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战令来了/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妃殿下,您先跟我说明白了,您没有不舒服什么的吗?”这个时候,下上海忽然说道。

“这句话怎么说?”莫潇潇有些疑惑的看着小上海说道。

“就是,您一直说梦话来着,我的妈妈从下揭盖苏我说,说梦话的时候,是有些不舒服的时候。”小上海一脸的认真,感觉让人无法怀疑。

“我没有了,就是有点儿饿了。”莫潇潇有些抱歉的说道。

“饿了?这好说,我这就给您找点吃的来。”小上海说道,“您在这里等着我,我这就出去给您找吃的。”

“别别别,还是不要了,咱们还是这样吧,一起出去,要不然的话,我们会找不上一期的,那样就麻烦了,我对这里一点儿都不熟。”莫潇潇说道。

小上海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也好,那咱们就一起出去吧。”

“走这里比较好,这里的人比较少,很少有人能找到这里。”出来草垛,莫潇潇和小上海借着蒙蒙的夜色,沿着一条路小心翼翼的走着。

“你确定这条路就是通向后厨房的那条路吗?”莫潇潇看着眼前的这条路说道。

“是的,太子妃殿下,这条路就是,上次我半夜饿了,偷偷地跑出阿里的时候,就是沿着这样的路走,才一路走到了后厨房,这里我挺熟悉的了……”小是那个是的话还有没有说完了酒杯莫潇潇嘘了回去。然后被莫潇潇快速的拉到一个营帐的后面。

“暗号!”走在莫潇潇他们前面的那俩人被一伙人用剑低着,正在拷问着什么,莫潇潇仔细的听着。

“今,今晚夜色真美”

“好饿,过去吧。”

“原来这是这个样子,他们晚上的活动居然是有暗号的。”莫潇潇一脸惊奇的看着小上海说道。

“的确是这样,李远成军队和府兵里面纪律严明,所以有什么暗号之类的并不奇怪。”小上海说道。

“我想也是,李远成这么谨小慎微的人,怎么会走寻常路呢。”莫潇潇笑了笑说道。

“李远成一向是这样的。”小上海说道。

“那咱们就走另外一条路好了,太子妃殿下您跟着我来。”小上海说道。

“还有另外一条路?”莫潇潇惊奇地问道,原来这路看似只有一条路的样子,都是障眼法啊。

“当然了,太子妃殿下,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抵御得了突厥他们的偷袭吗?!”小上海说道,哟西额得意的情绪在里面。

“很有想法,这是谁想出来的点子啊?”莫潇潇问道。

“这是太子殿下,虽然他之前没有来到这了地方,但是在身在朝廷之中,却给我们提出来了很多有用的电点子,这就是其中一个。”小上海说道。

“就知道他闲不住,虽然人在家里,但是每次有什么边疆的事情了,他肯定是比谁都紧张。”莫潇潇笑着说道。

“过了前面就是了,太子妃殿下.”小侍卫说道。

“在呢里?这里?”莫潇潇指了指自己眼前的路问道。

“就是这里,您不要瞧不起这条路,这条路让我们救了不少的人呢!”小上海说道。

“我没有看不起啊。”莫潇潇说道:“咱们走吧。”

“好,”小上海说道,在前面引着路。

“就是这里了,莫潇潇,您进去找些吃的来吃吧,我在外面给您把风,如果我发出来什么奇怪的声音的话,您就赶紧从后面的那个窗户爬出来,明白吗?”小上海交代说道。

“我知道了,一看你们就没少干过这样的事儿!”莫潇潇笑着说道。

“的确……”小上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苏钰清的营帐内,苏钰清快速的换好了,外面的那些士兵们的衣裳,就要出门去,这个时候,有人进来高高,说是战令侍卫在外面等着。

苏钰清一听是战令,心里面的登了一下,自己临走之前,曾经宅人给战令拖过话的,让她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离开潇潇半步,现在战令来着这里的话,就是说,潇潇也已经在这里了,并且,外面求见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两个人,就是说,阿门口中的,今天找到这里的那个女人,就是潇潇了!

“潇潇来了吗!来人呢,快让战令进来!”苏钰清的声音有些洪亮的喊道。

“是,太子殿下.”那个人一看太子殿下有些激动,就知道,看来事情有眉目了,连忙将站在外面等着的战令请了进去。

“战令!你怎么来了?潇潇呢,他跟你在一起吗?”苏钰清一边看着战令一边看这战令的身后,但是并没有看到战令的身影。

“会太子殿下的话,战令并没有跟太子妃殿下一起来。”占领很是惭愧的说道。

“你这句话是什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并没有跟潇潇一起来?潇潇是自己慈宁宫皇宫里面来到这里的?”苏钰清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问道。

“是这样的,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当时太子妃殿下在宫里呆的好好,然后有一天,就忽然的收到了一封信件。”战令说道。

“什么,潇潇收到一封信件?这句话怎么讲?”莫潇潇问道。

“是这样的,太子妃殿下收到那封信件之后,就以为是太子殿下您的人发给太子妃殿下她的,然后就一急之下,偷偷地瞒着我自己一个人来到这儿了。”战令万分懊悔的说道: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然后我就快马加鞭的赶过来了。”战令说道。

“潇潇一个人来了,路上得遇到多少事情,我们一行人来的时候,就已经够艰难的了。”苏钰清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面上漏出来一些难色。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信件儿?”苏钰清忽然想到,战令刚刚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潇潇曾经收到了一个信件儿然后才要忽然的来这里的。

“就是太子殿下您派人送去的一个信件啊,我没有见到,是喜儿告诉我的。”战令有些怀疑了,看着苏钰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