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心机……/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弦师兄?……”莫潇潇小声儿的叫到。

“潇潇,你醒了?”乐弦师兄将那些药放到桌子上面,说道。

“醒了,乐弦师兄,多日不见,乐弦师兄在这个宫里面住的可还习惯吗?还有,那个盛宴,我听姐姐说,你陪着惠贵人姐姐一起去参加的,可有让皇上看出来些什么吗?”莫潇潇有些担心的说到。

“前几天,听他们说,宫里面举行了一场盛宴,全宫里面的人都去了,听说,再过几个月,皇上还要办一场,到时候周边的那些国家的人都会派人来……”莫潇潇说道。

“你看看你,生个病还不消停,这些事情都是皇上和你的那位太子殿下该操心的,你在这里说个什么劲儿啊?”乐弦师兄有些嗔怪莫潇潇的说道。

“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你们最近可好吗?”莫潇潇看着惠贵人,又看了看李远成说道。

喜儿这个时候回来了,刚刚出去送那位王安冉小姐。

“我们你就不用管了,我们都好得很,你现在要管的你知道是什么吗?”乐弦师兄一脸严肃地说道。

“乐弦师兄,我知道了,我知要管好我自己的身体!”莫潇潇开玩笑的说到。

虽然现在梦已经醒过来了,但是莫潇潇还是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梦就像是有什么隐含着的意思一样,钰清刚和李远成一起出征,自己就坐着中被自己的人出卖陷害的梦,自己真的是……这究竟是真的假的,这个梦究竟是在说明了还说明什么呢……莫潇潇在仔细的想着。

“你还在想,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身子了,”这个时候,乐弦师兄有些生气的说道,走到桌子的旁边,拿起一碗药来,药散发着浓浓的苦味,在屋子里面散发开来。

“惠贵人,我已经很女里的在掩盖这个药的枯萎了,只是这个药的味道实在是利害,到现在还是这样,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乐弦师兄有些抱歉地对惠贵人说道。

“没关系,只要潇潇能够好了,我做什么都可以,更何况只是一些苦味呢……”惠贵人笑了笑说道,在乐弦师兄的手里接过了这碗药。

“潇潇我知道你不喜欢苦味,但是你也是行医之人,知道良药苦口这个道理……”乐弦师兄说道。

“乐弦师兄,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莫潇潇摇了摇头,对乐弦师兄说道。

乐弦师兄笑笑。

“潇潇,你将这碗药喝了,”乐弦师兄说道。

“好。姐姐,就是劳烦你了。”莫潇潇说道。

“你说这句话见不见外!”惠贵人说到:“你这在外面住着的,怎么这样了?”说完了,笑了笑。

“姐姐,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面,宫里面可是发生什么大的事情没?”莫潇潇一边喝药一边问惠贵人和乐弦师兄他们。

“方姨娘要处斩了,就在这几天……”惠贵人说到。

“这个我知道,还有就是,莫音儿的孩子没了……”莫潇潇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惠贵人有些惊讶的说到,自己明明没有跟潇潇说过的啊,但是一想到乐弦师兄曾经去跟喜儿他们说过了,就明白了。

“乐弦师兄全都告诉喜儿了啊,喜儿再回来的时候,全部都告诉我了……”莫潇潇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就一直在等着你知道之后的号型模样呢,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报了仇好像还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呢?”惠贵人问道。

“惠贵人姐姐,你知道吗,我自从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就一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今天我虽然是报了仇了,但是,金钩我睡不好的原因又加了一个了……”莫潇潇有些无奈的说道,叹了口气。

乐弦师兄往前走了几步,坐到窗前的凳子上面,语重心长的和莫潇潇说道:“潇潇,我知道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但是,还有一件事情你要知道,这个乱世里面,就是这样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最后算公国的时候,大家都会看那个时失败的人进行了多少多少的砂率,但是,试问一下,难道说,赢了的那个人,就没有惊醒多少的额砂率吗?就是说,潇潇,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做事情,总要有人变成牺牲品的,而你,潇潇,就注定是要做大事的人……”乐弦师兄细心的开导这莫潇潇,想要她正视这个问题。

“乐弦师兄,你说的意思我都明白……”莫潇潇说道:“没关系,我就是有些……你知道的,我从小就是这个样子的……”莫潇潇又掉眼泪又笑的……

“惠贵人,你知道吗?”乐弦师兄对惠贵人说到:“潇潇她小时候啊,局因为踩死一只蚂蚁,养死了一只乌龟什么的,多会不开心好几天的,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不是全国上下都不允许养乌龟吗,那个时候,师傅为了不让潇潇惹祸上身,就偷偷的将她的乌龟拿去放生了,你可不是道,最后的时候,小小他知道了,费事不干了,说是师傅将他的好朋友给扔了……这个事情我们笑了好几年……”乐弦师兄呵呵大笑的说道。

“潇潇,原来你还做过这样的事情……”惠贵人忍俊不禁的说道。

“喜儿可以给我作证啊……”乐弦师兄又补了一刀,说道。

“乐弦师兄,不要说了……我都是到了……”莫潇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了,潇潇,外面的那个王安冉小姑娘,你是怎么人是的,我告诉你啊,你要小心着点儿,你别看他的年纪小,她的心眼儿可是多着呢,之前你一直不在宫里里面,没有听说过宫里面的这些八卦,我讲给你听哈,就是说,这个叫王安冉的小姑娘第一次进攻,因为觉得新鲜,就走得很慢,然后就跟给她带路进宫的小太监走散了……”惠贵人慢慢说着,莫潇潇和乐弦师兄还有喜儿都在认真的听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