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迫不得已/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远成看出来了大夫的窘境,说道:“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好了,现在没有你的什么事情了……”

“是,小的这就去写药方子……”那个大夫李远成给自己一个台阶,赶紧顺着下去了,拿好自己的东西就出去了……

“好了好了,只要是音儿没有什么事情就好了……”李远成对临国候说到:“侯爷,您也就不用担心了,今天绝对是个意外,还有就是至于音儿为什么会小产,其中的原因很复杂,这样吧,等到有什么合适的几乎的时候,我和您喝上两杯,到时候等我查清楚其中的那些事情了,到时候再和您说明白……”李远成说道。

“什么?你的意思是,音儿会小产,是有什么别的隐情吗?”临国候见这样说,有些惊讶的说到。

“正是这样的……”李远成毫不忌讳的说道,不经意的看了安清清一眼……

安清清虽然是在看别处的样子,但是实际上眼光是跟着李远成的,李远成刚刚看了自己一眼,也是被安清清看在了眼里面的……

但是安清清继续装作自己没有看到什么东西的样子,没有将李远成的眼光当做什么大事儿。

临国候在前朝之中混迹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自己宴请的这种状况,对李远成说道:“好,这件事情既然是像你说的那样有什么隐情,那就这样,你一定要尽全力追查这件事情,然后进款的将这件事情的结果告诉我,知道吗?”临国候说到。

“远成知道了……”这个时候,李远成又装作不经意的提了依旧,说道:“侯爷您尽管放心,这件事情很容易解决,现在就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安清清知道李远成肯定是会查到自己的,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但是这个时候,安清清仔细地看了看李远成,见他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便知道,李远成虽然知道今天莫音儿收的这个刺激是来自自己的,但是应该还没有知道,自己就是给他们下药的人吧……

“音儿……”临国候又有些心疼的回头看了看莫音儿,叫了一声儿出来,说道:“远成你可一定要好好地照顾音儿……”

“是,侯爷,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音儿,昨天晚上她受的那些折磨,我真是心都碎了……”李远成一副因为不能代替莫音儿受罪而痛不欲生的表情说道。

“那就好……音儿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因而要是再不早点醒过来,恐怕就见不了他的娘最后一面儿了……”临国候有些惆怅的说道。

“我明白,侯爷,我都冥币,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音儿的……”李远成说道。

安清清和梁公子走在他们的后面,李远成看了看后面,然后小声儿的对临国候说到:“侯爷,到时候让音儿见方姨娘的时候,可千万不能告诉他,那就是她见他娘亲的最后一面儿啊……方姨娘的日子就要定了,我那天在朝堂之上,实在是说不上什么话啊……”李远成一副懊恼的表情说道。

“我明白……”临国候什么都明白,李远成说这话,无非就是跟自己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不在朝堂之上为方姨娘辩解什么……

临国候自己都没有多说什么话,李远成是有这个全力说上什么的,但是他保持了沉默,当然了,这种浑水,有谁想要注定的揽过来呢,临国候的心里面清楚得很……但是自己并不怪李远成,李远成只要好好的,音儿也就好好的……

“还有就还,侯爷,您也不要为了方姨娘的事情,太过于心伤了……这些事情本来应该是音儿跟您说的,但是现在音儿这个样子,说不了什么,那就由我来说好了……”李远成这个时候说的这几句话,让临国候很是受用。

临国候停下来自己的脚步说道:“远成啊,现在我什么都不会去指望了,现在就是,只要你和音儿都好好的,我就知足了……”临国候看着李远成说道。

“远成明白……”李远成看了看临国候,说道。

“好……你照顾好音儿,我们就先走了……”说完了,临国候对后面走着的安清清和梁公子说道:“咱们就先回府吧……”说完了,就在转身开始往前走了……

梁公子毕竟是个男人,虽然没有在朝为官,但是基本的礼仪什么的还是知道的,梁公子在京城的这些日子里面,没有少听清清说李远成干过的那些勾当,但是这个时候,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梁公子上前两步,拱了拱手,对李远成说道:“今天音儿在下和轻轻,真是让远成将军操心了,在下真是……”

“哎,梁公子这个是的什么话,今天哪里有发生什么事情,今天虽然和梁公子相处的时间不是很多,但是我能知道,您一定是能够和我聊得很投机的人,等到今后有什么机会的话,我还要将梁公子请进将军府里来,好好地喝上两杯啊……”李远成说道。

“那是在下的荣幸……”梁公子不卑不亢的说道:“轻轻,我们走吧……”

“好……”安清清没有看李远成,看着梁公子说道。

安清清虽然没有看李远成,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李远成已经将自己的眼睛年在自己的身上了……

“哼,流氓……”安清清在心里面想。

“侯爷……”安亲情叫了几声儿,这个时候,临国候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后面的那俩人,说道:“快点跟上来……”

“是……”安清清恭恭敬敬的跟了上去……

“虽然李远成没有说什么事情,但那时我还是知道些什么的……清清啊,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一心的为你的姐姐……我何尝不是这个样子想的呢,难道说,你以为我没有做过什么吗?但是,在京城,在天子脚下身居高位,有很多时候,做很多事的时候,都是迫不得已的……”临国候认真的说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