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一切尽在掌握/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里,惠贵人宫内。

“英惠,你早点儿休息,今后你的病情就已经慢慢的稳定下来了,恐怕今后早上就要去给皇后请安之类的对了。”乐弦师兄说道,看着躺在床上的惠贵人说到。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惠贵人和乐弦师兄已经很熟悉了,说话什么的都已经开始不再避嫌了,而是就是那样直接的直呼其名,而且惠贵人睡觉的时候,乐弦师兄都会等到惠贵人睡着之后,然后再回自己的寝殿休息,久而久之,这竟然还成了一种习惯。

“今天晚上你真的是吓到了,今后你这种事情的时候,一定要跟我提前说一些你知道吗?”乐弦师兄有些责怪的意味对惠贵人说到。

“我明白了,乐弦师兄,让你我我担心了,我就是怕潇潇他们好不容易将方姨娘他们打败了,在这种关键的点儿上,再出什么差错就不好了,我才会这样的冲动,乐弦师兄,你就原谅我吧。”乐弦师兄有些愧疚的说到,自己的这种不成熟的动作,终究还是将乐弦师兄牵扯了进来。

“没什么,我有说过你连累我之类的吗,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况且,你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潇潇,这就不用多说什么了。”乐弦师兄帮胡贵人掖了掖被角,说道:“英惠,你早睡,我这就回去了,要不然的话,被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乐弦师兄说道。

惠贵人虽然有些舍不得乐弦师兄离开,但是也不想要乐弦师兄为难,说道:“是,我知道了,乐弦师兄.”说完了,就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乐弦师兄感觉惠贵人已经晚完全的睡着了,赶紧动作利落的起身,匆匆忙忙的回到自己的寝殿,画上了一套夜行衣来。

“乐弦师兄,您这是要去哪里?”这个时候,在乐弦师兄的宫里面伺候着的小丫头问道。

“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就好了,”乐弦师兄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如果明天惠贵人问起来的话,你就直接说,我从他的宫里面回来之后,就直接睡下了,我的这个动作千万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知道吗?”乐弦师兄对那个小丫头说道。

“我明白额,乐弦师兄,您就放心好了。”那个小丫头赶紧表明自己的忠心说道。

“好,那就好,”乐弦师兄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穿好了夜行衣,乐弦师兄将一块黑布梦在了自己的口鼻上,看着那个小丫头说道哦,“好了,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就先出去吧。”

“是。”那个小丫头立刻就出去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个一身夜行衣的人骑着一匹马,紧紧往城外赶去,但是并没有去城门的笛地方。

乐弦师兄在宫里面待的时间也不短了,期间,莫潇潇在宫里面的时候,曾经跟乐弦师兄说过一个不经过城门出皇宫的地方,这里还是苏钰清跟莫潇潇说的。

乐弦师兄骑马骑得很快,但是这匹马并没有发出来什么大的声响,这是莫潇潇发明的,在马的蹄子上面绑上了一些东西,可以让马跑起来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想到这里,乐弦师兄就笑了起来,本来以为都是莫潇潇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说出来玩儿的,但是没有想到,真的用到了实践上面的时候,真的有用啊。

“看来就是这里了。”晚上这里不太好认,但是乐弦师兄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之后,还是断定,就是这里。

果然,乐弦师兄将马拴好,然后纵身一跃就跳了出来。

出来了之后,乐弦师兄冷笑了一声,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小崔!小崔!”一个声音在黑暗里悄悄的叫喊着,但是,这个声音叫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回应的声音,那个人仍旧是没有死心,仍旧是在叫着。

哪个人不知道的是,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的大树上,有一双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小崔!小崔!你在这里吗?你在不在?小崔!”那个人小心翼翼的叫喊着,可能是叫喊的那个人终于听见了,那个人的叫喊竟然有了回应。

“我在这里!”有一个短促的女声回应道。

“小崔!小崔!你真的在这!”那个人的声音里面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惊喜。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这里实在是有些不太安全,所以我才没有立刻的回应你。”那个女孩子说道。

“原来是这样,小崔,今天晚上我们的那个行动失败了,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有没有事情的。”那个男人说道。

“我没有事情。”那个女孩自己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个人说道。

身后的乐弦师兄笑了笑,原来是她啊。

乐弦师兄记得,自己第一次到临国候府的时候,跟着莫潇潇和苏钰清一起去的,然后那个时候呢,有一个小丫头曾经故意的试探过自己的武功,当时的时候,自己还没有怎么多想,但是这个时候,乐弦师兄笑了笑,看着那个小吖头和那个看管天牢的人有些暧昧的说这话,心想,自己就不来打扰这对鸳鸯了,就让他们快活一阵儿吧。

乐弦师兄身形一消,消失在夜色里。

转眼间,就是第二天一早,乐弦师兄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声音传来。“你醒了吗?”

“谁?”乐弦师兄觉得有些熟悉,但是还是警惕的说到,赶忙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惠贵人。

“乐弦师兄你还真是警惕,还没有睁开眼睛,嘴巴就已经开始说话了。”惠贵人笑笑说道。

乐弦师兄让惠贵人说的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赶忙起身,说道:“惠贵人,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乐弦师兄,我们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今后我们私底下的时候,你就叫我英惠的。”惠贵人提醒乐弦师兄说道。

“我……当然记得啊,英惠,记得记得。”乐弦师兄摸摸自己的头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