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喜儿的话/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事!有孩子这件事情,竟然让这个人占了个先……我还在那里生气呢,然后那个小姐姐就告诉我,现在,就是今天早上的事情,那个莫音儿的孩子居然又没了……你说,小姐,这是不是因果报应……”喜儿说道。

“果然是……”莫潇潇看着喜儿说道,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还有更过瘾的呢,小姐,今天早上的时候,乐弦师兄过来了,跟我们说这件事情,气质就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前我就知道了,我就跟乐弦师兄说,我已经知道了,但是乐弦师兄说,我们就是只知道接过,而不是到过程……”喜儿装作神秘的样子对莫潇潇和战令说道。

“什么过程?”莫潇潇其实早就知道了,但是仍旧是装作饶有兴致的说道,莫潇潇不想打搅了喜儿的兴致,说道。

“小姐,您听我细细的道来。”喜儿装作十分神秘的说到。

“好,我洗耳恭听……”莫潇潇说道,示意让战令坐下来。

“太子妃殿下,现在是在宫里面,这样不太好吧……”战令有些为难地说道。

自己在树林里那时候,因为实在共外面,就没有那么注重那些,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在皇宫里面啊……

“战令,喜儿,李生,我让你们坐,你们就坐就好了,小在是在东宫里面,就算是他们那些有心的人看见了,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莫潇潇说道。

“是……”战令和喜儿他们说道,点了点头,在莫潇潇的身边坐了下来。

“小姐,小姐,您接着听我说。”喜儿说道。

“好好好,我听着呢,你说吧,我好好的听着的……”莫潇潇笑了笑说道。

喜儿清了清嗓子说到:“然后呢,乐弦师兄就跟我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喜儿说道。

莫潇潇坐了坐正,看着喜儿,莫潇潇她虽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的,但是的确是不是到,莫音儿的孩子具体是怎么没有的,于是就认认真真的听着喜儿说话。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安姑娘在临国候府里面跟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说这话,他们之间可是什么都会说的,他们也是十分的信任安姑娘,然后有一天,他们就忽然地说了一件事情,就是,原来的时候,临国候跟小姐您的娘亲是十分的恩爱的,临国侯爷当时是一点儿都没有想要在纳什么妾之类的,然后有一天,宫里面的那位老人家忽然找上门来,说是替临国候看下了一门亲事……”喜儿认认真真的说道。

“这门亲事就是方姨娘?”莫潇潇说道。

“正是……那位老人家就这样替临国候看上了一门亲事,然后半胁迫的想要临国候去了她,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会肯的呢,然后就当着那位老人家的面儿认真的拒绝了,但是这个时候,那个老人家就不高兴了,然后有一天,那个老人家忽然设宴,让临国候去赴宴,还让人亲自来请的,袁辉后也就不得不去,然后去了之后,也没有喝几杯,侯爷就醉了,然后就被那位老人家的人抬到后面去了,后面发生了什么,霞姐您想想就知道了……”喜儿说道。

“竟然是这样的,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莫潇潇皱了皱眉头说道。

“小姐,是乐弦师兄说的啊,对了,这些乐弦师兄是怎么知道的?不管了……”喜儿说道,“小姐,反正就是这样的,这件事情里面,还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情……”喜儿有些神秘的说到。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说来听听?”莫潇潇说道。

“小姐,你不知道,我当时听乐弦师兄说的时候,都吓出来一声冷汗呢……”喜儿说道:“乐弦师兄说啊,临国侯爷当时进了房间之后,门就被反锁了,临国侯爷想要出去透透气,因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热,就是那种莫名其妙的感到很热,也不知道为什么,据说,临国候的酒量很好的……”

“侯爷不会是被人下药了吧?刚刚你说侯爷他的身体莫名其妙的发热?……”这个时候,战令忽然的插嘴问道。

“不是下药,但是,这跟下药的方式虽然是不一样的,但是结果是相同的……就是,那天晚上,宫里面的那位来人家给我们侯爷喝的酒,跟别人的酒不太一样,所以喝了几杯的时候,后也就醉了,还有就是,那些人吧后也送进去的那个房间,有一种香料正在点着,那就是能够催情的香料……”喜儿说道。

“喜儿,你说的这样的详细,就像是你亲身经历过的是的……”莫潇潇看着喜儿说道。

“如果说,小姐你有这样的感觉,不妨去怀疑一下乐弦师兄,今天他讲的才让人觉得她仿佛是经历过的嫩,真的是声情并茂的,让人不得不相信……”喜儿说道。

喜儿拿起桌子上面的一杯水,义勇儿进,接着说了起来:“然后啊,侯爷就和方姨娘一起那个什么了……然后呢,就有了莫音儿,咱们侯爷这样好的一个人,你说,他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没有什么名分吗?所以,就那样,我们后也就稀里糊涂的去了方姨娘……”喜儿无限感慨的样子说道。

“原来是这样……”虽然这件事情,自己原本在临国候府的时候,听见安清清小姨说过,但是这样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还真的不太一样……

“然后呢,咱们的夫人的为人又是极好的,临国侯爷去了方姨娘,我们妇人就将方姨娘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的对待,但是,渐渐地,方姨娘就漏出来马脚了,然后你知道的,我们夫人的心思都放在照顾临国侯爷和和救治灾民难民上面了,所以说,方姨娘就这样放开自己飞扬跋扈起来……”喜儿说道。

喜儿说的这一段儿话,其实不光是乐弦师兄跟她说的,还有大部喜儿自己亲身经历过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