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乐弦师兄要出宫/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喜儿和李生他们有什么消息了吗?”苏钰清欣喜的说到。

“回太子殿下,属下办事不力,并不是关于喜儿和李生的……”侍卫有些遗憾地说道。

“你说吧。”苏钰清听到并不是喜儿和李生的,有些黯然,顿了顿对侍卫说。

“禀太子殿下,今天中午皇上从聚福宫里出来之后,回到乾清宫里怒气不消,将徐答应的爹问斩了,因为当时刚好下面的李大人又上了一本奏章,说是徐答应的爹贪赃枉法,欺君罔上,整整列了五项大罪,现在皇上正在气头上,刚刚差点晕了过去,不知道太子殿下是不是要过去看看呢……”侍卫犹犹豫豫的说道。

“父皇差点晕厥?”苏钰清大惊失色的问道。

皇上的身体一向很好,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忽然这样,苏钰清吓了一大跳,忙对乐弦师兄说道:“这是实在是反常,乐弦师兄,你先帮我看着潇潇,我去看看父皇,问问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苏钰清留下这句话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太子殿下……”话还没说完,苏钰清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外面发生了什么?钰清去了哪里?”

刚刚出去的时候明明是两个人,但是现在进来却是一个人,莫潇潇问了乐弦师兄说道。

“刚刚来了一个侍卫,说是皇上刚刚不太舒服,在乾清宫里大发雷霆,说要问斩徐答应的父亲。”乐弦师兄说完,看了惠贵人一眼,惠贵人听到这个消息,心上一惊,心想不会是因为自己,皇上才要问斩徐答应的爹吧。

乐弦师兄知道惠贵人想到的是什么,对惠贵人摇摇头说:“惠贵人你放心,不是因为你。”

惠贵人听到乐弦师兄这么说,心上才稍稍安定了下来,刚刚乐弦师兄一说,吧惠贵人吓坏了。

“怎么这么突然呢?前几天不是说,徐答应的爹为百姓做了一些好事儿,皇上要奖赏他的吗?”莫潇潇说道。

“皇上的心思,咱们谁又能猜得透呢。在朝为官,本来就是朝不保夕的。”乐弦师兄摇摇头说道。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太突然了。”惠贵人若有所思的说到。

“现在太子殿下已经去乾清宫看皇上去了,太子殿下回来之后,咱们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乐弦师兄对回归热和莫潇潇说道。

“恩,咱们除了等着,什么也做不了,咱们就静静地等消息吧。”莫潇潇往后躺了一下说道。

“惠贵人,你现在好去上药了。”乐弦师兄对惠贵人说道。

“上药?”惠贵人说:“哦,潇潇,你看看我这个脑子,差点忘了,我现在回宫去上药,你现在用完午膳了吗?”

“用完了,刚刚钰清陪我一起吃的。”莫潇潇说道。

“你喝过药了吗?刚刚我看秀秀在那里端着一碗药。”惠贵人总是这么心细。

“喝过了,姐姐不用担心。”莫潇潇强撑着微笑的说道。

“那好,潇潇,你现在睡一会儿,我回宫去给我的脚腕上药去,下午的时候我再过来陪你,好吗?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多想,安安心心的把身体养好才是现在最关键的,知道吗?”惠贵人认真地说道。

“明白,姐姐,你说的我都明白……”莫潇潇勉强的笑了笑说道。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惠贵人说道。

“姐姐,师兄慢走。”莫潇潇说道。

“乐弦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回聚福宫的路上,惠贵人问乐弦师兄道。

“此话怎讲?”乐弦师兄不明白自己是哪里露出破绽来了,说道。

“平日里你是十分的喜欢待在东宫里的,刚刚你和太子殿下出去之后再回来,整个人眼神都变了,我猜想着一定是太子殿下跟你说了什么事情,所以你才会如此的着急吧。”惠贵人说道。

“惠贵人英明。”乐弦笑笑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果真让我猜对了吗?”虽然是猜对了,但是惠贵人的脸上却并有什么欣喜的感觉,只是有些惊讶和不安,果然是有别的计划,乐弦师兄才会叫自己回聚福宫啊。

“是,刚刚太子殿下很是着急,看见潇潇那个样子,所以我答应太子殿下,亲自出宫去找找喜儿和李生他们,早点让他们回来,潇潇就能早一点好起来,太子殿下心急如焚,如果不是皇上随时都会召唤他商议事情,恐怕早就出宫去寻李生喜儿他们去了。”乐弦师兄说。

“乐弦师兄,京城之中你不熟悉,这样贸然的出去,你可以吗?”惠贵人有些担心乐弦师兄的安慰。

“惠贵人,这你就多虑了,我乐弦跟随师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江湖上的规矩我都懂,你尽管放心好了。”乐弦见惠贵人居然会担心自己的安危,笑了笑来安慰她。

“乐弦师兄你有所不知,你往常行走江湖,讲的都是江湖上的一起和规矩,但是在京城之中不一样,京城在天子脚下,聚集了天下各色各样的人,江湖高手邪教首领夜行杀手之类的统统会伪装的很,恐怕比江湖要复杂得多,如果乐弦师兄你要去的话,我和你一起去……”惠贵人提出来,想和乐弦师兄一起出宫去找喜儿和李生。

“不可不可。”听到惠贵人居然想跟自己一起出宫去,乐弦师兄停下了脚步,说:“惠贵人,你万万不可出宫去。”

惠贵人说:“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乐弦师兄你就放心,京城之中我比你熟悉,我只是想……”

“惠贵人,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嫌弃你是个累赘,我的意思是说,你跟我一起出去的话,你脚腕上的伤会加重的,最后可能是喜儿找不到,你先倒下了,说什么,我也不会带你一起出宫去的。”乐弦师兄肯定的说道。

惠贵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乐弦师兄不带自己一起出宫,不是因为自己不会武功,是个累赘,而是因为担心自己的伤口,一时心里有些感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