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吴宝剑的童年/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应该快乐无忧的童年,就这样因为别的事情,而受到这么大的伤害……”莫潇潇摇了摇头,转而想到自己在师父的身边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自己虽然后来被方姨娘的人虐待了这么久,但是所幸,自己后来重生的时候,时间点什么的都恰到好处……

“我适应了几个月之后,才有些适应一直重复之前的日子,然后又用了几年的时间,才搞明白了,我这是重生了……”吴宝剑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比你幸运一点,我自重生的时候开始,就知道自己这是重生了,所以到最后的时候,我发现现在经历的事情都是自己经历的,就开始改变自己的命运了,”莫潇潇说道。

“你比我幸运。”吴宝剑的头微微的有点低下来了,看着眼前消息里面算是有些湍急的流水说道。

“但是我这样,也不见得过得好。”莫潇潇说道……

战令一路策马扬鞭的赶到宫里面,但是等到战令一路紧赶慢赶的到了东宫,站在东宫的宫门前的时候,又有些不知所措了。

自己为什么要回来,回来的话,因为什么事情要回来的?关于太子妃殿下?什么情况,自己又不是赚到什么太子妃殿下和那个来路不明的吴宝剑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更何况,太子妃殿下平日里,待自己不薄啊,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忘恩负义吗……

“战令,你怎么回来了。”这个时候,一个在东宫里面的正在巡逻的侍卫看到了占领,说道。

“风恒,我……”这个时候,战令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只好说道:“哦……太子妃殿下让我回来让我给太子殿下传个话……”战令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传话?哦哦哦……你快去吧,我们今天听到有人说,太子妃殿下平安无恙,我们也就放心了。”那个侍卫笑了笑说道。

“好了,我还要赶紧赶回去,我就先不多说了,等我跟着太子妃殿下回来的时候,就跟你聚聚。”战令说道。

“好好好,你快去忙吧,”巡逻的那个侍卫说道。

“这不是战令吗。”战令在东宫走了一路,一路上都有人跟他打招呼,原本的时候,占领都会跟他们说几句,但是今天不通,就算是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

“你是有什么急事情吗?”这个时候,和战令打招呼的那个人说道。

“是啊,待会去玩了太子殿下要责罚我了。”占领这样说着。

“你就别羡慕我们了好吧?你问问,着满东宫里面,哪个人不知道,就算是你战令翻了滔天的大罪,太子殿下也不会舍得责罚你的?”那个人说道。

“大哥抬爱了。”战令拱了拱手说道。

“快进去吧,太子殿下现在在书房的。”那个人说道。

“好,”战令看了看太子殿下书房的位置,和那位前辈告了别之后,就往太子殿下的书房里面走去了。

站在太子殿下门口的战令,依旧在思考着自己的措辞什么的,但是谁知,他就是一介武夫,别的什么都不会,难题就在眼前,自己进去的时候,该说点什么?自己直说的话,有没有证据,况且,如果自己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的话——这不是挑拨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的关系吗?

战令左思右想了很久之后,最终决定,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山林子里面保护好太子妃殿下吧,无论什么事情,都没有太子妃殿下的安全重要。

这样想着,占领转过身,想要出宫去然后,身后传来太子殿下的声音……

“战令,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我去找太子妃殿下吗?找到了?”苏钰清看见前面的那个人很像是战令,仔细一看果然是,但是不知道这次是带着什么消息来,所以感觉,有点紧张呢……

“太子殿下……”战令停下脚步来,有些拘束的握了握拳。

苏钰清并没有看出来战令的什么异常,说道:“走,进来说。”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战令不好再躲躲闪闪的,只好跟着苏钰清走了进去。

苏钰清走到书桌前面坐了下来,将自己手上拿着的东西放下来,就看着战令,战令原本一直是淡淡的有点冷酷的,但是今天,战令的手心有些冒汗了。

“说吧,战令,我在听着。”苏钰清等了战令一大会儿,但是就是不见战令有说点什么的意思,于是就主动的问了。

“啊……太子妃殿下……很好……”战令支支吾吾了半天,就说出这几句话来。

“很好?”苏钰清皱了皱眉头说道,占领今天死在是反常,苏钰清不禁多看了几眼战令,觉得他今天很是奇怪,但是实在是没有察觉出来哪里奇怪……

“战令,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苏钰清沉下来声音说道。

“回太子殿下,战令只是觉得……”战令此时表面很是平静,但是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的,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太子殿下,城外有个男人对他们太子妃殿下虎视眈眈呢……

“战令?你在发呆?”苏钰清站了起来,走到战令的身边,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苏钰清仔细的看着战令的眼睛,想要看出些什么来,但是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没有,太子殿下,我在想的是,关于太子妃殿下的这场劫持,咱们是不是要告诉皇上……”战令说道。

“不可以。”战令成功的转移了苏钰清的视线。苏钰清接着说道:“李远成这个人实在是心很狡诈的很,我们现在不知道,他还和多少人勾结在一起,所以现在不可以轻举妄动,你知道吗?”苏钰清对战令说道。

“战令好像是明白了,但是,太子殿下,咱们就这样,李远成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吗?”战令现在也在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了,战令在跟随太子殿下之前,一直在沙场上征战,这种敌人在暗处,自己在明处的感觉,真是太不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