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与大娘他们初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好,这就好啊,这样的话,大家也就放心了……”大娘说道。

“对了,你们带来那个证据了吗?”这个时候,莫潇潇忽然问到重点上去。

今天晚上大家伙这么拼命,都是因为这个东西……

“在这儿的,在这儿的,临走的时候居然忘记将它拿出来了,真是大意了,万一出去的是周在弄丢了,一切就白费了……”占领有些后怕的说到。

“没事儿,如果此时我们将它弄丢了的话,那就是说,这是天意如此了……”莫潇潇看了看战令拿出来的那卷东西,说道。

莫潇潇将那卷东西拿过来,慢慢的摊开,这可是吴宝剑用生命守护着的东西,所以说,莫潇潇格外的小心些……

“太子妃殿下,我们接下来的话,还要怎么做?”杨宝昌看着莫潇潇的动作,慢慢的问道。

莫潇潇皱了皱眉,说道:“你注意一些,今后的计划是随随便便的就能定下来的吗?”莫潇潇说道。

战令瞬间明白了莫潇潇话语里面的意思,用自己的手肘捅了捅杨宝昌,使了使眼色,意思是大娘和大伯还在这里,你怎么一口一个太子妃殿下来了?

这个时候,杨宝昌也是知道自己失言了,说道:“对不住,是我大意了……”悄悄地看看但挨个大伯,再说这话,似乎没有在意他们这边的情景,这个时候,杨宝昌才有些安下心来,说道:“幸好他们没有怎么听清,要不然的话……”杨宝昌懊恼的说到。

“没事儿,杨宝昌,你来说说这捐东西具体是干什么的吧。”这个时候,莫潇潇直接的切入主题说道。

“好,潇潇小细节……”杨宝昌点了点头说道。

“然后呢?”莫潇潇听着杨宝昌说着这卷书里面的东西,一直不停的点头,是不是的还露出一一丝丝的微笑来……

“潇潇小姐,你说,这个对李远成他们来说,真的有什么用吗?”战令问道。

“当然有用,你也不想想,这可是我亲自在他的身边收集整理出来的,如果说没有什么用的话,补回推他们有一点点的影响的话,我怎么会让你们冒着生命危险一起去,将他抢过来呢?”杨宝昌看着战令说道。

“有道理,但是,刚刚你说的这些,我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对李远成来说,是致命的打击的东西啊……”战令说道。

“这些对于李远成来说,当然不是什么致命的,李远成这个人敏感多疑的性格,就导致了,他做事情绝对是谨慎小心的,所以说,就算是再亲近的人,都不会找到它的一些把柄,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些证据,就足够我们使用的了,我们要相信钰清,他一定会发挥出来它最大的价值的……”莫潇潇说道。

“原来是这样……”战令说道。

“潇潇小姐英明……”杨宝昌说道。

“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吧……”莫潇潇对杨宝昌和战令说道。

“是,”战令和杨宝昌退了出去。

“大娘,大伯,你们的仇恨终于可以报了。”莫潇潇有些激动,拿着那一卷东西,放在大娘和大伯的面前说道。

“真的吗,潇潇小姐,这些东西,真的可以让我们报仇吗?”大娘有些激动的问道。

“是的,大娘你们终于可以报仇了,你们快来看看,这里面对李元红层的那些罪行虽然没有直接的说明,但是加上钰清手机的那些证据,真的是足以让李远成那个家伙从高位上面跌落下来了……”莫潇潇说道。

“真是太好了,”大娘抱住大伯说道:“咱们终于可以喂咱们的孩子报仇了……”说完了,忍不住痛哭起来。

莫潇潇一脸欣慰的看着大娘,心里面全都是感慨。

莫潇潇和苏钰清第一次认识大娘和大伯的时候,是在一个衙门的外面,他们老两口站在衙门的外面鸣冤鼓,但是里面的人就是不出来,苏钰清和莫潇潇感觉到有些疑惑,就上前询问,谁知这个时候,里面的人出来,对着大娘和大伯就要一顿痛打,苏钰清和莫潇潇拦下来他们,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们就是不说,什么也不说,就是要大大娘和大伯。

苏钰清和莫潇潇为了保护大娘和大伯,就将他们救了出去,但是在救得过程中,苏钰清和莫潇潇实收搭上了他们几个人,于是他们就一路穷追不舍的跟着他们,最终,大娘看情势紧迫,就说到,“”“快去我们家多多好了,我们家在一处偏僻的地方。那里比较隐蔽,适合我们大家躲过那些人的追踪……”大娘说道。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先去大娘你们的家里躲躲吧。”说完,大娘就带着苏钰清和莫潇潇他们来到那片被神林子隐藏起来的房子里面。

已经到房子里面,大娘和大伯就给他们两个人跪下来了,说道:“今天你们二人的救命之恩我们两个人简直无以为报……”大娘和大伯说道。

“没关系,大娘,你们先起来,掀起来,我们也就是碰巧路过了而已,真的,你们不用这样……”莫潇潇说道。

“大娘,大伯,你们究竟有什么样子的冤情,要跟衙门说,还有就是,那些衙门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你们?你们究竟和那些人有什么样子的深仇大恨?”苏钰清问道。

“这位公子小姐,你们有所不知啊,我们的孩子,就这样在即使上面走着,就被一堆人的车马给撞死了,但是他们撞死了之后,什么东西都没有说,而是就这样器宇轩昂的走掉了,这是后来我听他们亲眼看到的人说的,后来我们老两口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那些撞死我儿子的人的车吗,是李远成的,当是李远成就坐再车上,看了我儿子,什么都没与说,就走了,你说,公子小姐我能不恨吗……”大娘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