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所谓自由……/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百七十五章所谓自由……

“这就是我和父皇之间的交流的方式吧,反正旁观者可能会看不太懂,但是我和父皇之间好像就是一直有这种默契在……”苏钰清看着远方的天空说道。

乐弦师兄也顺着苏钰清的眼光看过去,说道:“虽然这个样子,但是我依然没有忘记我在皇宫里面住下的初衷……就算是你现在在受着什么样的责罚,我都会要鸽子的……”乐弦师兄说完,自己笑了起来,苏钰清也跟着乐弦师兄笑了起来。

“你和潇潇就是有这种魅力,乐弦师兄,你们可能自己感受不到,但是很是能够感染到别人……”苏钰清说道。

“什么东西?”乐弦师兄问道。

“笑……”苏钰清冲着乐弦师兄笑了笑说道。

然而,乐弦师兄似乎是没怎么理解苏钰清的说法,说道:“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在皇宫里面长大的人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潇潇懂我就行……”苏钰清低下头来,笑了笑……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潇潇理解你就够了,我们这些人都是无关紧要的是吧?”乐弦师兄说道,装作就要走出去的样子,但是苏钰清并没有拦住他,而是说道:“随便你怎么理解好了。”

乐弦师兄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下来哦,说道:“你简直是知道我的行事作风了,知道我不会真的走,就连挽留一下都不会挽留……”乐弦师兄唏嘘感叹的说道。

“你应该感叹的事情是,幸好咱们是一个阵营的人,要不然的话,咱们俩这么像,在战场上一定会打的你死我活的……”苏钰清笑了笑说道:“走,咱们进屋吧。”

“刚刚你说到潇潇,我听惠贵人说,你有潇潇的消息了?”乐弦师兄有些着急地说到。

“是啊,不过也是知道了没多久,占领已经在那里了。乐弦师兄你不用担心……”苏钰清说道。

“怎么,占领已经在那里了?占领怎么知道的那么快的?是你告诉他的吗?还是说,是潇潇来什么信件儿了,对了,我刚刚来的时候,你好像是在让那些信鸽传信件儿是吧?是在给潇潇传吗?”这个时候,乐弦师兄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一样问道。

“你明明都已经知道了,还来问我?”苏钰清笑了笑,说:“进来坐。”

“那潇潇有没有说,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乐弦师兄焦急地问道:“我今天早上刚要出门去,就被惠贵人给拉住了,然后他就告诉我,说,潇潇找到了,但是他也是听别人说的,怎么回事儿,潇潇找到了你们就不能告诉我们一声儿嘛?”乐弦师兄有些微微的生气,说道。

“乐弦师兄,你可知道,昨晚太晚,我没有告诉你们,就是心里想着,明天早上一大早,我就去告诉你们,但是没想到的是,今天早上刚刚吃完早膳,父皇就召见我们……幸好父皇相信了我的话,我说,潇潇最近又感染了风寒,不太适合下床走动所以就没有去,要不然的话,就要露馅儿了,本来就是欺君之罪,这下载来一个欺君之罪就真是好事儿成双了……”苏钰清笑了笑说道。

“幸好你聪明,如果是我的话,是绝对反应不过来说什么,跟皇上说潇潇生病了的话的……”乐弦师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

“对了,惠贵人的伤势怎么样了?”苏钰清问道,苏钰清想到最近不光是东宫里面不太太平,就连惠贵人的宫里面都有些不太平,最近惠贵人也是老是受伤……

“没事儿了,你别看我的剑术最好,医术次之,和潇潇刚好反过来,你要知道,我怎么着也是神医李无常的关门弟子啊,再怎么着,也会比你们太医院的那些太医们要好得多……”乐弦师兄毫不客气的说到。

“你真是太看不起我们宫里了……”苏钰清对乐弦师兄说道:“看来今后有机会的话,还得和潇潇一起回山谷里面住住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乐弦师兄一直看不上我们宫里面呢?”苏钰清看着乐弦师兄笑着说道。

“不是啊,你们宫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唯一不好的地方是,就是太不自由了,做什么事情都有很多的规矩,不如在山谷里面自在,你看,就像是我经常是在家里闲不住的一个人,在山谷里面的时候,就经常不听师傅的劝告市场的出山谷玩儿去,在这个皇宫里面进进出出的还需要用什么要拍,没有腰牌的话,说不定还会被抓到天牢中去……”乐弦师兄抱怨着……

“哎呦,乐弦师兄,这么说来,你就像是有过被抓到天牢里面去的经验是的……”苏钰清看着乐弦师兄笑了笑说道:“乐弦师兄,你不要老是站着了,你倒是坐一坐啊……”苏钰清看着乐弦师兄老是站着,提醒他说道。

“你现在不着急收拾东西吗?我听说你要去的日子不少?”乐弦师兄说道。

“刚刚没跟你说过吗?我要去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乐弦师兄,就辛苦你了,我感觉潇潇马上就要会皇宫里面来了,但是我有种强烈的预感是的,我老是感觉,潇潇在外面比在皇宫里面要安全许多……”苏钰清说道。

“你这句话就说对了,钰清,不瞒你说,我怎么着也是和潇潇从小就一起玩儿,然后一起长大的,我觉得潇潇的想法我是知道的,这个想法就是,在外面的时候,潇潇是自由的,对付起和自己作对的人来,总是游刃有余,况且,潇潇的身边还被你安排了一个战令,这就更不用担心了,在外面的时候,只需要提防着李远成的人就可以了,但是,回到皇宫里面,就复杂的多了……”乐弦师兄欲言又止的说到。

“什么复杂的多了,乐弦师兄,你讲给我听听,我一直想要潇潇说给我听听,但是她就是不听,没办法儿……”苏钰清有些惆怅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