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是陈太医/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得很,你不用担心,还有就是,我想要给你讲讲我做的那个梦。”莫潇潇说道,接着烛光看着苏钰清的眼睛说道。

“什么梦?美梦还是噩梦?”苏钰清说道,没有松开莫潇潇的手。

“是个噩梦,是个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噩梦。”莫潇潇看着苏钰清,眼神有些放空的说到。

“噩梦?梦见谁了?难道又梦见上一世的那些事情了吗?”苏钰清有些痛心疾首的说道。

如果说,莫潇潇扥写不好的经历,是在现实中的话,自己就算是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帮莫潇潇走出来的,但是,莫潇潇的心结是在自己的上一世里面,这个自己就有些无能为力了,苏钰清没能做到的就是,就是好好的陪着莫潇潇,不让她有什么想这件事情的趋势。

“我昨天晚上,你说我睡了两天两夜,我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自己是在那天的晚上梦见的那个事情你够了,我梦见了很多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光怪陆离,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实在是很清楚,你知道吗,我记得,你和莫音儿在一起。”莫潇潇有些康库苏钰清的眼神,说道。

“潇潇,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我和莫音儿在一起,怎么可能,就算是没有你的话,我和他也是不可能的,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我喜欢的类型不是莫音儿的那种样子的。”苏钰清呵呵的笑了出来,说道。

“你喜欢的类型?你还有喜欢的类型?”不管莫潇潇是处在设么样子的状态,都丝毫不会耽误她生气吃醋。

“对啊,你觉得呢,难道不是说,每个人都有喜欢的类型的吗,”苏钰清对莫潇潇的惊讶表示不解,说道。

莫潇潇不想要什就什么,只是要啊哟头,说道:“你喜欢设么样子的类型的?”看着苏钰清,莫潇潇想要看看苏钰清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我喜欢你这样类型的,并且名字必须得叫莫潇潇才行,别的我一个都没有兴趣。”苏钰清认真地说道。

“你又逗我,我还以为,你真的有那些什么喜欢的类型,想要纳妾,往东宫里面娶进来什么太子侧妃呢。”莫潇潇在苏钰清的胸口上不轻不重的锤了一下,说道。

“潇潇,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和你相处了这么久,你还不清楚我是什么样子的脾性的人吗,竟然还会在梦里梦见我这样,真是。”摇摇头说道。

在梦里面的时候,我着实是被你伤到了,你知道吗,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我是一点都不畏惧生死的,我只想着,跟那个莫音儿同归于尽好了,你们这个样子对我,我也不要活了。”莫潇潇说道,将自己的手上力道紧了紧,说道。

“潇潇,今后这中想法,你有都不要有,你知道吗,你这样的话,我会很伤心的,你想要去死,我难道就能独活吗?”苏钰清认真的说道。

“不不不,咱们不要我一醒来,就说什么生啊死啊的,我不喜欢听这些。”莫潇潇说道。

“我知道了,今后我再也不会说什么生死之类的了,潇潇,我们都好好的活着,好吗?”苏钰清看着莫潇潇说道,吻了吻莫潇潇的额头,说道。

“太子殿下,臣来晚了。”这个时候,外面忽然出来太医的声音来。

“陈太医,你怎么这么晚才过来。”苏钰清听见外面的声音,对着外面说道:“太子妃殿下都已经醒了很久了。”

“臣该死,来的路上碰见了李远成将军的人,在找什么人,拥挤得很,推推搡昂的将我的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给打落了,收拾了半天在外面,所以就来得晚了。”那个太医解释的说到。

“我知道了,你快快进来帮太子妃殿下看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莫潇潇醒来的时候,说是自己做了很长的梦,你给看一看。”苏钰清说道。

“臣知道了。”说完了,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面的汗,说道。

“太子殿下,麻烦您还是先出去一下吧,您在这里面的话,不太方便臣给太子妃殿下医治。”那个太医说道。

“哎,你不是陈太医了,你是谁,陈太医呢?”苏钰清看着那个人,警惕的说到,这种特殊的时期,就得谨慎一点儿,要不然的话,容易上了李远成那个小人的当。

“啊,是这样子的,太子殿下,今天陈太医有事情,没有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那个人说道。

“陈太医去了哪里?”太子殿下眯了眯眼睛说道,这就很可以了,陈太医是这里的最德高望重的大夫额,但是这个时候,却不在这里,究竟是去了哪里?还是说,被谁召见去了呢?

“小的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听下面的伺候着的小丫头说,好像是李将军的营帐里面有人受伤了什么的,别的小的就不知道了。”那个人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李远成的营长里面有人受伤了,但是,你们就不知道,我这里受伤的是太子妃殿下吗,你们真是……”

“钰清,你不要怪他们了,我自己本来就会医术,你让他进来好了,我可以的。”里面的莫潇潇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声音,所以赶紧说了几句话,提那个小太医求情。

那个太医看了看太子殿下只见太子殿下示意让他进去,那个小太医就进去了。

“臣叩见太子妃殿下.”那个小太医一进去,就给行了一个叩拜的大礼。

莫潇潇看着那个小太医,说殴打:“你这是为何?”

“太子妃殿下,您有所不知,臣来这里之前,受过您和临国侯爷的恩惠,所以这次得知太子妃殿下您再这个军营里面,自然是想要前来为您效力的,今天战令侍卫到后面去请陈代富的时候,是臣毛遂自荐,战令侍卫才让我跟着前来的。”小太医一边说着话,但是并没有从地上起来,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