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受伤/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钰清摸摸莫潇潇的头发,衣袖蹭到莫潇潇头上的花儿上,沾染了些许的香味,很是好闻,随着苏钰清走出去带起来的风,那股香味在莫潇潇的身边打转儿。

莫潇潇是不太喜欢这种花香的,但是因为是苏钰清亲手编的,莫潇潇竟然也没有觉得那么讨厌了。

既然钰清说,是为了科举考试的事情,那自己就要相信他啊,钰清什么时候骗过自己。

至于那个突厥公主的事情,说不定是个误会,自己还是等着钰清亲口告诉自己的时候,再说吧。

“喜儿,我饿了……”莫潇潇对着外面喊到。

“是,小姐,早膳来了……”喜儿回答道。

聚福宫内,惠贵人正在用着早膳,这时候乐弦师兄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随着他的步伐,还带着一丝清新的香味。

惠贵人抬起头来,看了看他背着的手,没有多说什么:“乐弦师兄可是吃过早膳了吗?”

“早膳?但是还没有……”乐弦摸摸头,手上掉下来一片叶子来。

看到叶子掉下来,乐弦忙把手又藏到身后。

惠贵人偷偷的笑笑,说:“乐弦师兄竟然还带着孩子的天性,这么贪玩儿吗?”

惠贵人以为乐弦师兄出去转了一圈,看那叶子,像是御花园里面的。

“哪有,英惠……惠贵人,你看,这是送给你的。”乐弦师兄走过来坐下来,把手上的新鲜的花环拿了出来。

小月有些小小的震惊,乐弦师兄怎么会知道,他们惠贵人偏爱花环呢?

“你……好漂亮的花环啊……”惠贵人放下汤匙,从乐弦师兄的手上将花环接了过来。

“乐弦师兄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惠贵人惊喜的说道,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自己的娘出去玩儿的时候,总会编一个这样的花环戴在自己的头上,小的时候的记忆非常深刻,所以现在自己才会这么喜欢花环吧。

乐弦师兄怎么会告诉她,自己曾经在第一次见她之前,就已经暗中观察她许久了呢。

“我只是看前面柳树生长的好,花又开的茂盛,很是好看,想着编起来你可能会喜欢,就……”乐弦笑笑。

“小月,给乐弦师兄盛饭。”回归人说道。

“一个花环换来一顿早膳,也是值的。”乐弦笑笑说。

“乐弦师兄怎么会这么说,花环于我来说,珍贵多了。”

“果真吗?……你喜欢就好。”乐弦看着惠贵人爱不释手的样子,很满足,这样也对得起自己受伤因为采花而受的伤了。

小月盛了一碗汤想放到乐弦师兄的面前,乐弦师兄一向不习惯这样麻烦别人,就伸过手去接,还没有接过来,就听到小月的惊呼:“乐弦师兄,你手上怎么会有伤口?”

“伤口?”惠贵人开始注意乐弦师兄的手。

乐弦师兄连忙将手收了回来,说:“那有什么伤口,你看错了小月。”乐弦师兄打着马虎眼儿说道。

“乐弦师兄,让我看看。”惠贵人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什么?我知道习武之人的手有什么好看的,就算是有伤,也是我练剑术的时候,不小心自己伤到自己了……”乐弦师兄撒了个小谎说。

“乐弦师兄,你别骗我,你的剑术我知道,比普通人要精深很多,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伤到自己的手呢,我看看,是不是因为编这个东西伤到的?”惠贵人脸上有些担忧的神色。

小月使了使眼色,让别的小宫女都出去了,等他们出去了,小月接过惠贵人手中的花环,惠贵人小心的摊开双手,说:“把你的手拿来。”语气里面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不用,这么点儿小伤,不足挂齿。”乐弦笑了笑,自己给惠贵人编花环,是因为她腿上有伤,不能出门,所以弄来让她开心的,可不是为了让她为自己的伤口担心才编的。

“乐弦师兄!”惠贵人眉头一皱,乐弦立刻没辙,将双手摊开。

惠贵人看到,乐弦师兄的双手上,有一些细细的伤口,可能是因为柳条太细所致,编的时候划到了,也可能是因为花上带刺,给刺到了,反正惠贵人看到的时候,心上一抽,有点心疼。

“小月,你去将乐弦师兄给我配的药拿来。”回归人说道。

“不可不可,本来带来的药就不多,怎么可以浪费呢,我受伤受习惯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你不必挂心……”乐弦有些不好意思,没找到自己只不过是给惠贵人编了个花环而已,最后竟然会这样。

“乐弦师兄如果想让我不挂心,那就安静的让我给你敷药,然后用早膳,好吗?”看戏乐弦师兄的手,惠贵人有些心疼,不自觉的摸了上去。

“这么硬……”惠贵人摸着乐弦师兄手上的老茧,惊讶的说到。

乐弦师兄有些不好意思,说:“因为我从小的时侯就开始练剑,常年拿着剑柄,手上就这样磨出老茧来了……”乐弦师兄不好意思的说道,他能感觉到,惠贵人的手很柔软,轻轻的抹在自己的手上,就像是在挠痒痒一样。

“乐弦师兄,今后不要再因为我而受伤了,我会……我会担心的,你曾经救过我两次性命,我心里……”惠贵人说着,眼泪差点涌上来。

乐弦师兄看着惠贵人泪眼婆娑的样子,手足无措,紧张的说:“惠贵人……英惠,你别这样,别这样,我今后不受伤了还不行了,你别这样……”乐弦师兄紧张的语无伦次,如果说问乐弦师兄,此生他最怕的是什么,他肯定会回答说:“女子的眼泪啊……”

“贵人,药来了。”小月小心的拿着药,递给惠贵人。

惠贵人见小月进来,睁了睁眼睛,努力让眼泪消下去,接过小月拿过来的药,让乐弦师兄摊开双手,给他上起药来。

“师兄,今后如果你在这样,因为我而受伤的话,我就再也不戴花环了……”惠贵人看着乐弦师兄,认真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