朝去了。

“太子妃殿下醒了,快快端上来。”一个小宫女喊道。

“是。”另一个宫女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竟是喜儿。

“喜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莫潇潇惊喜的说道。

“回太子妃殿下,喜儿是昨晚回来的,昨晚因为您和太子殿下太操劳,就没有前来打扰,今早喜儿过来,正好太子殿下醒了,太子殿下让喜儿不要叫醒您,让您多睡一会儿。”喜儿说道。

莫潇潇笑了笑,说:“李生已经好了吗?完全痊愈了?”

“是,现在已经能重新练剑了,我觉得李生哥哥已经醒了,就没有我再在那里照顾的必要了,所以我就回来了。”喜儿低了低头说道。

莫潇潇双脚塌下地来,喜儿惊呼:“小姐不可,地上凉……”

听到喜儿的惊呼,莫潇潇耸了耸肩,将双脚又收回床上去,说:“在山谷里这样习惯了……”

“小姐,我听秀秀姐姐说,惠贵人在山谷中掉进了瀑布下面的水潭里,可是真的吗?”喜儿一脸担忧的说道,惠贵人在喜儿的眼中,跟自家的潇潇小姐可不一样,自家的小姐身体强健的很,惠贵人看上去就像是身体羸弱一般,有些若不经风,所以喜儿一听说惠贵人掉到水里,吓了一跳,心想,惠贵人这得需要好好的修养好几个月了。

“秀秀说的没错,但是你们知道的,这件事情只能我们知道,万万不能让旁人听了去,你们和外面的那些宫女太监们聊天的时候,万万不可不小心将这件事情说出去,明白吗?”莫潇潇小心的叮嘱喜儿。

“喜儿明白,喜儿也会这样提醒宫里其他知道此事的人的,小姐尽管放心。”喜儿拜了拜说道。

见莫潇潇洗完了脸,将脸盆交给了旁边的宫女,让她端出去,自己走上前去,扶着莫潇潇来到镜子前坐下来,给莫潇潇梳头发。

“小姐,有件事情,我无论如何也要跟你说一下。”喜儿想了想,说道。

“你说吧。”莫潇潇说。

“喜儿这样说,并不是怀疑太子殿下待我们小姐的真心,而是……哎呀,小姐,昨天晚上我听一些小姐妹说,太子殿下昨天晚上被皇上紧急召见,是为了,突厥的人忽然放话,说他们突厥的一个公主,在那日春日狩猎的场上,喜欢上了咱们太子殿下,说是这几个月一直在突厥闹,非要嫁给咱们太子殿下不可……”喜儿满脸忧愁的说到。

“突厥的公主?”莫潇潇皱了皱眉,转过身来看着喜儿说:“你这是听谁说的?”

“衣服这也是昨天晚上小姐你个太子殿下第二次赶去临国侯府的时候,听在前面伺候的姐姐们说的,说的有板有眼,不像是假的呢。”喜儿面露忧色,说:“小姐,太子殿下一直是皇上的骄傲,一直没有违背过皇上,这一次,为了我们国和突厥的和平,相必……”

“昨天那个公主来了吗?”莫潇潇忽然明白,昨天晚上,钰清的那一句“我绝对不会辜负你。”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堂堂太子殿下,是答应了要娶突厥的公主了吗?……

这个时候,莫潇潇很是冷静,并没有喜儿想象中的那样。

喜儿有些吓坏了,跪了下来,眼睛里面的眼泪像流水一样流淌了下来。

“其实喜儿并不是因为李生哥哥的伤好了才回来的,小姐,昨天夜里我听闻了这个消息,一晚上没有睡着,一直辗转反侧的想着,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您现在是什么状态,现在看小姐的反应,小姐果然不知道啊……”喜儿哭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