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徐答应示弱/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英惠,你打算去吗?”乐弦师兄说道。

“恩,去,为什么不去,他都这么煞费苦心的找我了。”惠贵人说。

“那我和你一起去。”乐弦师兄不容置疑的说到。

“不用,乐弦师兄,我去去就来,你在聚福宫里等着我就好。”惠贵人见乐弦师兄也要跟着去,说道。

“一起去。”乐弦师兄没等惠贵人再说话,直接往前走去。

“乐弦师兄……好吧,小月,咱们走。”惠贵人对小月说道。

远处的那个小宫女见惠贵人和乐弦师兄他们往这边走来,赶忙站了起来,在前面带着路:“这边请。”

乐弦师兄点点头,径直走了过去,走了一会儿,乐弦师兄觉得自己身为一个侍卫,走在前面不成体统,便停了下来,让惠贵人走在前面,自己跟在惠贵人和小月的后面慢慢地走着。

徐答应住的地方离聚福宫并不远,所以徐答应能时常截住要来聚福宫的皇上,那个徐答应宫里的小宫女在前面带着路,不一会儿就来到徐答应的宫里。

“惠贵人请,小月姐姐请。”小宫女说着,快步上前站在宫门口迎接着。

惠贵人轻轻地颌了颌首,直接走了进去。

一进宫门,就看到徐答应站在离宫门口不远的地方,身后跟着不少人伺候着。

还是改不了这个毛病,到哪里都喜欢这种大排场,就算是在自己的宫里也是,惠贵人心想,大概就是因为这种脾性,皇上才不大喜欢她的吧。

“姐姐来了。”答应老远就看到惠贵人他们了,但是直到她们走近了才热情的迎了上来。

“妹妹今天这是哪来的雅兴,怎么忽然邀请我来宫里赏荷花?”惠贵人开门见山的说到。

“今天早上起来,看到宫里的荷花开的甚好,就想着姐姐住的离我这么近,却从来没有邀请你过来玩耍过,实在是自己的不是,妹妹考虑不周了,还请姐姐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妹妹计较才好啊。”徐答应笑盈盈的说道。

“我哪来的这种闲情逸致来跟妹妹计较这些呢,妹妹多虑了,不过话说回来,妹妹宫里开的这花,花红叶绿,郁郁葱葱的烘托着,真是不错呢,我看这花,应经开了不少日子了吧?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颜色,就是夺目,让人把这眼睛都挪不开了。”惠贵人说道。

“确是夺目,就是上次我去姐姐的宫里,看到姐姐宫里的花开的也不错呢,就想着,今天让姐姐也来赏赏我宫里的花,然后和姐姐商议商议,怎么才能一起守住这两个宫里的花?”徐答应说的很是小心,但是惠贵人听出来了徐答应话里面的意思。

“我看看妹妹宫里面的这花开得很好啊,怎么,难道说有什么会威胁它们吗?这水池子这么大,又在你的宫里好好的待着,怎么会呢,妹妹,可能是你多想了吧。”惠贵人装作不知道的说道。

“姐姐一直备受皇上的恩宠,那天看皇上颓姐姐那般上心,妹妹甚是羡慕……”说着,徐答应就抹起眼泪来,一边说着一边用手里的手绢擦着。

“哎呦,妹妹这是怎么了?可是姐姐我说了什么,惹得妹妹伤心?”惠贵人说道。

“姐姐你有所不知,这花也要分开在哪里,如果命运不济,开在不好的地方,恐怕这辈子都难有出头之日了……就像我池子里面的花,就算开得再鲜艳,皇上他也没有正眼看过一次,这跟没有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徐答应大概是真的有些伤情了,惠贵人看着徐答应的那个样子,不像是在装模作样。

“我觉得妹妹是个聪明人,怎么今天就这般想不过来?”惠贵人说到。

“姐姐的意思是?”徐答应停下来抽泣的声音说。

“你可曾见过姐姐的那池子花,皇上正眼看过?”惠贵人摇了摇头,对徐答应说。

“皇上不管看没看过,可终究是喜欢姐姐的那些花儿的……”徐答应又抽泣起来,接着说:“皇上忙得很,根本没什么时间来后宫来赏花,妹妹要不是因为自己主动一些,恐怕这池子花就算是烂成一滩淤泥,皇上也不会主动地想起来,还有这样一池子花来着,姐姐就不一样了,皇上没时间去看,但是会时常惦记着……”徐答应说。

惠贵人苦笑了几声,说:“这有什么区别吗?俗话说,酒香也怕巷子深,我看妹妹你就很不怕巷子深呢……”惠贵人笑笑说道。

“姐姐真是说笑了,妹妹我真的有那种手段的话,还用得着说天天出去劫皇上吗?话说回来,皇上又曾何时真的对妹妹我上过心呢……”徐答应说这儿的时候,真真的叫一个声泪俱下,让人看着竟然还有些动容……

“妹妹,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吧。”惠贵人说,看了看徐答应身后的那些人,徐答应立刻就意会了,说:“你们先下去吧。”

后面的那些人警惕的看了看惠贵人和她身后的小月和乐弦师兄。

徐答应摆摆手:“我和惠贵人姐妹相称,有什么好警惕的,你们先下去……”徐答应话说完,后面的那些人才慢慢的往后开始退……

“好了吧,姐姐?现在可以说了吗?”徐答应说到。

“我想说的是,我也不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你这个靠山实在是找错了……”惠贵人直截了当的说道。

“姐姐,首先,我得先为我之前的行为给姐姐道个歉,之前是我对不起姐姐,我的很多行为实在是幼稚之极,还请解决不要跟我计较……”徐答应说。

“你直说吧,我都这么坦诚了。”惠贵人看向偌大的荷塘,荷塘上荷花正开的旺盛,正所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了。

“好,姐姐也是痛快之人,那我就直说了,我也丝毫不掩饰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我爹爹昨天因为挪用了衙门的一些银两,被人上告,罚了些银子,”徐答应抽泣着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