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冷风/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我正有此意……”乐弦师兄说道。

“惠贵人,那我们这就启程出宫去了。”乐弦师兄说道。

“可有出宫的腰牌吗?”惠贵人担心的问道。

“惠贵人你忘了,上次你给我的那个腰牌,我还没有还给你呢。你放心,在聚福宫里等着我们的消息吧。”乐弦师兄点点头,让惠贵人放心。

“好吧……”惠贵人目送着乐弦师兄出门去……

“小月,你替我送送乐弦师兄。”惠贵人吩咐道。

“是,惠贵人。”小月紧紧地小跑出去,赶上乐弦师兄。

乐弦师兄看到小月出来了,停下脚步,问道:“小月你怎么出来了?”

“回乐弦师兄,我是风惠贵人的命令,出来送送您的。”小月如实的回答说。

“小月你知道的,咱们两个人的时候,就不用这样一套一套的了,你就不用说什么回乐弦师兄之类的,你知道我不喜欢的……”乐弦师兄进宫好几天了,但是依旧是听不惯宫里这些繁琐的说辞。

“是,乐弦师兄,小月知道了。”小月赶忙说道。

“你看……”乐弦师兄提醒小月,她又这样了……

“我知道了,乐弦师兄……”小月有些娇羞的说道,小月就喜欢乐弦师兄这一点,在乐弦师兄的眼里,人没有高贵和低贱这么一说,乐弦师兄有一次对小月说,其实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让小月听了心里很是感动……

“恩,这就对了。”乐弦师兄摸摸小月的头发,说:“小月很乖,惠贵人很有福气。”

小月有些愣住了,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样说过话呢……乐弦师兄温柔的声音,就像是一缕春风吹拂过湖面一样,在小月的心头上吹起了阵阵的涟漪……

“乐弦师兄……”小越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乐弦师兄的名字。

“恩?怎么了?”乐弦师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真地看着小月问道。

小月忽然不敢看乐弦师兄的眼睛,说道:“乐弦师兄,惠贵人让我跟您说一声,让您一定要小心谨慎,惠贵人她……在聚福宫里等着你回来……”

“好。”乐弦师兄朗然一笑道:“你回去跟你们惠贵人说到,乐弦去去就回来。”

乐弦师兄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走,恐怕会引得惠贵人他们更担心,说道:“小月,我这就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和那位侍卫往外走去。

路上,乐弦师兄见那位侍卫一声不吭的专心走在自己的身后,有些冷清,便主动的开口道:“这位侠客,敢问你叫什么名字?”

“回乐弦师兄,小人名字叫冷风。”后面的那位侍卫说道。

“冷风?”乐弦师兄停下脚步来,说道:“冷风,你应该听到刚刚我和小月姑娘的对话了,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那些宫里面的繁杂的称呼,这样吧,今后你我平等的兄弟相称,怎么样?”乐弦说。

冷风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抱了抱拳说道:“回乐弦师兄,小人出身卑微,不敢造次……”

“哎……”乐弦师兄轻轻地责怪了冷风一下,说道:“在我眼中就没有什么高低贵贱,我也是行走江湖之人,宫里面的那些规矩我实在是不喜欢……”

冷风考量了一下:“那今后叫您乐弦师兄好了。”说这话的时候,冷风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乐弦师兄见冷风总算是松了松口,笑了两声,说道:“这就对了,按照江湖上的规矩,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冷风见乐弦师兄人很亲切,还很健谈,慢慢的就没那么拘谨了,跟乐弦师兄说了自己的出生年月。

“比我小一年吗,的确得叫我乐弦师兄,哈哈……”乐弦和冷风开着玩笑。

冷风也难得的笑了笑,乐弦见了很是惊讶,“冷风你这样一看,还是个美男子呢!”

冷风醒来没有听别人这样说过自己,或者说,从来没有人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并且还是夸耀自己的话,因为他一直生活在暗处,他生来就是为了保护惠贵人的……

“哎呦,冷风你这是害羞了吗?”乐弦师兄将手臂搭上了冷风的肩膀说道。

“乐弦师兄……”冷风有些不好意思,他第一次和别人做这种动作,但是冷风却并不觉得不习惯,反而觉得很亲切,让人觉得温暖……

“你从小就跟在惠贵人的身边保护她吗?”

乐弦师兄关心起冷风来。

“是,我从小就跟在惠贵人的身边,惠贵人的爹告诉我,我生来就是为了保护惠贵人的……”冷风说道,说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单纯的小孩子,看的乐弦师兄很是欣慰,冷风这种眼神告诉他,他已经完全信任自己了。

“跟惠贵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乐弦师兄继续好奇的说道。

“因为我是奉命暗中保护惠贵人的,所以一般是不会现身的,上次惠贵人落水,我本来要出来的,但是乐弦师兄你的动作比我快很多……”冷风说道。

“你已经很好了,跟了我们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察觉到你,你轻功不错啊……”乐弦师兄跟冷风继续聊着。

这时候,一辆马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马夫说道:“小人是奉惠贵人之命前来迎接的。”

“乐弦师兄,是咱们的人。”冷风和那个马车的马夫点了点头说道。

“好,咱们这就出城去吧。”乐弦师兄同冷风一起上了马车。

乾清宫内。

“父皇?父皇,儿臣来看您了。”苏钰清一个箭步跨进乾清宫的大门,说道。

“钰清,你来了。”皇上此刻正斜靠在床榻上,一排御医战战兢兢的站着,没有人敢说什么话,但屋里面隐隐约约的回荡着皇上的咳嗽声。

“父皇,您这是怎么了?”苏钰清赶到皇上的床头说道。

“钰清,你来了。呵呵,吓到你了吧,父皇没什么,就是刚刚忽然有些气急了……”皇上正在舒缓自己的气息,慢慢的对苏钰清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