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有点熟悉/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太子殿下,尚武德记住了。”尚武德恭恭敬敬的说道。

“刚刚你奔波劳累了,现在快休息休息吧,今天才是我们开始这场战役的第一天而已,今后需要费神的事情会更多的。”太子殿下说道。

“是,太子殿下,武德记住了。”尚武德说道,眼睛闭上了,斜依靠在马车上,闭上了眼睛。

太子殿下隔壁的李远成马车内。

“报李远成将军,这件事情果然就像是您猜测的一样,那个叫什么尚武德的,就是太子殿下的亲信,但是,今天属下们就看出来这一个亲信来,别的并没有……”

这个属下说这句话的时候,李远成的马车里面仍旧是有些喧闹的弹唱声儿,李远成小心谨慎的很,本着坚决不能让苏钰清他们听到自己的计划的原则,就一直在那些弹唱声儿中说这话。

“就没有看出来写别的什么人?她堂堂一个太子殿下,难道初次出征,就带这些人?是在低估我,还是她太自负了,太相信那个侍卫了呢。”李远成的一只手拿着酒杯,有些喃喃自语的说着这样的话。

“李远成将军,您也说是,这是太子殿下的第一次出征,您知道的,说不定他就是这样的自负,就只带了这样的一个侍卫。”那个属下顺着李远成的话说着。

“不可以这样妄下定论,那个太子殿下狡猾的很,往常的时候,都会带着那个叫战令的侍卫,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带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是,咱们不可以掉以轻心,谁知道咱们的这个太子殿下在耍什么花招呢。”李远成说道。

“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严密的看着咱们的这位太子殿下去。”那个属下有些因狠狠的说道。

“好,你下去吧。”李远成大手一挥说道。

“对了,你先别出去。”这个时候,李远成忽然叫住了那个属下。

“李远成将军,您找我还有什么事情吗?”那个属下见到李远成叫住自己,赶紧停下来出去的脚步,转过身子来看着李远成说道。

“你还记得,你的那些娘子和孩子是怎么死的吗?”李远成有些阴狠的问道。

那个属下听见李远成这样说,手上握着的拳头紧了紧,牙齿也紧了紧,对李远成说道:“李远成将军,就算您不提醒我,我也不会忘记的。”那个属下好像是很恨苏钰清的样子,听见李远成那样说完了之后,恶狠狠的说道。

几年之前,就在皇上将太子之位传给苏钰清的时候,那个时候苏钰清的手上刚好有一件打的案子,将这件事情完成之后,皇上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太子之位传给苏钰清了,大事,那件案子虽然看起来比较简单,但是由于前车的人很多,所以还是比棘手的。

幸好苏钰清小小年纪就展示出来他的雄才大略,将那件事情完美的解决了,但是由于事情实在是很严重,皇上龙岩大怒,正好当时京城里因为这桩案子的当事人,掀起一阵儿不正之风,皇上正好也是杀鸡儆猴的,将那家犯事情的官员家里,诛了九族。

但是,李远成留了个心眼儿,这件事情李远成企事业参与其中来着,但是那个时候,李远成的沿线买的比较多,所以就在事情暴露的前几天,李远成将自己的人忽然的全都撤了出来,然后转念一想,将里面的那个人家的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也一起带了出来。

那个孩子,就是此刻站在李远成的面前的那个属下。

“我知道,这件事情给你留些了很大的阴影,你要知道,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你就好好的听我的安排就好了。”李远成说道。

“是,属下明白。”那个人恭恭敬敬的拱了拱手说道。

“好,你明白就好,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休息了.”李远成说道。

“是,李远成将军。”那个人拉开马车的帘子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八个李远成的手下,朝着行驶在自己旁边的太子殿下的马车看了一眼,冷冷的笑了一声,便转过头去不看他们了。

“老马,你有没有觉得,刚刚忽然好像是有点儿冷?”这个时候,坐在马车外面的尚武德忽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对那个正在赶马车的人说道。

那个苏钰清的马夫转过头来看了尚武德一眼,然后又用眼色瞄了瞄自己的身后,尚武德瞬间明白了什么。

“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尚武德赶紧将自己刚刚的那个话题叉开说道。

“快了快了,别着急。”那个马夫说道。

“好,我就是性子比较急,别的没什么哈哈哈哈……”尚武德装作和马车的马夫开玩笑的缝隙时间里,偷偷地看了那个站在自己隔壁马车上,有些奇怪的人一眼。

不严不要紧,尚武德一看,微微的皱起了眉毛来——这个人在怎么忽然间看起来这么的眼熟?难道说自己的幻觉使然吗?但是又不太像,自己的观察力妃常人能比的,所以不太可能是自己的幻觉,自己肯定是见过他的,只是现在自己想不起来,是在那里见过他……

这个时候,那个马夫看到尚武德的脸上有点疑惑的看着旁边那车上的人,就也有些疑惑,但是没有着急转头看,心里想着,李远成这个人这么狡猾,那么他身边的人一定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自己得警惕一点才行。

尚武德收敛起来自己疑惑的表情,悄悄地对马夫说道:“注意观察点儿这个人,这个人不简单,”别的都没有多说了。

马夫用眼神回应了回应尚武德,没有点头,怕那个人看出来什么来。

尚武德装作在马车的外面坐着休息的样子,眼睛用余光观察者那个人,一边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努力的搜刮关于这个人这么熟悉的信息。

其实,也说不上很熟悉,就是,似曾相识,印象深刻,但是可能是有些久远,没有认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