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变故/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自己”说话了:“潇潇,我并不是说,想要你的什么,或者说,想要和你在一起,只要你能够相府,我无论是做什么,也都会觉得欣慰的……”“自己”说道。

这个时候,苏钰清在心里面想,原来自己在上一世就是和潇潇人是的,而且说,自己嗨喜欢潇潇,但是潇潇好像是并不怎么领情……不过,潇潇在这一世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跟自己说过自己和她的这段缘分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苏钰清很想要将这件事情搞明白,但是好像是自己越想要搞明白,这件事情在自己的脑海里面的印象就越模糊……

就在自己挣扎在自己梦的边沿儿的时候,苏钰清忽然就醒了过来……

难道说,自己的上一世里面,适合潇潇是认识的吗?但是,自己为什么梅有听潇潇说起来过呢,难道说,潇潇说过,她的上一世过得很累,所以说,根本就不想要再提起来什么关于上一世的种种了……

难道是,自己,也在她的累得一部分里面吗?

梦里面,潇潇的表情明明就是很痛苦的……看来自己真的在上一世就和她有什么纠葛来着……

“太子殿下,您是不是又有些失眠了,要不要奴才去添一把香料什么的?这是太子妃殿下精心给您准备的香料来着……”这个时候,外面的小太监可能是听见苏钰清辗转反侧的声音了,这样说道。

本来,苏钰清是不打算弄什么香料的,但是听小太监一说,是潇潇派人弄来的,顿时就有了些兴趣,说道:“也好,你弄上一点儿好了……”

“是。”小太监听见太子殿下答应了,很是惊喜的答应了一句,高高兴兴的出去弄香料去了。

小太监在心里面想着,自己真的是幸运,自己刚刚上任就被太子殿下点名带着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和太子殿下一起做事情,然后平日里面在太子殿下的面前,有意无意的多带上几句太子妃殿下,太子殿下果然就很有效果,自己做事情也就顺利很多……

苏钰清想起来,潇潇在东宫的时候,和惠贵人一起做过一些香囊,还做过一些香料,虽然潇潇口口声声儿的说着自己不擅长做哪些制香的事情,但是做的时候,还是能够做得很好,这说明,潇潇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太子殿下不经意的笑了笑。

“太子殿下您是有什么好的事情吗,想必是想咱们太子妃殿下了吧……”小太监大着胆子说道,但是自己说完了,心里就一惊,自己真是恃宠而骄了,自己怎么可以过问太子殿下这些事情呢……额按了额按了,要是太子殿下不高兴的话,自己的脑袋恐怕就要保不住了吧……

“恩……”让小太监没有想到的是,太子殿下飞弹没有责怪自己,反而回答了一句“好”……

这个时候,小太监已经将香料点上了,点完了,小太监颤颤惊惊的就出去了。

出去之后,站在门外面的一个太监说道:“呦呵,你在里面还和咱们太子殿下聊上了?”那个太监有些开玩笑的说到。

“什么聊上……我差点儿就脑袋不报了你知道吧,不过星海咱们的这位太子殿下脾气性格都好得很,从来不会平白无故的惩罚咱们,但是,这要是放在别的宫里面,我告诉你啊,我早就进了惩戒司了……”那个小太监捂着自己的小心脏说道。

“你就清醒好吧,跟着咱们太子殿下,咱们就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了……”那个太监说道。

“明白明白,当然明白,你说的有道理。”那个小太监看看那个太监说道。

“好了,你快当差去吧。”那个太监看着小太监说道。

“是。”小太监唯唯诺诺的说道,这位毕竟是自己的前辈……

屋子里面,太子殿下挽着小太监给他点上的清新淡雅的薰衣草的花香,觉得这虽然是香料,但是没有别的香料那么浓烈,没有别的香料那么像是香料,这个香料闻起来,就像是自己的鼻尖儿前,有什么花一样儿好闻……

不一会儿的时间里面,苏钰清就又睡了过去,可能是思念太浓烈,太子殿下又到梦里面追寻莫潇潇去了,说不定是这个香料的效果太好,毕竟刚刚那个小太监也说了,这个是潇潇亲手做的带来的啊……

这一次,无论是苏钰清再怎么努力的想要梦见自己和潇潇上一世的那些情愿,就是梦不见……

“潇潇,你这还是在跟我生气吗?就因为我那天负气走掉了?”不知道在现实中说梦话,还是在梦里面正儿八经的和潇潇说这话,反正的苏钰清的嘴里忽然的来了这么一句……

李将军府里面。

“远成哥哥,你是说,你派出去的那对精英全部都被杀死了?”这个时候,李元成正背着手站在窗前,什么都没有说,莫音儿的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远成哥哥,他们有什么侍卫吗,很厉害的那种?”莫音儿吃惊的问道。

李远成训练的那些精兵,莫音儿是全部都看在自己的眼里的,因为这些人是李远成的王牌,所以说,自己都不会轻易的指使他们能做什么,本来在莫音儿的眼里,李将军府是最不好闯的地方,但是没有想到的就是,那不知道几个人的人里面,居然有这么些个能耐,能够将李将军府上的那些最精锐的精兵给打败了,真是叫人唏嘘……

“远成哥哥,你过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毕竟他们是武林高手,咱们普通人跟他比已经很厉害的了,所以说,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不过就是没有留下活口,如果留些活口就好了,就可以问问,他们这是在搞军事宴席的还是什么别的……”说到这里,李远成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妻子,说道:“我知道,你不用操心了,你只管好好养胎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