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旧相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武德之所以这么心疼这些难民,是因为,自己小的时候,就是这些难民其中的一员来着。

“是,太子殿下.”尚武德有些激动的说道。

自己和苏钰清简直就是太和的来了。尚武德在自己的心里面想这,本来自己第一次跟着苏钰清出来的时候,是有些紧张的,毕竟一直跟着在太子殿下的身边的人是战令,儿占领的武功很高,最然自己经常和战令在切磋武艺的时候,常常会打个平手什么的,但是,自己怎么着也是拼尽全力的时候才会平手,所以说,战令的无公式比自己要好一点儿的,自所以,这个尚武德就有点怕自己保护不好太子殿下。

“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做了,你们大家都散了吧。”苏钰清转过身子,走回自己的马车,在快到自己的马车的时候,苏钰清隐隐约约的听见李远成的马车里面有什么交头接耳的声音,爱你隔壁是有人将自己的这个决定告诉李远成了吧,那个人说完了之后,李远成许久没有说话,苏钰清笑了笑,李远成这算是默许了?自己是堂堂的太子殿下,做点事情还需要你这么叛国贼允许?简直就是个笑话。

苏钰清在自己的心里面冷笑了一声,进了自己的马车。

前面的纷争解决了,队伍开始重新行进起来。

苏钰清听见李远成的马车里似乎又走进去一个人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马车忽然的开始颠簸,所以并没见到来,具体的声音就听不太清楚了,苏钰清想着,这个李远成的马车还真的是热闹啊,因为尚武德这个时候并不在外面,所以到底是谁进了李远成的马车,苏钰清无从知晓。

这个时候,苏钰清并没有多想,反正这次出来,自己已经做好了和李远成斗争到底的准备了。

想到这里,苏钰清抽出一本书来,随着马车的颠簸声儿,看了起来。

“你可知道,我们这一趟,要走多久才能到边界那里吗?”苏钰清忽然的探出头来,看着车夫说道。

“回太子殿下,咱们因为刚开始的时候走的很快,接下来就算是放慢速度,也顶多不到两天就到了。”那个车夫说道。

“我知道了。”苏钰清说道,将身子缩了回去。

就这样,一边看着书,一边行进着,一边还仔细的听着隔壁的车里慢的动静,苏钰清没有感觉,时间渐渐地的过去了。

“太子殿下,我回来了。”忽然间,外面的马车上忽然动了一下,像是什么人坐回来了一样,原来是尚武德回来了。

“这件事情办的还好么?”苏钰清问道。

“回太子殿下的话,这件事情多亏了您出面调解要不然的话。”尚武德说道,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钰清的话给打断了。

“就算是没有我,这件事情你也会处理的很好。”苏钰清说道。

其实尚武德完全可以当做没有看见的,但是那个时候,周围大半的都是李远成的人,而是,看哪个驾驶,都是对那些难民们不是很友好的样子,尚武德本来就很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再加上自己本身就是难民出身的,难念就有些不计后果的上前争辩了几句了。

不过,现在尚武德回想起来,还真是对亏了太子殿下后来过来了,就凭自己一个小侍卫的身份,还真的会有些支撑不住的。

“总之,谢谢太子殿下。谢谢您。”尚武德说道。

“没什么。”太子殿下笑了笑说道,没有将自己手上的书放下来。

过了一会儿,尚武德见到太子殿下没有说什么话了,便觉得这可能是太子殿下就说到这里了,便也在马车的前面坐了下来。

来回奔波很费神,尚武德刚想要眯一会眼睛,就听见李曼的太子殿下忽然说了一句话,太子殿下问道:“尚武德,你是不是跟占领一个进宫的来着?”

尚武德见太子殿下忽然又问自己,有些犯困的心思又重新开始清醒起来,说道:“会太子殿下的话,是这样的。”尚武德说道。

“那,为什么,占战令后来来到我的身边,而你却……”苏钰清有些疑惑的说到。

“这……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用提了,太子殿下今后我在您的身边保护您就好了,反正,我这不是能够有机会来保护您了吗?”尚武德摸摸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这一次你能够来的我的身边保护我,跟着我也会因为,我碰巧在院子里面碰见你在后面的小厨房那里打杂,你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太子殿下有些生气的说道。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太子殿下从来就是不喜欢这样性格的人,尚武德的性子就是这样的,但是,他还是个老好人,这一部分性格又让太子殿下觉得有些心软。

对,太子殿下其实早就认识尚武德了,当时尚武德和战令一起从侍卫里面选拔出来,太子殿下很喜欢他么你两个,所以就想让尚武德和战令一起跟着自己,但是后海的事情太子殿下有些模糊了,方正就是尚武德因为各个方面的因素,没有在太子殿下的身边待成。

至于其中的原因,太子殿下觉得其中很定有什么隐情,但是后来自己渐渐地竟然将这件事情淡忘了……

“所以,无论是刚刚那件事情,还是这次能够跟着太子殿下您出来,我都很感谢您啊……”尚武德说道。

“刚刚这一路上,跟我装作不认识是不是很费神?”太子殿下笑了笑说道。

“没有啊,我与太子殿下虽然是老早旧相识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单独的保护过您,也不算是很熟吧……”尚武德说道。

“你说的竟然还有几分道理。”太子殿下笑了笑说道。

“太子殿下过奖了……”尚武德有些诚惶诚恐又十分之尊敬的说道。

“好饿,从现在开始就不必开始装了,刚刚你我唱的哪一出,那些李远成的手下一定早早的回去跟他说了。”苏钰清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