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战令回忆杨宝昌/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宝昌费尽心思的找到了战令,看着面前的战令,杨宝昌面带笑容,“都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这个老友了。”杨宝昌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确实,两个人都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同样现在也不知道交情到底怎么样了,这次杨宝昌从李将军府上出来,也不过就是想要找一个自己的去所,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战令这里比较靠谱,更何况太子跟李将军的关系也不是太好。

这就是让杨宝昌特别担心的事情,李将军跟太子两个人应该是形如水火一样,现在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让太子因为自己跟李将军府现在就直接的撕破脸,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战令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杨宝昌,两个人之前的关系确实是挺不错的,不过都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联系了,看了一眼面前的杨宝昌,同样战令的心里我清楚,他是李将军府上的人,自己是太子府上的人,两个人现在也不适合走的太近了。

所以都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联系了,不过这次杨宝昌突然的来找自己,确实是让战令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算两个人的关系再好,也不能这样,毕竟都是各为其主而已,他也表示可以理解,不过现在是杨宝昌过来找自己,战令也不好太过,

“对啊,确实好久不见了,你我都是各为其主,以前的关系纵然是好,不过现在我们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子,不知道你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ok?别说过来找我谈感情的,我可不信。”战令的一句话直接把杨宝昌的话全部堵死了。

他知道杨宝昌过来找自己不可能没有事情,毕竟两个人都已经那么长时间不联系了,现在突然的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看着面前的杨宝昌,脸上是一脸的慌张,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会这样呢?

杨宝昌听完了战令的话,心里忍不住的打了个掺,确实,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是各为其主,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得罪了李将军,恐怕自己也不会大半夜的跑过来吧,主要就是怕自己到时候有什么生命危险,毕竟现在李将军的滔天罪行都在自己的手里。

凭借他对李将军的了解,如果李将军知道了的话,到时候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杀了自己灭口的,所以他才会大半夜的想方设法的跑出来,就是为了可以保住自己的命。

“你说的没错,现在我们两个人确实是各为其主,不过你我知道你的主子是太子,我的主子是李将军,不过我今天过来确实是有事跟你说。”杨宝昌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战令的脸色,现在是在太子府,自己说话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

如果战令是一个不错的人的话,这次应该会留下自己的,更何况,自己的手上有关于李将军的滔天罪行,难不成太子府就不想得到这份证据吗?到时候对他们太子府绝对是好事一桩。

战令挑了挑眉,刚刚看到杨宝昌过来的时候,他心里都已经明白了,杨宝昌肯定是有什么事的,不过看他应该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吧,不然的话怎么会大半夜的跑到自己这里来呢,不过太子府跟李将军府一向是不合的,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行吧,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我能帮你的话我就尽量的帮你,如果帮不了的话我也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人的身份。”战令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面前的杨宝昌,想要知道杨宝昌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大半夜的就是跟自己说事?

杨宝昌看着面前的战令,其实这个是的杨宝昌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说了,毕竟自己一直都是李将军府上的人,这次突然的找到了战令,还跟战令说这些的话,到时候战令的心里指不定的会怎么想自己,不过这件事情自己也没办法了。

如果不用这个跟战令交换的话,自己最后的一点生还的希望都没有了,好好的想了一下,战令觉得既然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自己还是应该需要堵一下的,如果战令真的可以救自己呢?

“实不相瞒,这次我是出了点事,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大半夜的过来打扰你的,我知道你平时还是比较忙的,不过现在我的命都交给你了,如果你可以帮我的话,我可以用李将军的罪行来交换,你看怎么样,毕竟我们两个人都已经认识那么长时间了。”杨宝昌说话的时候看着面前的战令,他不知道现在的战令心里是怎么的想的。

战令听完了杨宝昌的话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刚刚自己没听错吧,刚刚那个杨宝昌居然跟自己说要用李将军的罪行来交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战令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面前的杨宝昌,都已经在太子府那么长时间了,这个时候他还是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李将军府那么长时间了,你不会不知道李将军跟我们太子府从来都是势不两立的,你这次突然的跑到我这里跟我说这些,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话不如直接说就好了。”战令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得表情。

其实刚刚杨宝昌过来的时候,战令都已经注意到了今天的杨宝昌跟以前确实有点不一样了,不过他却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毕竟两个人的关系以前确实是挺不错的,不过都已经那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杨宝昌的一些话让战令的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个杨宝昌一直都是在李将军府上的,对于李将军府上的好多事情应该也是之情的,不过这个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刚刚杨宝昌说什么这次的事情跟他的生命有关系?难道是杨宝昌做了什么事情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