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乐弦师兄来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谢太子殿下……谢谢太子殿下,那老臣,就先回府去了,等到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召见老臣的时候,老臣绝对随叫随到……”王大人给苏钰清作了作揖说道,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不停地感谢着自己。

难道说,人到了老的时候,就会这么贪

“好了,你先走吧。本太子要回去收拾收拾了……”说完了,苏钰清就往轿撵的地方走去。

王大人这样听着苏钰清说话,知道,太子殿下这是在怪自己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但是,当时的那个事情,自己也是很为难啊……

“太子殿下一路顺风,万福金安……”王大人站在原地作揖,目送着苏钰清离开。

喜儿见到太子殿下出来,赶忙和李生迎了上去,说道:“太子殿下,您总算是出来了,刚刚我走出来的时候那种氛围,可是吓死人了,您没事儿吧?”喜儿问道。

“没什么事情,就是我要出去一趟了……”苏钰清轻描淡写的说到。

虽然父皇没有责罚自己,只是让自己去看守自己娘亲的陵墓罢了,但是这是自己入住东宫以来,第一次收到父皇的责罚,还有一点需要担心的是,自己走后,自己的那些兄长兄弟们,会不会蠢蠢欲动啊……

在临走之前,一定要将这些都打点好,不能让潇潇回宫的时候,收到半点委屈……

“去守娘娘的陵墓?!”喜儿听了苏钰清说的之后,有些不敢相信,皇上一向是十分的相信太子殿下的,这一次不知道为何,竟然会真的惩罚太子殿下,让太子殿下去守娘娘的陵墓……

“喜儿,你自是不用担心的,等到潇潇回宫之后,你也不用说我是去守陵墓了,你就说,父皇派我去做事情就可以了,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就会回来的,你放心,但是,我不在的这个期间,你们要做什么事情,想必你们自己的心里都有数……”苏钰清看了看喜儿,又看了看李生,说道。

“希尔明白太子殿下的意思,到时候小姐回来之后,我不会说的……”喜儿虽然后来从里面出来了,但是后来里面发生的事情,自己还是知道的,除了最后皇上说责罚的地方自己跑出大门外没有听到之外……

太子殿下这是替小姐在承受处罚啊……

“还有就是,”苏钰清忽然想起来什么说道:“秀秀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在后面伺候着?”苏钰清说道,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秀秀来到前面伺候着了,有点奇怪的问道。

“是,回太子殿下,秀秀是因为,自己的姐姐做了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脸面来见您和小姐了,就去后厨房,挑了最重的活儿再干着……”喜儿有点不太忍心地说道。

“你和秀秀是从小和潇潇一起长大的,你们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潇潇也不会安心的,这样,你们现在回去之后,就把秀秀从后厨房里面掉出来,他原本在做什么事情的,就让他做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又不是他的责任,她不必这样,喜儿,这件事就你去劝说她最合适了,你和秀秀是伺候惯了潇潇的人,你们走了的话,让潇潇怎么办,还要她亲自培养小丫头吗?”苏钰清笑了笑说道。

好几天没有见到潇潇了,此时的苏钰清有些想念她。

苏钰清说完了之后,就对抬轿撵的人说:“起驾会东宫吧。”

“喜儿恭送太子殿下……”喜儿忙作了作揖说道,目送着太子殿下做着轿撵回去了。

“李生恭送太子殿下……”李生也说到,等到太子殿下走远了,李生说道:“喜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说给我听听……”李生毕竟是刚刚进到东宫没多少日子,不比喜儿他们时间久,很多事情还不太明白……

“咱们边走边说好了……”喜儿对李生说道。

“好。”李生点点头,紧跟着喜儿往前面走去。

苏钰清回到东宫之后,看到自己的桌子上那张没有写完的信件,从新拿起笔来,蘸了蘸墨,有开始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给潇潇的信件儿写完了,苏钰清拿出笼子里面的那只信鸽,对着他说道:“我就要去清茗山上去了,潇潇如果给我回信的话,就要给我送到清茗山啊……”说完了,苏钰清顺了顺那只信鸽的毛儿,走出房门,手一扬,信鸽扑棱扑棱翅膀,往远处飞去……

苏钰清还在看着没有飞远的信鸽的时候,门口的地方传来乐弦师兄的额声音来。

“乐弦师兄?”苏钰清问了一句。

“钰清,怎么,我听他们说,你要去给你的娘亲守墓去?”乐弦师兄说道。

“是,乐弦师兄的消息真快,我刚刚从父皇那里回来而已,你就知道消息了……”苏钰清笑了笑说道。

“钰清,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跑得最快吗?”乐弦师兄忽然没有头的问了这么一句说。

“世界上什么东西跑的最快?”苏钰清想了想,将自己的双手抬了起来,做出了一个拉弓射箭的动作,说道:“怎么,难道说,是箭吗?”苏钰清有些怀疑的问道。

“你看,连你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乐弦师兄看了看苏钰清说道:“世界上跑的最快的东西,当然是坏消息啦。”乐弦师兄笑了笑说道。

“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说,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吗?”乐弦师兄转过头来看着苏钰清,想要开开他的玩笑,让他高兴一下,不要因为皇上给他的责罚儿不高兴。

“乐弦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来安慰我的对不对,但是我想要说的是,父皇的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责罚,反而是父皇在让我休息的一种方式……”苏钰清说道。

“让自己的儿子休息,所以就让你去给你娘守墓?我搞不明白了,这是什么休息的方法?!”乐弦师兄非常不理解的说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