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亲自动手/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还是小月了解你,这样也好,你在宫里有个照应,我今后回山谷去,也就放心了。”乐弦师兄点点头笑着说道。

小月本来在给惠贵人和乐弦师兄盛着饭,但是听到乐弦师兄这么一说,瞬间浑身一怔,手有些抖……

“谢谢乐弦师兄记挂。”惠贵人也是一楞,随即恢复了正常,对着乐弦师兄道谢。

“这有什么……”乐弦师兄笑笑,刚刚说的话很自然,就像是自己平时叮嘱潇潇多穿衣服一样,刚刚乐弦师兄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皇宫里面,不是在山谷,所以有些放松警惕了,自己应该谨言慎行的……

“对了,惠贵人,送你的花环你可有带着吗?”乐弦师兄忽然想起来自己编织的那个花环。

“惠贵人可宝贝了。”小月替惠贵人回答说,“我们惠贵人还跟我说,这是他这辈子看过的最美的花环……”

“果真吗?我还怕惠贵人会嫌弃我做的太粗糙,跟宫里面的那些匠人相比,我的那点小伎俩简直班门弄斧了。”乐弦师兄不太好意思的说到。

“我们惠贵人不喜欢贵重的东西,我们惠贵人喜欢的是用心的东西……”小月说道,看了看惠贵人。

“知我者,小月也……”惠贵人满意地点点头。

小月害羞地低下头。

“对了,用完了午膳,咱们一起去看看潇潇吧,今天她受了不少刺激,估计要吓坏了。”惠贵人说。

“好,待会一起去,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喜儿也太莽撞了,他怎么也不想想,就连太子殿下手下的人,都没有办法一下子将想找的人找到,她区区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找到呢。”乐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喜儿实在是太着急了,毕竟她和李生的感情深厚,我想,如果说是太子殿下被人劫走了,潇潇一定会奋不顾身的去把太子殿下给找回来的,乐弦师兄,咱们让喜儿跟咱们一样,老老实实的让她在宫里等的话,他是坐不住的……”惠贵人感同身受的说道。

“是,是我考虑不周了……”乐弦师兄说。

东宫内。

“钰清,你快快去书房看奏章吧,我老是咳嗽,恐怕会影响了你。”莫潇潇一边捂住口鼻,一边咳嗽着。

“潇潇,怎么又咳嗽了,你现在感觉如何?要不要我宣太医前来给你看看?”苏钰清有些着急,潇潇一直在咳嗽,刚刚服下了药,也没有见好转。

“太子妃殿下这可能是急的,恐怕是心病,等喜儿和李生找回来,可能就好转了。”秀秀说道。

莫潇潇笑了笑说道:“秀秀知我。”

“妹妹?你怎么样了?”门外忽然传来惠贵人的声音,还有一些细碎的凌乱的脚步声,听着不太像是一个人的,大概乐弦师兄也来了。

“姐姐?莫潇潇想支撑着站起来,但是无奈身体弱,竟然没能起来。

“惠贵人他们来了。”苏钰清过来将莫潇潇扶了起来,莫潇潇刚刚坐起来,惠贵人他们一行人就走了进来。

“妹妹,你可安好?”惠贵人一脸焦急的问道。

“让姐姐挂心了。”莫潇潇抱歉的笑笑。

“妹妹,无论你怎么着急,你都要保重身体啊,你这样的话,就算是喜儿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呢,你自己都心力交瘁了……”惠贵人看着莫潇潇心力交瘁的样子说道。

“姐姐的话,潇潇谨记了。”莫潇潇虚弱的朝惠贵人和乐弦师兄笑笑。

“我看你啊,不找到喜儿,你这病是不会好了。”乐弦师兄眉头紧皱着,看着侧靠在床上的莫潇潇说道。

这个时候,苏玉清使了个眼色,让乐弦师兄出来一趟。

“太子殿下,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儿吗?”乐弦师兄随着苏钰清走了出来。

“乐弦师兄,我就直说了,潇潇这病,就像是你说的那样,大半部分是心病,小半部分是这么多年的操劳所致,你知道的,潇潇这么多年来,过的都很累,喜儿失踪,只不过是她倒下的一个导火索罢了,我想说的是,乐弦师兄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潇潇好起来吗,潇潇现在这样,我简直一刻也看不下去……”苏钰清满面愁容的说道。

乐弦师兄听了苏钰清的话,在心底里为潇潇感到高兴,潇潇真实照了个不错的夫君,既然太子殿下这么用心,乐弦师兄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太子殿下,刚刚我已经在惠贵人的宫里用过午膳了,待会儿我把惠贵人送回宫去,给惠贵人上完了药之后,就亲自去京城里找喜儿和李生去……”

“好,乐弦师兄,我和你一起去。”苏钰清说。

“不可不可,太子殿下,你贵为太子殿下,不能擅自出宫去,况且皇上可能会随时的召见你,你这样忽然的出宫去,让皇上知道了,会不高兴的。”乐弦师兄拦住苏钰清说道。

苏钰清想到前朝这几天的动荡,想了想说道:“那好吧,那我就拍我的几名侍卫陪乐弦师兄你一起去。”

“好,那就这样。”乐弦师兄点点头,安慰苏钰清说道:“太子殿下,你放心,我一定安全地将喜儿带回来,解了潇潇的这个心病,你尽管放心吧。”

“谢谢乐弦师兄。”苏钰清抱拳说道。

“太子殿下客气了,潇潇也是我的小师妹啊,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必谢我。”乐弦师兄说。

“不管怎么样,这次要拜托乐弦师兄了……”苏钰清自己不方便出宫去,只能拜托乐弦师兄了。

“殿下……”一个侍卫忽然走了国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苏钰清说,但是看到乐弦师兄在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钰清看了看那个侍卫,又看看乐弦师兄,瞬间明白了,说道:“没事儿,但说无妨,这位是乐弦师兄,乐弦师兄是自己人。”

侍卫见苏钰卿这么说了,才开口说:“回太子殿下,刚刚听到的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