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噩梦/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殿下,不可不可,这就是您刚刚所说地,不能让他们有所察觉,如果连您也跟着一起出去的话,到时候真的惹急了李远成那些人的话,他们真的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乐弦师兄有些着急地说道,心想,太子殿下可千万不要着急啊,着急就容易出事情……

“但是,乐弦师兄你知道的,”苏钰清转过身来对乐弦师兄说道:“我虽然现在身体在皇宫里面,但是我的心却早就跟着潇潇飞出宫门去了……”

“太子殿下,真的需要好好休息的认识你。来人呢。”乐弦师兄叫了一个人进来。

“你从现在开始,寸步不离太子殿下,贴身伺候,然后去那些安眠的花草过来,明白吗?”乐弦师兄说道。

“明白,小的这就去拿。”那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说道。

“记得,尽量不要惊动别人,知道吗?”乐弦师兄对小太监说道。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小太监虽然不知带乐弦师兄为什么让自己这么神神秘秘的,但是他知道,乐弦师兄和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一向交好,乐弦师兄还是太子妃殿下的师兄他说的话,最是对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有帮助的事情,所以就毫不犹豫的听了乐弦师兄的话。

“待会他就回来了,太子殿下,您好好休息吧,我就先回去了。”乐弦师兄说道。

一路上,乐弦师兄走得很快,就在快到聚福宫的时候,乐弦师兄听见前面似乎有什么说话的声音,就屏住了呼吸,仔仔细细的听着。

“惠贵人,咱们先回去吧,乐弦师兄今天晚上可能不会回来了吧,您就不要等他了,您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时辰了,看这个样子,乐弦师兄真的是不会回来了今天晚上。”小月说道,她想劝惠贵人进屋去,要不然感染了风寒什么的就不好了。

“小月,我没事儿,我现在还安安全全的待在宫里面,你想想潇潇,今天被人劫走了,现在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呢,一想到这,我就寝食难安,我今天非要等到乐弦师兄回来,跟他把话问个清楚不可。

“惠贵人,您的伤口今天又疼了,就是因为您没有听乐弦师兄的话,没有好好的休息才加重的,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乐弦师兄回来看到您的伤口这样,也会伤心的啊。”小月仍旧在劝说惠贵人让他进去。

“小月,你不必白费口舌了,我决定了的事情,谁也劝说不了,你从小就跟着我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我这个脾气呢。”惠贵人说到。

“小月当然知道惠贵人的脾性,大事您这样的话,还不如进去等呢,反正乐弦师兄回来之后,是肯定先会回去跟您说说事情的经过的。”小月说。

还没等到惠贵人做出什么样儿的回答来,小月和惠贵人就听到门口屋顶上面有一个声音在说话。

“英惠,你也太心急了些。”惠贵人虽然看不太清楚这个站在哪里的人是谁,但是光是听声音,惠贵人就知道,这是乐弦师兄回来了。

“乐弦师兄?”惠贵人声音里面有些高兴的样子。

“怎么,你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你这样的话,还要不要你的脚腕了?!”乐弦师兄一个纵深,从房顶上下来,稳稳地落到了惠贵人的面前。

小月见到乐弦师兄也很是高兴,差点就要上去拽着衣袖问话了,但是小月还是忍住了。

“小月,你怎么不带惠贵人早点进去?你们怎么这么肯定,我今天晚上会回来呢。”乐弦师兄有些责怪的意思在里面,但是也并不是认真的责怪。

“我自然是知道的,今天潇潇被坏人劫走,紧接着,太子殿下就被皇上给召去了,一整天都不能出乾清宫一步,你为了让他安心,今天晚上你无论是多累,都会回来的啊。”惠贵人肯定的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明白我。”乐弦师兄有些吃惊地说道,但是也是见怪不怪了,惠贵人仿佛是长着天眼,自己的一切,她都能给看透。

“这只是十中之一罢了。”惠贵人说到,有些高兴有些骄傲……

“咱们进去吧,碗面更深露重的,小心着凉,万一染上风寒就不好了……”乐弦师兄说道。

“你这说的就像是小月刚刚说的那样是的,哈哈哈哈。”惠贵人大概是因为乐弦师兄回来了,脾性很是高昂,感觉比刚刚还有精神头。

“小月怎么敢跟乐弦师兄相提并论呢。”小月害羞的低下了头。

“小月,你这就错了,我一直跟你说的,在我的眼里,人没有什么三六九等之分……”乐弦师兄说道。

“听见了吗,小月。”惠贵人了乐呵呵的看着小月说道。

“小月明白了,”见惠贵人也在看自己,小月的脸色更红了。

“乐弦师兄,今天发生了什么?”小月忽然问道,他想用这种问问题的方法。来赶走自己的尴尬之情,但是好像不太奏效。

“小月,进去说吧,乐弦师兄赶了一天的路,肯定是累坏了的,让她多少也休息休息。”惠贵人说到。

“是,小月考虑的不周。”小月赶忙说道。

“乐弦师兄,咱们快进去吧。”惠贵人指了指前面说道。

“好。”乐弦师兄点点头,随着惠贵人和小月的脚步,急急的往殿里面走去。

郊外的小旅馆。

莫潇潇似乎是忽然做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梦,但是肯定是不好的梦,睡着睡着,竟然惊醒了,警醒的同时,还发出了尖叫声。

这个时候,吴宝剑快步的走上前来,对莫潇潇说道:“别怕别怕,我还在这里呢,怎么,你做噩梦了吗?”吴宝剑手顿了顿,慢慢的拍着莫潇潇的后背说道。

受到惊吓的莫潇潇第一时间坐了起来,紧张到浑身发抖,但是在吴宝剑的安抚之下,名明显的好多了。

“你做了什么梦,能跟我说说吗?”吴宝剑温柔地说这话,慢慢的打消了莫潇潇的恐惧心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