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灰头土脸的莫音儿/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脸面都已经撕破了,那就没有设么好说的了,那就开始争夺吧,把所有的自己从在朝为官的时候开始积攒下来的怨念,统统的报复给太子殿下,看看她会用什么样子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呢?

“知道了,但是,李远成将军,属下愚笨,如果太子妃殿下闻起来,我们该怎么说呢,将他就那样不明所以的捉来的话。”那个属下说道。

“笨!你们就说,因为这里是皇上派来平反突厥的军队,太子妃殿下他一个弱女子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不安全,所以我们就帮她一把,让她到这里来锁闭战乱,等到解决了突厥这些人的时候,带着她回皇宫去。”李远成说道,在椅子上面坐了下来,看着下面的人说道。

“小的明白了”说完了,那个人就朝着其他的人使着眼色。

众人纷纷退了出去。

看来这个小丫头还真的很召太子妃殿下的喜欢啊,不知道,如果自己将这个人擒来的话,太子殿下会是什么样子的反应呢?

饭桌上面。

“那个场面,简直了。”安清清说道。

临国候沉默着,梁公子示意安清清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但是安清清就像是故意的一样,还在说着,终于,临国候咳嗽了咳嗽,说道:“清清啊,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说这些事情了吧。”

“是,侯爷。”安清清终于满意的闭上了嘴巴。

安清清一闭上嘴巴,瞬间屋子里面没有了声音。

大家都在吃着饭,各怀鬼胎。

梁公子装作不经意的时候,看了莫音儿一眼。

今天是这个莫音儿自从嫁到李将军府之后,第一次一个人坐在这张桌子面前吃饭。

吃饭之前,临国候特意的吩咐了安清清,让他安排人去跟莫音儿数一声儿,如果不想大家一起吃饭的话,那就找人将饭带到他的房间里面去。

皇上封了李将军府的时候,特赦,让莫音儿将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临国候府去,今后就仍旧住在临国候府,念在她刚刚是去小孩,就没有让他带着罪名进天牢。

临国候为了这件皇上的特赦,在朝堂上长长的给皇上扣了一个头。

但是今天安清清得了这件事情做的时候,从中使了一些小手段,给了那个丫头一些碎银子,然后让她把传的话给改了改,说,临国候觉得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大家聚在一起才好,让莫音儿小姐务必过来一起用膳。

莫音儿本来就心上很脆弱,自己嫁了出去,,然后如今有这样的回来,比被男人休了还丢脸,所以一回来,父亲让她去一起用膳,莫音儿没有敢推辞,仍旧是拖着病怏怏的身子,灰溜溜的去了。

用膳的时候,安清清将方姨娘行刑的时候因为调换人被重新抓回大牢的事情重新说了一遍之后,临国侯紧紧吧扒拉了几口饭就走了,说是最近这几天,太子殿下没在宫里面替他分忧,所以自己要赶紧的去宫里面,跟皇上分担分担。

安清清将临国侯送到了门口,说是,自己会好好的照顾好音儿的,自己虽然不喜欢她,但是自己还是知道分寸的。

临国侯没有说什么,他什么都知道。

“好了,他们都走了,你也就不用再装了。”这个时候,刚刚在饭桌上还一言不发的莫音儿忽然开了口,说道。

“装什么装,我看见你就恶心。”安清清轻描淡写的说到:“更不用说什么,让你的名字从我的嘴巴里面说出来了。”安清清自顾自的在饭桌上面吃着饭说道。

“你们就得意吧,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正义……”莫音儿说着,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清清给打断了。

安清清说到:“哎哎哎,我劝你还是拉倒吧,你这是想要说什么?说你们夫妻俩一直站在正义那边儿?你们还真是脸皮够厚的啊,你们这样说,也不问问,正义这俩字儿愿不愿意跟着你们吗?你们难道说不想要脸面了吗?哦对,我忘记了,你们夫妻俩一向是不要这种东西的来着。”安清清斜着眼睛看了安清清一眼说道。

“你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反正我自知我现在落难了,等到我夫君回来了,看你还说什么。”莫音儿似乎是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说道。

“你这就搞笑了,莫音儿,难道说,你直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楚现实吗?”安清清听见莫音儿这样数着,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筷,看着莫音儿说道:“莫音儿,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皇上这次就是下定决定要将李远成将军府上下斩草除根吗?你这样的身子救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啊皇上看来也是怜悯之人,要不然的话,管你是不是刚刚失去孩子,一样将你发配边疆去了,你这样可好,不懂得感激皇上的隆恩也就算了,”安清清看了看梁公子,有转过头去看着莫音儿说道。

“你竟然还指望着你的那个什么李远成将军回来给你重整府宅?你真是想得美啊,封了就是封了,你还听谁说过什么,皇上风过的宅子还重新打开过吗?皇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还会反悔吗?你真是搞笑了,莫音儿。”安清清有些觉得好笑的说道。

可能是经历过那些封宅子之类的大风大浪之类的了,莫音儿的性格之类的,也开始变得隐忍起来。

安清清说这段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他们面前的这桌子菜被莫音儿一气之下掀掉的准备了,安清清都已经将碗筷放下了,但是让安清清有些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没有说什么别的话,整的安清清倒是有些不自在了,这个小魔头今天这是怎么了?终于认清楚现状了?

这个时候,梁公子看到莫音儿这样,终于懂了恻隐之心,对安清清悄悄地说道:“他刚刚失去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肯定是悲痛欲绝的,你这样说的话,他如果心里时期的脆弱的话,去自杀了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