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秀秀回宫……/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属下拜见……”那个人看到吴宝剑,就要拜见,但是被吴宝剑给拒绝了,他说道:“你这样不是曝光了我的身份吗?”

“是属下考虑不周了,属下知道,您一定还会回来,就在这里等着您……”那个人说道。

“那些人呢?”吴宝剑问道。

“死了一部分,另一部分逃跑了……”那个属下对于放跑了一些人,有些愧疚的样子。

“本来就不应该赶尽杀绝,这样更好,咱们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不是那些人,那些被关押在里面的人呢?”吴宝剑接着问道。

“您是说,那两个女的和那个男的?”属下问道。

“恩。”

“我们进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他们被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和他的属下们给救走了……”

“原来是这样。”吴宝剑点了点头。

“属下办事不力,还请……责罚。”那个属下说完就跪了下来。

“没事儿,我就是来看看那些人是否安全的,既然被就走了,那就没什么事儿了,你回去吧。”吴宝剑对那个属下说道。

“属下回去……那……您呢,您住在哪里?”那个属下有些惊讶,公子不和他们住在一起了吗?

“我自然有地方住,你不用担心我。”吴宝剑笑了笑说道。

“那,那属下告退。”那个人刚要走,又被吴宝剑叫住。

“慢着,你身上有多余的银子吗?”吴宝剑问那个人道。

“多余的银子?有有有,”说完,那个属下就掏出来两定银子,递给吴宝剑.

吴宝剑颠了颠,说道:“好了,你退下吧。”

“两锭银子您够吗,不够的话,属下就回去拿……”属下很奇怪,今天公子怎么会忽然要银子呢。

“这些足够了。”说完了,就脚上使力,消失在夜色中了。

“公子慢些……”属下还没来得说完,就不见公子的身影了,“公子这是急着去见什么人吗,今日竟然这么反常,来去都急匆匆的……”

自言自语完了,那个吴宝剑的属下就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也是迅速地消失在夜色里面了……

“咣当……”好好的窗户,忽然被撞开了,迅速的闪进来一个人来。

这个时候,莫潇潇仍旧在床上睡着,今天一天折腾的,实在是太累了。

吴宝剑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小心地将油灯点上,怕惊着莫潇潇,好让他看清是自己,让她不要担心。

然而——他根本就没醒,好好的在床上睡着呢。

吴宝剑没有将油灯太靠近莫潇潇的脸,但是这时候,油灯昏黄的光线,悠悠的打在莫潇潇的脸上,竟然有些好看?……吴宝剑一时有些看的出神儿了,此刻,吴宝剑的脑海里面都是自己刚刚人见到莫潇潇时候的情景……

“咳咳……”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在床上安睡的莫潇潇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半睡半梦之间坐了起来,吴宝剑忙把油灯放下来,上前轻轻地拍了拍莫潇潇的后背。

莫潇潇抬起头来,这才看到吴宝剑已经回来了。

“你回来了。”莫潇潇说道,说完,又咳嗽了起来。

“你先不要说话,怎么忽然咳嗽的这么厉害呢?”吴宝剑问道。

“本来我就在东宫养伤来着,没想到这会儿会在这里,可能是真的累到了吧。”莫潇潇笑笑说道。

“你喝水吗,我给你倒点水喝”吴宝剑皱皱眉说道,过去将油灯拿起来,放到桌子上,又往里添了一些灯油,火苗蹭蹭的向上窜着,房间里面瞬间亮堂了很多。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竟然没发觉。”莫潇潇问正在忙活着的吴宝剑道。

“刚刚回来,把你吵醒了。”吴宝剑眼睛眨了眨说道。

“没有没有……”莫潇潇摇着头,又引起一阵儿咳嗽来……

“你还是乖乖的待着别动了,没想到那么彪悍的你竟然还有这么脆弱的一面,难得啊难得。”

“彪悍?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彪悍了,话不可以乱说……”莫潇潇嗔怪的说道。

“就是上次……”吴宝剑忽然发觉自己要说错话,赶忙闭上嘴,说:“水凉的差不多了,你赶紧喝上吧,刚刚应该在药堂里面给你拿点药的,进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让给你拿药?”

“我自己本来就会医术,为什么要让那个郎中给我看呢,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心中有数的很。你不用担心,不会拖累你的。”莫潇潇说道。

“什么拖累不拖累的,我看,你就是逞强的很……”吴宝剑示意让莫潇潇把水喝了。

“对了,喜儿他们……”莫潇潇问道。

“我去的时候,我的属下告诉我,他们已经被一个穿白衣服的人给救走了,我猜想应该就是今天在街上碰见那个,给咱们挡李远成将军的那个人吧。”吴宝剑想了想说道。

“给咱们挡李元成的人?穿着一身白衣服?……你是说,乐弦师兄?”莫潇潇想了想自己记忆中穿白衣服的人,问道。

钰清也喜欢穿白衣服,但是没有乐弦师兄那么纯粹,因为袭击和乐弦师兄认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他穿过别的颜色的衣服……

“我哪知道什么师兄啊,我只知道,他看上去不是什么坏人,应该是和你一伙儿的吧。”吴宝剑坐在床沿儿上,看着莫潇潇说道。

“乐弦师兄自然是和我一伙儿的……”莫潇潇笑了笑说道。

“你们的关系我搞不懂,也不想搞懂,反正你就是喝点水,赶紧睡下就好了。”吴宝剑说道。

“好,什么都听你的。”莫潇潇笑了笑说道。

东宫内。

苏钰清此刻正背着手,站在窗户的跟前,窗户的台子上面,还防着上次那个草药的一根根茎,叶子都已经掉光了。

“回太子殿下,喜儿,李生和……和秀秀已经回来了,现在在外面候着的……”一个小太监说道。

听到秀秀这两个字,苏钰清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来,面上很是严肃的看着那个小太监说道:“你说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