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挑衅/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远成脸色白了白,过了会才道:“末将讲话一向如此。”

“哦,是吗?常言说军人性子直爽,说话耿直,将军战场上厮杀这么多年怎么脑子里的弯弯绕绕比文官还多?”

李远成一愣,接着便面带疑惑地上下打量了苏钰清一眼,人人都说太子苏钰清殿下为人热忱,可惜能力不行,幼年被其他皇子欺负,长大了又被百官嘲笑,怎么每次跟太子殿下对上,李远成都会怀疑他是不是错信了坊间传言,这哪里是个草包太子。

苏钰清自然也注意到了李远成探究的目光,大大方方地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任凭打量,他李远成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自然影响不了他的心情,让他轻皱眉头的是莫潇潇竟然不听他解释,就开始了跟自己的单方面的冷战,他就算是想道歉,也得莫潇潇肯听不是。

这么想着苏钰清握着水杯的手指轻轻用力,茶杯里的水微微波动,似要溢出茶杯,忽然注意到了旁边一道让人不太舒服的视线。

顺着看过去是李远成探究的目光,眼下还不到摊牌的时候,苏钰清悄悄平复了下情绪,将水倒了,重新换上一杯新茶,淡淡地看着李远成:“将军何必想像是个妇人一样缩手缩脚的!”

李远成皱了皱眉,面露不快,他怎么就像一个妇人了,似乎是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苏钰清倒了杯茶朝李远成的方向推了一下:“想说什么不敢说,顾左右而言其他可不是比村里的妇人还不如。”

李远成都要气炸了,听到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生了嫌隙,他本是来看人热闹的,结果这草包太子非但不见一点颓废之色反倒比平时还伶俐些,竟然还敢出言讽刺他。

这么一看苏钰清的形象倒是和坊间传言对上号了,这草包行事随性全不顾他人看法,只是今天的苏钰清用词比之平时犀利了不止一点,看来太子妃的事果然是苏钰清的软肋,这么想着李远成的心情好上了不少。

“末将只是关心太子殿下却被太子殿下嘲讽妇人之举?实在是令末将寒心啊。”李远成看着苏钰清,面露无奈。

苏钰清冷哼一声,面上挂着一抹不屑的笑容:“怎么?本宫与太子妃如何是我们夫妻二人的事,小打小闹的夫妻情趣将军也来关照一番,这等事不是村头的长舌妇人所为吗?”

李远成面色一沉,都说太子殿下能力草包,何曾有这么伶牙俐齿的时候,李远成被苏钰清嘲讽一番,面子上挂不住,脸色铁青地看着苏钰清:“臣先行告退!”

说完李远成狠狠地一甩衣袖,大阔步走了。

太子府内,莫潇潇正盯着眼前的屏风出神,喜儿顺着莫潇潇的视线看过去,黄沙漫天的戈壁滩上,一人策马而来,引起黄沙漫漫,风吹动发丝随风起舞。

喜儿知道太子妃这是想念太子殿下了,上前将手里的点心放在桌上:“太子殿下一定吉人自有天相,娘娘还是吃点东西吧。”

莫潇潇看着眼前的屏风,面色忧郁:“放着吧,我吃不下。”

“娘娘可是太担心太子殿下?”喜儿担忧地说:“可是自从太子殿下走了之后,娘娘胃口就一直不好,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

“我没事,我只是有些……”莫潇潇说着自嘲地笑了一声,将下面的话咽了回去,再开口却是:“罢了罢了,是我多想了吧。”

“娘娘应当多吃点东西等到太子殿下凯旋归来的时候才能好好庆祝一番。”喜儿听闻立即将碟子里的点心往前推了推。

梨花酥,入口香甜却一点也不泥,更难得的是厨师略通书画,上面雕刻花纹更是赏心悦目,莫潇潇看着也来了食欲,伸出素手拿起一块。

轻咬一小口,果然甜而不腻,只是一小块点心还没吃完,门外便有人来通报,突厥来信了。

莫潇潇一惊,站了起来,随手将吃到一般的点心放在了碟子里面,喜儿会意让传信人进来了。

“何处来的信件?”莫潇潇问。

“突厥来的加急信。”来人恭敬地将信递了过来。

听到突厥两个字,莫潇潇的心中突突直跳,从早上醒来就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她虽不是迷信之人,小心点总是没错的,更何况事关苏钰清她就没办法安然处事了,接过信件仔细地看着。

喜儿惊了一下刚想提醒太子妃小心点,虽说太子府的信件没人敢做手脚,但是信封涂药害人的事也不是没有过,此时见莫潇潇一惊打开了,也只有苦笑一声,就算是有毒也来不及了,想了想便专注地看着莫潇潇,只是见莫潇潇皱起的眉头久久不见放下,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

喜儿赏了钱打发了送信的人,担忧地看着莫潇潇:“娘娘,怎么了?”

“出事了。”莫潇潇合上信封,脸上的表情带着担忧,只是此时心情也已经平复了下来,一脸坚定地说:“准备一下,我要去突厥一趟。”

喜儿知道莫潇潇既然执意要走,一定是因为出了大事,只是这突厥不比皇城,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这一路凶多吉少出了事可怎么办。

莫潇潇怎么可能不知道喜儿在想什么,只是突厥她非去不可,见喜儿犹豫皱了皱眉:“去准备一下,我非去不可。”

喜儿知道莫潇潇决定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的,她所做的只能是配合,喜儿动作也快,不一会功夫就收拾好了些许西软,又放进去了些银票和值钱的首饰给莫潇潇路上打点用。

莫潇潇稍作思考,在喜儿耳边低语几句,喜儿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太子妃不是寻常人,要出太子府谈何容易。

“娘娘疯了!娘娘疯了!”喜儿扯乱了自己的头发,一边喊着一边跑了出去,形容狼狈。

喜儿一下子跑出去好远,才惊魂未定地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低语:“疯了疯了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