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皇上又宣?/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点小事不算什么,那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惠贵人,乐弦师兄,我这就出去了。”李奎站起身来拜了拜,转身走出去了。

“潇潇?”乐弦师兄忽然叫了一声儿潇潇。

“怎么了师兄?”莫潇潇转过头来看着他说。

“这个李奎,就是你说的那个,曾经绑架你的黑衣人?”乐弦师兄问道:“还是原来在李远成的宫里做事儿的?”

“是,就是他在战令的眼皮子底下使了一招调虎离山之计,然后将我绑走的,不过,他是原来的李元成妹妹的手下,现在李远成的妹妹已经死了,我将他带到了东宫里面……”莫潇潇回答乐弦师兄说道。

“李远成妹妹的手下?”乐弦师兄一脸的不信任,说:“潇潇,你怎么这么大心,李远成的妹妹是因为你们而死的吧?这样的话,你就不怕他有一天忽然将刀反过来对着你?你杀了他原来的主子?”乐弦师兄担心的说道。

“乐弦师兄,你这担心就是多余的了,他来绑架我的时候,身上中了剧毒,当时我发现了之后,答应他,只要他放了我,我就给他治这种剧毒的解药,后来他就放了我,我带他去了师父位于京城的那个药堂,给他配了药,他看我是真心的对他,他就说要一直跟着我了,乐弦师兄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可能碰到的事情比我多,但是,我敢发誓,李奎是可以信任的。”莫潇潇对乐弦师兄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曾经是李远成他们的人……”乐弦师兄担忧地说,毕竟他在江湖上看到的那些恩将仇报的事情太多了……

“这个师兄你尽管放心……”莫潇潇说。

“乐弦,你放心,如果不是观察过的人,我敢放心的放在潇潇的身边吗?你如果相信我,就可以相信李奎。”苏钰清说道。

“我明白了,好,这样就好,潇潇,你身处这深宫大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他们今天就敢紧着东宫里面,明天说不定就敢直接进你的寝殿,师傅在山谷的时候,也时常担忧你……”乐弦师兄说道。

“我知道了师兄,你放心,我不会至自己于危险之中的。”莫潇潇说道。

“我相信你。”乐弦点点头说道。

“接下来呢?接下来咱们怎么做,让李奎去找李生的线索,接下来我们呢?”乐弦师兄接着问。

乐弦师兄正说着,就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

苏钰清谨慎的问了一句:“外面是谁?”

“回太子殿下,外面这是李公公,来叫太子殿下你和太子妃殿下一起去养心殿的。”站在外面的侍卫说道。

“叫我?我没有听错吧?”莫潇潇说道。

皇上以往都是只叫苏钰清去养心殿商量事情,从来都没有叫过自己,况且莫潇潇知道,在皇宫里面,女人要遵守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能议政,今天皇上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忽然叫自己和钰清一起去前面呢?

苏钰清也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对外面喊了一声说道:“李公公,你先回去禀告父皇,我这就去了。”

“是,太子殿下。”外面的李公公回应道。

“钰清,你觉得这件事是因为什么,皇上从来没有让我到养心殿说过话啊,以前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是直接跟你说,然后让你转达我的,今天这是怎么……”

“太子殿下,有一只鸽子飞过来了,是您养的信鸽。”这时候,外面的一个人忽然说道。

“将它拿进来!”苏钰清命令道。

说完,市侍卫拿着一只信鸽走了进来,这只信鸽跟往常派出去的那些信鸽不太一样,因为这一只,受伤了……

“怎么会这样,它怎么会受伤呢?”莫潇潇看着鸽子身上鲜红的伤痕惊呼道。

“箭伤,看来,是有人发现了它,想把它射下来的,但是看这个鸽子疲惫的样子,应该是昨晚战令放出来的,但是被李远成他们的人给发现了,想射下来,被它给逃脱了,但是终究还是受伤了。”乐弦说道。

“李远成将军平时看着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样子,最后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种人。”惠贵人感慨道。

“快看看他的信。”莫潇潇说道。

苏钰清从信鸽的小竹筒里面拿出来染着信鸽鲜血的纸条,慢慢的展开,看着上面的字。

“写了什么?”乐弦师兄问道。

“战令说,咱们走了之后,战令去李远成他们的房顶偷窥,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听到他们说,和突厥的人勾结怎么样的……”苏钰清说这战令信上的内容。

“太子殿下,这新东西不是咱们在回来的马车上就已经看过了吗?战令为什么要再发一遍?”乐弦师兄说道。

“这是之前说过的,他这信上的内容说,他回到临国候府之后,李远成他们就紧紧地跟来了,还旁敲侧击的问着自己是不是一直待在临国候的身边,意思就是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没想到这个李远成这么狡诈,竟然会直接这样问,他这样问的时候,临国候在身边吗?”乐弦师兄问。

“这个战令在信上没有说,但是我猜测,应该是站在旁边的。”苏钰清说,事情难得这么大,临国候肯定醒着啊。

“钰清,战令原话是怎么说的?你说来听听。”莫潇潇问。

“他就说,李远成声称看到一个黑衣刺客待了临国候府,非要进去看看,但是没进成,被临国候给拦下了,”苏钰清说道。

“被临国候拦下了?难道说,临国候知道那个黑衣人就是战令?”乐弦有些吃惊地说道。

“有可能,临国候知道战令是我的人,我和李远成在朝堂上对于很对问题上的意见,都是相反的,他可能知道战令就是我留在临国候府一边保护他,一边监视李远成的吧。”苏钰清说道。

的确有可能,自己在朝堂上和李远成意见相反的时候,临国候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