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争执/浴血嫡女:腹黑太子别硬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秦桧都有朋友,方姨娘这样一死,肯定有很多的人都有自己的意见。

“但是,临国侯爷,有一些事情您要知道啊,潇潇经历了多少,他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乐弦师兄这个时候,见到临国候竟然有些动摇了,赶紧着趁热打铁的提醒一句说到。

“潇潇……”临国候一听到潇潇的名字,瞬间陷入了沉思。

潇潇刚和苏钰清成亲的时候,就跟临国候说过自己的身世,自己的那些骇人听闻的经历,是啊,潇潇本来就是为了复仇而来,自己如果这样做的话,根本就是在给潇潇扑绊脚石,自己终究不应该插上这么一脚啊。

“是啊,乐弦师兄说的头倒立,侯爷,那个罪妇已经和您没有什么关系了,您在这种时候还是多为潇潇考虑一下吧,真的,您如果不为潇潇考虑的话,那还有谁还会为他考虑女人,我们是真的替潇潇着急,您也要记得,潇潇是您的亲女儿啊。”惠贵人有些着急的说道。

听了惠贵人这样说着,临国候真的是没有什么想说的了,看了看下面跪在自己身下的人们,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对下面的那些人说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就不要再过来了。”临国候说到。

“侯爷,您的选择是英明的。”方姨娘看着临国候说到。

“真的吗?”临国候这个时候,就像是小孩子在征求大人的意见一样,方姨娘看着,瞬间有些心疼。

正在想办法指对方于死地的两伙人,都是自己的亲人,临国候自己夹在中间,实在是有些让人心疼,无奈,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高处不胜寒,人在高处的时候,眼中看到的东西可能就很少了,有的人眼睛里面只有权力,有的人眼睛里面只有自己的爱人,但是临国候似乎球的并不是很多。

方姨娘看着临国候你年过半百的身子,想到,这个临国候,想要的,恐怕就是一个平安祥乐的家族吧……

但是,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在这个外人看起来富贵吉祥的大户人家里面几乎是没有什么平凡的人家里面才有的那种亲情的,还有就是,里面的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什么目的,但是,从累没有人看过,将这个家支撑起来这么多年的临国候。

“侯爷,您陷进去休息休息好了,这个时候不应该再多想些什么了,快去休息休息吧。”乐弦师兄看着临国候有些憔悴的样子,知道临国候有自己的难处,但是这个时候,自己却有些迟疑了,这竟是上天跟他开的一个大大的玩笑嘛?竟然这样对待他。

“算了算了,从今往后我就不再插手了吧,就让他这样自然的发展下去好了,反正这件事情,我在里面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错的。”临国候很是无奈的说到。

“侯爷,这不怪你,这是能说是,人生无常。”乐弦师兄看着临国候有些憔悴的样子,说道。

“是吧,是啊,我什么都不管了,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好了,你们就那些做好了,我就不管了。”说完了,临国候就想要站起来。

“您跟我们说一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吧,我们也想知道,临国侯爷您,都做了设么事情。”乐弦师兄和索道。

惠贵人拉了拉乐弦师兄额衣角,惠贵人知道乐弦师兄是什什么意思,乐弦师兄是一位,是临国候串通好了哪些天牢里面的那些守卫,将方姨娘放出来的,但是这个时候,临国候直接地说道:“乐弦,方姨娘不是我放出来的,真的不是,这个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是李远成他们的人做的吧。”

说完了,临国候就有些后悔了,自己这样说完了岂不是更加的加深了他们之间的那些仇恨,但是,这件事情若不尽早的解决的话,那肯定是会影响之后的生活,之后的生活肯定是鸡犬不宁的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您今天让他们去找名字,究竟是为了什么?”乐弦师兄问道。

惠贵人拉了拉乐弦师兄的衣服角,想要让乐弦师兄停下来不要再继续说了,但是乐弦师兄没又停下来,反而还在说着。

“这样作业是因为,哎,我还是直接的说了好了,那个小丫头还在为那个放一阿宁做事情,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知情的时候知道,现在也是知道的,昨天的时候,我跟他们已经说好了,郑老伯也是交代好了的,让他们去吧那些人的名字划掉,就是要做给你们看的,让你们不要再找了,但是,那天晚上我大概是醉酒了,没有想到,这样的话,更加是漏洞百出的。”林过后有些后悔的说到。

“我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方姨娘虽然和潇潇她们并不能好好地相处,暗示我还是希望一大家子人能够坐在一起,好好地享受一下那些平凡人家的那种天伦之乐的,但是,哎,对我来说,这竟然是一种奢侈,真是让惠贵人你们见笑了。”临国候看着惠贵人和乐弦师兄说道。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只是,这可能就是天意吧,侯爷,您知道,潇潇是没有错的,那就好了,别的您就不用再插手了,真的,这件事情到这里应该就差不多了。”乐弦师兄和索道,看着临国候一脸的老态。

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让谁看都是两帮人在挣来抢去的,但是,看所有的事情,放到临国候的身上来说,每一件小的事情都是一场劫难。

“你们知道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怎么回事儿吗?”临国候忽然问道。

乐弦师兄知道了,他们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临国候他在这个位置上,很多的事情都不是很方便过问和插手,所以临国候很是多事情是不知道的。

“临国侯爷,这样吧,我先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乐弦师兄忽然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