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看一下方姨娘/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潇潇,我先出去了,”苏钰清咬了咬牙,走了出去,交过来战令,让他让下面的士兵们出去打听小上海的具体的消息,然后继续和副将们讨论着和突厥的战事。

苏钰清走出去之后,莫潇潇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自己来了这么久,光是路上就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自己又输了这么久的时间,竟然没有给惠贵人姐姐乐弦师兄他们报个平安。

“来人呐。”莫潇潇喊道。

“是,”这个时候,进来一个小侍卫。

在这里,谁也没有想到,会有女人来,所以没有带什么随行的丫头伺候,莫潇潇就派了几个做事情比较认真的小侍卫在莫潇潇的身边伺候着。

“你去拿纸笔来,我要写封信。”莫潇潇说道。

“是,”小市委听了,赶紧出去那个纸笔,苏钰清看见那个小侍卫拿着那些东西进去了,知道了,莫潇潇要做什么事情,在心里面后悔起来,自己应该在接到小霞的时候,第一时间跟乐弦师兄和惠贵人他们报个平安的,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们也该担心了。

“你下没出去吧待会我让你进来的时候你再进来。”莫潇潇对那个小侍卫说道。

“是。”小侍卫赶紧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莫潇潇就将那个小侍卫进去,将一封写好的信件拿了出来,交给了苏钰清.

“我知道了,你叮嘱一下太子妃殿下,让他好好休息,我商量完这些事情,就进去陪她。”苏钰清说道。

写完写,莫潇潇就在床上躺了下来,最近这些日子自己实在是太累了,但是这样痛痛快快的睡了好几天之后,精神有些恢复了,躺了下来之后,竟然有些睡不着了。

莫潇潇转过头去,这里实在营帐的最里面,根本看不见,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见周围都燃着火把,“这应该是晚上吧,也不知道宫里面怎么样了,方姨娘已经行刑了吗,莫音儿有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情啊。”这样想着,莫潇潇的意识有些模糊了,渐渐地进入了梦里面。

在还没有进入梦境的时候,莫潇潇就有意识,知道自己又要做梦了,心浅浅的想着,自己可千万不要在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了。

“皇上有没有说什么?”

惠贵人的宫里面,惠贵人看着一个小丫头说道。

那个小丫头摇了摇头说道:“回惠贵人的话,并没有听说皇上说什么意思。”

“不会把,乐弦师兄,你说,会不会是这样,临国侯爷是不是听说方姨娘要行刑了,然后就有些不忍,于是就跟皇上说了些什么,方姨娘最近才没有消息了?”惠贵人问乐弦师兄说道。

“惠贵人,你不要这样想,就算是临国侯爷有什么反悔的意思了,皇上一眼基础,既不会反悔的,皇上已经下了的圣旨,还有反悔的余地吗?更何况,方姨娘这一出狸猫换太子,已经犯了欺君的大罪了好吗?”乐弦师兄说道,摇摇头便表示并不赞同惠贵人的说法。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就是觉得没有底儿,着皇上为什呢么也没有给出来什么确定的意思啊,我这心里老是不安心。潇潇走之前,方姨娘就已经确定行刑的,如果潇潇回来时候,还是这样的情形,潇潇肯定会着急的,我得想想办法才行。”

惠贵人说到,已经坐不住了,起来走了几步,然后忽然惊喜的对乐弦师兄说道:“乐弦师兄,乐弦师兄,你说,我去天牢一趟,看看那个方姨娘还在不在哪里,怎么样。”

“不可不可,那里那么的险恶,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不行不行,就算是笑笑在这里他也肯定不会同意你去那种地方的。”乐弦师兄赶紧拒绝的说到。

“今天上午的时候,的确是有消息说方姨娘已经被那些锦衣卫给捉回来了,但是,我们毕竟是没有看到,万一,这是假的呢,岂不是辜负了潇潇和她的娘亲?我虽然是不喜欢看见什么杀生那种罪孽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的意义不一样,我就算是再反感,也要帮助潇潇把这件事情租做完。”惠贵人忽然坚定的说道。

“惠贵人,你不可以这样冲动,咱们这件事情需要好好的商量一下,你万万不可轻举妄动你知道吗?”乐弦师兄有些紧张地看着惠贵人说到。

惠贵人叹了口气,没有在说什么。

是夜,外面一片漆黑,万籁俱寂。

一个一身黑衣服装班的人影闪现了一下,消失在茫茫的黑色里面。

乐弦师兄回到自己的寝殿之后,有些不太放心,想要回去看看惠贵人,再劝劝她不要这样意气用事,但是等到乐弦师兄赶到惠贵人的宫里面的时候,里面已经一片漆黑了。

“你们惠贵人呢?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下了?”乐弦师兄有些怀疑的看这里面说道。

那个小丫头看上去有些紧张的样子说道:“回乐弦师兄的话,我们惠贵人今天觉得身子有些不大舒服,所以就早早的睡下了,您还是明天再过来吧。”小丫头说道。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惠贵人的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叫太医来呢?”乐弦师兄有些着急地说到。

“不用了,太依赖的话,还都半个多时辰,还是我来吧,反正惠贵人的身体也是一直我在把脉的。”乐弦师兄说道,就想要走进去。

这个时候,小丫头忽然的拦下了乐弦师兄,说道:“乐弦师兄,现在,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你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恐怕不好吧,还有就是,皇上如果来了的话,这就说不清楚了您说是不是?”那个小丫头说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刚刚不是说,惠贵人的身体不会很舒服吗,我给惠贵人看看,有什么错,就算是我有什么错,那也等到皇上来了之后,再说啊,你平时不在这里自然是不知道我和惠贵人的交情。”乐弦师兄有些生气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