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朝堂对峙/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皇上话,昨晚那帮人进来的时候,目的应该是要取老臣的性命,不过当时战令在前方抵御它们的袭击,后来远成他们又及时的赶来了,府兵们也赶过来了,他们见没有什么机会,就吞了他们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毒药,自尽了……”临国候向皇上描述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爱卿你刚刚说的和他们说的如出一辙……那些人的尸首现在在何处?”皇上问临国候道。

“回皇上的话,近来天气转暖,很多物事都保存不住,更何况是这些尸首,昨晚已经吩咐府兵将他们统统的运到乱坟岗那里去了。”临国候说。

“也是。爱卿可有什么头绪吗?关于那些黑衣人的身份?”皇上问道。

“并无头绪。”临国候顿了顿,想了一想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终究需要个了断,这样吧,这件事情就交给太子去调查,希望早日得出个什么结论来,也不枉临国候受的这场惊吓。”皇上说。

“谢皇上隆恩。”临国候站起身来谢恩道。

“是,儿臣一定将此事,查他个水落石出。”太子抱了抱拳说道。

“好了,你们退下吧。”皇上说道,从龙椅上站起身来。

“是,儿臣告退。”莫潇潇听到这件事情皇上交给钰清去查,松了口气,如果交给李元成的话,他们就在被动的一方了,怎么找也不是好事情,幸好皇上交给钰清去办……

“臣等告退……”林国后和李远成齐声说道。

皇上眼看着就要走到后面去,忽然停住了脚步,问莫潇潇道:“太子妃,朕问你些事情。”

听到皇上叫自己,莫潇潇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有种很强的预感,皇上接下来要问的,应该是与惠贵人有关的……

“儿臣在,父皇您尽管问。”莫潇潇拜了拜说到。

“这……惠贵人最近的伤势如何了?可有好转吗?”皇上说,“最近几天有很多的奏章等着朕去看,恐怕没有时间去后宫瞧瞧惠贵人,我听闻你与惠贵人素来交好,你可要好好的照料一下她。”皇上说。

“而臣明白父皇的意思,儿臣与惠贵人情同姐妹,姐姐受伤了,妹妹自然在所不辞的照顾姐姐了,今日父皇您吩咐了,儿臣定当更加仔细的照顾惠贵人……”莫潇潇放下心来说道,只要不去后宫看姐姐,别的皇上说什么都行啊……

“好。”皇上点了点头。

虽然刚刚皇上一开口吓到莫潇潇了,不过皇上还是有心了,竟然在这么繁忙的时候,心里还记挂着姐姐的伤势。

出了朝堂,李远成对着临国候拱了拱手说:“侯爷,还请您原谅远成今天早上的不辞而别,远成想了一晚上,这终究是件大事儿,皇上早晚都会知道的,还不如让皇上早点知道,然后早点着手调查,然后远成一鲁莽,就在今天早上擅自跑来了,还请侯爷原谅。”李远成一副很诚恳的样子说道。

“我知道远成你也是好意,我怎么会怪你呢。”临国候看了看李远成说道。

“侯爷不怪远成鲁莽就行,音儿还在外面等着我,我这就先行告退了。”李远成对临国候和苏钰清说道。

虽然对着苏钰清也拜了拜,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话,也许这李远成没想到,最后皇上会把这件事情交给苏钰清去查吧。

‘好,你走吧。’临国候对李远成点了点头。

目送这李远成走远,苏钰清说:“侯爷,昨天晚上……”

“我都明白。”临国候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太子殿下把战令放在临国候府里面,不光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还为了监视李远成,是吧?”

“竟都被侯爷看出来了。”苏钰清笑了笑说道。

“老夫毕竟是在沙场上走过来的人,对很多事情还算是有自己的见解,能看的清楚,不过,让战令在哪里也是好的事情,我知道,他们昨天的目标不是为了杀了我,而是为了威胁我,想让我和他们做交易,交出来京城护卫队的兵权,好为她们所用……”临国候说。

“爹,你既然明白这一切,就千万不要中了他们的诡计啊。”莫潇潇对临国候说。

“这个不用潇潇提醒,爹自然明白,只是在爹这个位置上,不得已的,很多时候就要对事情看破不说破,潇潇你可明白吗?”临国候看着自己的爱女说道。

“女儿明白。”怎么会不明白,很多事情说破了,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自己如果只是这一世的莫潇潇,可能会对爹的话半知半解,但是作为一个经历过悲惨的一世的人来说,这个道理简直太明白了。

“好了,王大人现在估计还在等着我呢,你们也回去吧。”临国候对苏钰清和莫潇潇说道。

“爹,多加小心,突厥的人最近突厥的人越来越猖狂了,东宫和临国候府这么戒备森严的地方他们都能进得去,更别说别的地方了。莫潇潇小心的提醒着临国候说。

“爹知道,你忘了爹年轻的时候是干什么的了吗?”临国候朝莫潇潇笑笑说道。

“潇潇知道。”听着临国候说自己“年轻的时候”莫潇潇听了有些难过,自己在上一世的时候,满门心思只有李远成和他的大业,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爹是怎么样的,既然上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自己就要把上一世里面的遗憾全都弥补回来,自己的父亲没怎么认真地陪一陪,怎么忽然间就这么苍老了?莫潇潇看着临国候远去的身影,眼泪有些在眼眶里面打转。

“潇潇?你怎么了?”苏钰清看出来莫潇潇眼神中的异样,关切的问道。

“钰清,我上一世真的是错过了太多太多了,你知道吗,我昨晚上又做梦了,梦见在上一世里面,我是那个闯进了东宫,把你杀死了的那个人……”莫潇潇有些黯然的说道。

苏钰清的身形一顿,说道:“潇潇,人家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