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竟是爹爹故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吴宝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莫潇潇看的有些说不下去。

“你接着说啊……”莫潇潇眯着眼睛,一脸威胁的说道。

“那个……咳咳,就像是我娘子说的那样,恶人终究会有恶报的,你们就静静地等着看好了……”吴宝剑小心说完娘子两个字的时候,依旧不易察觉的看了莫潇潇一眼,心想,自己这不是也是被逼无奈的才出此下策吗……

“大娘,您放心,当今圣上英明神武,这些贼人一定会得到自己应得的报应,您就等着看好了,还有当今的太子殿下,更是积极地惦记着百姓,您就放心吧……”莫潇潇看着大娘的眼睛,安慰她说道。

“是,姑娘说的是,虽然当今朝廷上有一些小人在作祟,但是,幸好皇上和太子殿下还是没有忘记百姓的,”妇人点点头说道。

听着这个夫人说的这一番话,莫潇潇有些想到些什么,说道:“大娘,我听您说的这些话,感觉您不像是普通人家的那些妇人……”

“小姐您好眼光……”夫人感觉抱歉的笑笑说道:“小民原本是四品官员许昌令的内人,但是三年前,因为一场冤案,让昌令冤死,皇上命李将军抄了我们的家。府里面的人死的死散的散,我们也跟着大家一起流落出来了。”妇人再次想起之前的那些伤心的事情,眼泪直在眼眶里面打转。

“原来您就是许大人的夫人,沈夫人?!”莫潇潇吃惊的是说道。

“您认识……”夫人看了看莫潇潇说道。

“是,我虽然从小没有见过您,但是我一直听父亲提起您和许大人啊,许大人心地善良,做事情耿直无私,家父和他一直是好友啊,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此处……”莫潇潇又惊又喜的说道。

“家父?”夫人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莫潇潇说道:“我们昌令生平为人十分耿直是不错,但是也因为性格太直,所以他的朋友很少,但是有一个人是她的多年好友,那就是当今的临国候莫大人,这样说来的话小姐你是……”一想到这里,夫人有些吃惊,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莫潇潇,一时说不出话来,眼里又含上了热泪……

“是,您猜得没错,”莫潇潇看了看周围说道:“我是临国候的女儿,莫潇潇,我跟您没见过面,但是也许是小时候见过,但是我不记得您长什么样子……”莫潇潇说道。

“我记得,我记得你啊,潇潇?”妇人试着叫了一声说道:“真真是女大十八变,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妇人擦了擦眼泪,有些欣慰的说到。

“什么一样的?”莫潇潇嘴上扬了上扬说道。

“一样的就是,小姐你还是这么漂亮。”那个妇人说道:“只是,”妇人忽然想起来什么来,脸上有些惊恐。

莫潇潇也看出来了夫人的异样,问道:“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想起来什么……”

“不不不,小姐,不不不,应该说,太子妃殿下?!”妇人说完了,就想从凳子上起身跪拜,但是莫潇潇及时的拉住了她,说道,“您说的没错,这件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临国候家的莫潇潇小姐嫁给了太子殿下,是太子殿下的太子妃,但是您如果现在行李的话,恐怕会让别的人看出来什么,我出来一趟,想悄悄的……”莫潇潇说道。

“小民明白,小民明白。”妇人忙点点头。

妇人很是听莫潇潇的话,听到莫潇潇这么说以后,就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太子妃殿下怎么着,只是抱着孩子的双手有些颤抖,说道:“我一直知道昌令和临国候交好,之前,也曾经随着昌令到你们临国候府去的,但是事发之后,我一直害怕会连累到临国侯爷,日子快要过不下去的时候,也曾经想着想要去投奔临国侯爷,但是你知道的,三年前的那件事情,真的是牵扯的太多了,让人我不得不害怕,如果我去了临国候府找临国侯爷,说不定会将她也牵扯进来……”妇人摇摇头说道。

“三年前的那件事情?”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吴宝剑终于憋不住了,问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听您这么一说,好像……很严重?”

“这位公子,您有所不知啊,三年前……”夫人压低了声音看了看周围没有之后才继续说道:“三年前,我们家昌令被好几个人联名上告,说了他包括欺君大罪在内的加起来有五大项罪名,和若干的细小的罪名,当时皇上大怒,没来得及将事情查清楚,又加上旁边有小人挑唆,就草草的给我们昌令定了罪,还有查封了府上一切……”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这应该怪皇上啊……”吴宝剑有些不解的说道。

莫潇潇听到吴宝剑语出惊人,被他吓了一大跳,说道:“你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莫潇潇又有些没有底气,吴宝剑说的没错啊,三年前,皇上虽然是气急了,才下定论下的如此仓促,但是细细的想来,果真是皇上的错啊,这个吴宝剑还真是挺敢说话的……

“公子不要这么说,皇上深明大义,做的一切决定都是对的。”妇人什么都没有多说。

“啧啧啧啧……”吴宝剑感叹起来,好像也是知道自己说话有些出格,于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大娘,你怀里的这个孩子……”莫潇潇看了看大娘怀中的那个看完了郎中正在酣睡的孩子说道:“是许大人的孩子?”

“自然是的。”大娘说道。

“真是委屈了这个孩子了,也委屈你了大娘。”莫潇潇说道,好像是莫潇潇让许大人的夫人遭受了眼前的一切是的……

“太子妃殿下……小姐,这跟您有没有关系,您不必这样,要怪,就怪李远成那帮小人,联合起来陷害了我们家昌令……”大娘狠狠地说道。

家破人亡之大仇啊,敢问,谁能不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