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不甘/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侍女珠儿一边给李远成捏着背,一边在李远成耳边低语:“将军心情很好?”

珠儿是手下人送来给李远成的,说是父母双亡无处可去,手下人见珠儿长的聪明伶俐,稍加打扮不说是艳若桃李,小家碧玉总是算得上的,眼下将军夫人又不在,倒是乐意送给将军来讨喜。

珠儿虽然是小户,但是该有的教养都有,该懂的规矩都懂,眼下即便是被李远成抓住了手臂也只是惊呼一声,便乖巧地落在了李远成的怀里,小猫一样乖巧,似乎是知道李远成接下来想做什么,一双玉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李远成胸前点着火。

李远成握着珠儿莲藕一般光洁的手臂,嬉笑道:“珠儿能看出本将心情好?”珠儿来了没多久,就把自己的性子摸的一清二楚,这着实是个聪明的姑娘,李远成一开始也怀疑过珠儿的身份,毕竟太可疑,哪有这么巧的,虽说他是个将军,毕竟是大老粗一个,战场上厮杀指不定哪天就没命了,他不信会有人上杆子给他当丫鬟,可是观察了几天只发现珠儿如果是太子派来的卧底,也着实有点笨了,枪打出头鸟,那些个当卧底的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

“那当然,珠儿是将军肚子里的蛔虫嘛!”珠儿娇羞一声,将身子放软完全将自己放在李远成怀里。

李远成虽然贪图享受,却也不是重欲之人,白日宣淫更不是他会做的事,他轻轻抓着珠儿的手抵在唇边:“那珠儿可知道本将为何心情好?”

不是没有想过把珠儿送走,但是珠儿实在是太对李远成的胃口,他不重女色却喜欢被女人环绕的感觉,享受她们崇拜的目光,把珠儿送走实在是舍不得,再说了珠儿没有错为什么要送走,就算有问题也要留在身边,时刻小心才是。

“将军,可是在想太子殿下的事?”珠儿轻轻地说,一脸崇拜地看着李远成:“将军长的这么一表人才,战场上又是用兵如神,何以总被人压了一头?”

珠儿的声音带着怨怼,刚好说出了李远成心里所想却又不敢说的话,珠儿还是聪明的,没敢提太子殿下的名字,否则被人听了去难免会被降罪,敢对君主不敬。

“哦,你还知道战场上的事?”李远成享受着珠儿崇拜的眼神,脸上挂着一抹浅笑,看着珠儿问。

“奴婢虽然没上过战场,可是将军的战绩可是在坊间度传变了呢。”珠儿将声音控制的恰到好处,带着崇拜和敬意却不花痴引人反感,李远成听了本就愉悦的心情此时更好了。

嘴角上扬,眯着眼睛一脸放松地看着眼前的人:“哦,那坊间都说了些什么呢?”

珠儿最擅长察言观色,眼下见李远成心情实在是好,轻咳了一声,正色道:“坊间都言将军您是百年难遇的奇才,用兵如神能成大器。”

珠儿说着停下来看了一眼李远成的脸色,嘴角上扬,眼睛眯着一副很放松的样子,看到这珠儿便放下继续开口:“他们还是您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名将,堪称护国将军。”

珠儿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对于一个将军来说“名将”应该不至于招致什么怒不快才是。

谁知李远成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脸色倏地一紧,嘴角的上扬早已消失不见,脸色阴沉,一身凌厉展露无遗,到底是战场上厮杀中走出来的将军,杀气腾腾起身将珠儿掀翻在地,珠儿颤抖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不敢喊疼,直接跪倒在地,求将军开恩。

名将?

护国?

李远成冷笑一声,看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眼神也变得嘲讽起来,她可是他李远成并不想做什么将军,更别提什么护国了,他做梦都想颠覆了这天下,坐上那万人之上的位置。

“奴婢该死求将军开恩。”珠儿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李远成则居高临下地看着珠儿,说话的话冰冷不带有一丝一毫感情,哪里还有刚才的温情脉脉:“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奴婢不该听信坊间传言,奴婢既跟了将军,凡是当以将军为重。”跟了李远成这么久,珠儿当然知道怎么哄好李远成,看李远成依旧脸色铁青,珠儿咬了咬牙:“将军打下大片江山,现在反倒还被那草包太子压了一头……咳咳……”

珠儿还没说完就被李远成一把掐住了脖子,咳的一张小脸通红,李远成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看着珠儿冷冰冰地道:“你可知祸从口出,管好自己的嘴不该说的不要说。”

李远成说完松开手将珠儿狠狠一推,珠儿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李远成眯着眼睛看着她,还真是脆弱不堪,那草包太子殿下在李远成看来比珠儿强不了多少,只是顶着个太子殿下的头衔,才有些不好对付罢了,还有他的太子妃,如果不是莫潇潇,太子殿下早死了上百次了。

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李远成铁青的脸色突然勾了勾嘴角,脸上挂着一抹邪魅的笑,虽说看着有些吓人,但是总算是笑了不是,珠儿悄悄松了一口气,将军为人仗义什么都好,平时也不大容易发火,今天这样的实在少见,珠儿抖了抖身子,看来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点。

李远成邪笑着出去了,留下珠儿一个在地上想,看来以后还是要少在将军面前提太子殿下为好。

李远成发火也就那一会的时间,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勾了勾嘴角,他为什么要生气,现在烦恼的应该是太子殿下吧,他心心念念的太子妃似乎生气不理他了。

堂堂一太子殿下竟然怕太子妃到如此地步,还真是给皇家丢脸,不,他就不配做皇家的人,也不配做那个位置,万万人之上的位置当然是只有自己才能坐。

“让开!”

李远成面色微怒地看着拦住他的人,目光犀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